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近日,媒体报道透露,淘宝旗下二手交易平台闲鱼出现了很多色情交易信息,表面售卖丝袜,实则进行色情交易。

  二手交易平台共享经济的理念,给了二手物品一个发光发热的平台,让更多人从闲置商品分享中受益,这份快感让人满足。如今越来越多的线上交易平台应运而生,闲鱼、转转、嗨回收、回收宝、爱回收等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多品类的商品回收和交易服务,在大众尤其是年轻人中广受欢迎。

  现如今剁手族疯狂买买买,冲动消费下产生了很多的闲置物品。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已达5000亿元,并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市场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已达0.76亿人,增长率为55.1%。

  然而快速增长的网上二手交易也问题颇多。近日,最火的二手交易平台之一的闲鱼,因被指提供色情服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上。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二手交易快速发展,很多二手平台沦为了一些人施展骗术新技能的线上江湖,当下各类二手平台交易可谓是风险暗藏,防不胜防。那么,针对二手交易平台上的种种乱象,主要原因有哪些?又该如何解决?

  二手交易平台闲鱼被指提供涉黄服务

  近日,媒体报道透露,淘宝旗下二手交易平台闲鱼出现了很多色情交易信息,表面售卖丝袜,实则进行色情交易。据传,在闲鱼平台上,有不少卖家出售原味丝袜,有人附赠色情视频,有卖家表示消费满200元还可“当面交易”。针对此次,闲鱼方面暂未出面回应。

  这并不是闲鱼第一次被曝出提供色情服务。自2014年创立以来,就不断有用户反映,在闲鱼上有人出售原味丝袜、内裤等低俗色情产品,部分卖家甚至还提供同城陪聊等服务。

  不仅如此,闲鱼APP上存在大量低俗色情评论信息,即使是正常的商品买卖,其留言区也经常出现低俗言论。

  对此,闲鱼客服不止一次表示,公司对有害信息的清理从未间断,但因确实精力有限,并不能纠察出全部有害内容。此外,对于一些不法分子有意打擦边球,使用一些敏感度比较低的涉黄词汇,不管是机器还是人工,都很难一眼识破,工作难度较大。

  沦为一些人施展骗术新技能的线上江湖

  除此之外,闲鱼也逐渐沦为一些人施展骗术新技能的线上江湖。

  媒体在《闲鱼沦为中关村打劫平台:骗子伪装女性 不买出不去门》一文中指出,闲鱼正沦为中关村打劫平台。这些中年男性卖家在闲鱼上伪装成女性、小鲜肉,以此吸引买家,并以可当面看产品和发票引诱买家见面。

  在见面环节,通过各种手段迷惑买家,导致买家在交易成功之后才发现购买的手机质量倒是没问题,但购买的却是合约机,在订金已交付的情况下,买家只有做出二选一的选择才能离开:一、再补交xxxx元的合约话费;二、每月补交199解约费。

  此外,闲鱼也存在以次充好,偷换配件的套路。据新华社调查报道,厦门工学院学生小刘曾在闲鱼APP上购买了一个充电宝,商品描述和充电宝机身上写的都是2万毫安。但使用后小刘发现,这个充电宝仅够给手机充一次电,还不如舍友5000毫安的充电宝电量足。小刘总结认为,二手交易平台上的手机、单车、充电宝等产品具有“外观迷惑性”,很多都是“看上去很美,一用就上当”。闲鱼客服对记者表示,只要商家卖的不是违禁品,就可以在平台上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此类暗藏风险的交易也在闲鱼平台屡见不鲜。据财经网搜索“闲鱼”相关关键字,“闲鱼成了单反相机的虚假销售的腹地”、“闲鱼”卖家收钱拉黑玩失踪,平台一句“无售后”就了事、“女子闲鱼卖名表 称遭买家掉包后退货”等各类新闻层出不穷。

  二手交易平台乱象丛生,交易暗藏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闲鱼,各类二手交易平台也是乱象丛生,交易套路颇多。

  比如转场交易,吞吃押金。据新华社记者调查,一些受访者被骗后面临申诉难,不少是由于交易脱离了原本的平台。安徽阜阳某中学的小张在转转上看到一部价值900元的小米手机,卖家说自己急需用钱,价格可降至800元,前提是小张要先用微信转账400元当作“预付款”,余款等货到结清。小张转账后,却迟迟没有收到手机。

  比如到手“刀”,货物到手再砍价。二手交易平台中,“到手刀”是一种常见的套路,主要表现为买家收到货后,以各种理由称货物与描述不符,提出要退一些款项。如果卖家不同意退款,买家就会申请客服介入。这时,如果卖家一时拿不出证据,而买家又要求退货,卖家因为担心退回来的东西有问题,最后无奈按买家要求退一些款项息事宁人。

  据新华社调查了解,广东的石先生就有被买家恶意砍价的经历,他曾在转转上以150元的价格售卖一部手机,一名买家很快就下单,并付钱到交易平台。但买家收到货后,却以手机内部防水标签变红为由,要求石先生退还80元。石先生很不满意,因为他的手机根本就没有进过水,便向客服申请仲裁,客服回复称要两人自行协商解决。苦于没有留存证据,石先生和买家僵持一周后,无奈同意了买家的请求。

  “我查了他的买卖记录,发现买家是个手机贩子,挑毛病把我150元的手机砍到70元钱,又转手200多元卖了出去。”石先生说。

  业内人士提示,各类二手平台交易风险颇多,消费者在购买物品时一定要多做斟酌,同时交易一定要在平台链路内完成,才能更好的保障安全。

  平台机制不完善、监管措施缺失为主因

  众所周知,闲鱼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交易乱象处于风口浪尖上了,针对二手交易平台闲鱼的种种乱象,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认为,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

  第一,闲鱼主要模式是C2C,也就是主要是个人买家与个人卖家之间的交易。不同于天猫和淘宝,成为闲鱼卖家非常简单,只需要通过支付宝实名认证,无需开店,无需缴纳保证金,即可进行闲置物品交易,在这一点二手交易平台是具有公益性质的,可以为拥有闲置物品的个人提供置现的一个很好途径,然而也意味着骗子实施骗术的机会成本是很低的。

  第二,平台机制的不完善、监管措施缺失让骗子有机可乘、交易风险增加。不同于天猫、淘宝的无理由退货,在闲鱼的机制中没有售后服务,一旦交易成功,如果遇到产品质量问题,只能是个人卖家和买家之间相互协商,闲鱼是无法强迫卖家退款,这对买家是没有保障的。

  第三,骗子在闲鱼上发布信息,获取买家信息,之后又用其他平台去交易、支付,这涉及到跨平台的信息流、资金流、交易商流等,闲鱼对这个过程是很难追溯的。用户权益难以保证。

  由此可见,与普通的电商平台相比,C2C模式的二手交易平台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平台机制不完善、监管措施缺失。那么,这些“痛点”该如何解决呢?

  刘杰豪认为,在平台层面上,第一,是平台可提供第三方验证服务,以减少假货、换货的隐患纠纷。第二,平台完善信用评价机制。对卖家的进行信用评级,对于有黑历史的卖家用户进行禁止交易处罚。第三,平台加强自身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处理交易溯源,解决用户纠纷。此外,在行业监管方面,各平台应加快将渐成统一的行业标准与闲置物品标准,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