摘要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ofo此次内部组织架构调整的目的在于节约成本、压缩编制、提高效率,把有效的人留下来,让效率运转地更高更快。

  共享单车行业的冬天又一次来临,相比去年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接连倒闭,今年ofo成为了最受关注的那个焦点。ofo小黄车CEO戴威在昨天(11月28日)的一封内部信中宣布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一句“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让ofo半年来的艰难自救显得格外悲情。

  戴威在内部信中表示,为了更好的聚焦目标、协同作战,应对更加复杂和困难的生存环境,公司决定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和升级。

  其中,ofo原全国运营负责人池文明出任公司首席人才官(CPO),兼任人力与行政中心负责人。其职责是统筹公司内外部资源,推动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建设,提升组织能力。据悉,任职ofo前,池文明曾有9年在阿里中供铁军担任管理岗位的经验,阿里巴巴集团的诸多高管和众多互联网企业的创业者均出自这支“铁军”团队。

  此外,ofo内部将多个部门合并为三大中心,合并原战略、法务、风控中心,成立“战略财务与法务中心”,合并原产研与大数据中心、品牌市场部、Growth FT,成立“研发与大数据中心”和“产品与增长中心”。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ofo此次内部组织架构调整的目的在于节约成本、压缩编制、提高效率,把有效的人留下来,让效率运转地更高更快。

  一边开源,一边节流,ofo的艰难自救已经进行了大半年。今年4月,ofo内部成立了B2B事业部,主要业务为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和企业绿卡。8月,ofo上线了名为“视听风暴”的短视频广告业务。据媒体报道, ofo短视频广告的报价是175万/天,折扣价为75万,ofo小黄车的公众号软文最低报价48万一条。

  这些商业化动作并没有阻止外界继续“唱衰”ofo,近日,ofo先后传出在郑州、杭州、南京等多个城市的办公地点人去楼空,ofo对此回应称是正常更换办公地点。

  与此同时,ofo在海外的业务也进一步收缩。据日媒报道,10月中旬开始,日本滋贺县大津市、和歌山县和歌山市和福冈县北九州市陆续接到ofo方面的电话,被告知打算退出日本市场。就在昨天,印度线上摩托车租赁服务Bounce宣布收购了ofo在印度的资产,记者就此消息向ofo公司内部人士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没有回复。

  记者在ofo官方微博中发现,今年以来,ofo针对“收购”、“破产重组”、“人去楼空”等消息一共发布了10次辟谣声明。与此同时,用户退ofo押金也越来越不容易。

  近日,有用户反映,ofo退押金的周期已经从原来的1-10个工作日延长至1-15个工作日。

  在此背景下,戴威显然已经意识到,ofo的寒冬已经来临,他在内部信中表示:“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此前多次传闻滴滴将接盘ofo,也有消息称哈啰出行将与ofo合并,但是滴滴与哈啰出行均对外进行否认。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