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将团队收编后的用途,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不排除微博想要整合团队加码发力短视频。“快手和抖音占据了行业龙头位置,但短视频领域还未出现垄断性产品,市场规模空间还很大。加上5G马上就要来了,现在的4G也开始不限流量,短视频的技术障碍基本得到解决。当一家老牌公司想要去做创新产品时,最大的麻烦就是机制和架构难以调整,引入外部团队就是解决办法之一。”

   今日,微博要收购一直播的消息悄然蔓延,据称此次微博的收购将于今年11月完成,目前收购已经在走流程。南都记者为此向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方面求证,对方表示:“双方团队会加强合作。”但对于收购动作则表示暂时还未收到任何相关消息。

  一直播作为微博的战略合作伙伴,其捆绑深度使许多人误以为其是由微博直接孵化的直播产品。虽然早期的一直播依靠微博的导流在直播领域分了一杯羹,但近年来随着直播行业洗牌完毕,一直播却是再也挤不上直播平台第一梯队的位置。倘若收购消息坐实,微博为何要收购并不具备显著竞争优势的一直播呢?

  一直播简介称微博官方手机直播应用。

  一直播、小咖秀等高度依赖微博

  一直播上线于2016年,诞生之初就以微博的内置功能出现,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世。于是依靠坐拥大量明星资源的微博导流,一直播得以在移动直播领域迅速崛起,而一直播的宣传slogan“明星直播,就上一直播”也侧面体现了其产品特色。一直播虽然与微博进行了深度捆绑,但其母公司其实是成立于2011年的炫一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下科技”),巧合的是,一下科技近年来的爆款产品几乎都是因为微博的助攻而走红,其中就包括秒拍、小咖秀等。

  除了产品流量上的依赖,一直播的母公司一下科技在资本上更是与微博紧密相连。天眼查数据显示,微博的资本以“新浪微博基金”的名义从2013年开始介入一下科技,此后在一下科技2014年的C轮融资、2015年的D轮融资和2016年的E轮融资中从未缺席。

  回顾2016年,当时的微博在经历了活跃用户下降的低谷期后,其净营收达到6.558亿美元,较上年度增长37%,实现了业绩回暖。当时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一下科技旗下的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对微博的营收增长功不可没。财报中虽然未给出关于一直播的详细运营数据,但微博方面表示,当年的跨年晚会他们与5家电视台进行了合作直播,覆盖用户数超过了2000万,互动量超过了4000万。

  但值得注意的是,同年依靠明星效应引爆全网的小咖秀在2017年却是昙花一现再无波澜。有业内人士表示,小咖秀在依靠微博为其导流的明星资源爆红后没有及时调整商业模式,实现去明星化,这使得普通用户难以融入,本应是其优势的明星流量就变成了压死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因此,一下科技在离开微博后是否有能力搭建自己独立的产品生态,成为了外界对其发出的主要质疑。

  微博或收编技术团队加码短视频

  据了解,直播行业在去年基本完成洗牌,虎牙、斗鱼、YY、陌陌等稳坐第一梯队,而一直播却在洗牌过后出现了掉队的迹象。

  对此,有熟悉直播行业的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一直播虽然上线不晚,但如今掉队主要是因为其团队运营失策,未在直播爆发的2016年摸索出正确的商业模式。那为何微博依然显示出了收购一直播的意图呢?

  据业内人士分析,一般来说,收购的目的主要为三类:占有收购公司的用户及市场份额、将收购公司的营收并入上市公司财报、看上了收购公司的团队。很显然,一直播的运营状况不适用于前两种目的,那么微博有意收编其团队就成为了最大可能。

  不过,在收购一直播消息传出之时,一下科技大量裁员的消息也随之流出,这也使得外界猜测这是否是收购前的团队大换血。不过有知情人士表示,一直播事业部还有将近三百位员工,主要的技术团队尚在北京。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微博倘若真的出手收购,其最看重的或许就是一直播的技术和服务团队。“微博一直都有给他们投资,既然有经济实力那组建团队的事微博就不会亲自去做了。微博在原有股份的基础上收购,整体上的效益比自己再搭建团队进行研发或者长期保持合作关系都会更好一些。”

  而对于将团队收编后的用途,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不排除微博想要整合团队加码发力短视频。“快手和抖音占据了行业龙头位置,但短视频领域还未出现垄断性产品,市场规模空间还很大。加上5G马上就要来了,现在的4G也开始不限流量,短视频的技术障碍基本得到解决。当一家老牌公司想要去做创新产品时,最大的麻烦就是机制和架构难以调整,引入外部团队就是解决办法之一。”

  在张毅看来,短视频产品想要占据主要市场份额,社交属性是不可或缺的“利器”,如此看来,微博可谓是自带优势。

  据了解,目前微博的日活用户已达到约1.4亿,而其中粉丝经济、网红效应是维持其如此高活跃度的关键。随着短视频的崛起,之前热衷直播的明星、红人们也开始向各类短视频APP流动,随之也抢夺了用户时间。上述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分析:“从广义的角度来说,用户的时间和注意力是恒定的,现在短视频APP的使用时长摆在那里,不仅对直播,甚至对视频包括音乐和游戏行业可能都会有影响;但是直播和短视频本质上的盈利模式是不一样的,所以并不能说是直接的影响,但会对直播平台有一个整体影响。”

  因此,位于第二梯队的一直播能在直播领域再次翻身的可能性并不大,加上快手背后有腾讯、抖音背后有今日头条,此时一直播投身微博,不失为实现产品转型,助攻微博发力短视频的最佳路径。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