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针对网贷平台的种种乱象,监管部门也做出了种种整治。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未来,监管部门对于网贷平台的监管力度只会有增不减,因此,我来贷平台也会面临着重压监管的的风险。

  7月3日,香港线上消费信贷平台我来贷(WeLab)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计划赴港主板上市,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

  月活跃用户数为305.97万,年轻低收入男性是主体

  公开资料显示,我来贷创建于2013年,目前为止已经融资26亿元,其投资方包括长江和记旗下的TOM集团、马来西亚主权基金Khazanah Nasional Berhad、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红杉资本、建银国际、欧洲大型银行ING等等。

  2016年10月之前,WeLab曾提供学生贷款,2016年开始将业务策略转移至专注受薪人士贷款,重点向熟悉科技、受过教育的年轻消费者提供创新金融产品及服务以将客户终身价值最大化款。

  根据艾媒北极星系统(bjx.iimedia.cn)5月实时监测数据,我来贷的月活跃用户数为305.97万,同比增长了9.95%;其中,男性用户占大多数,比例为65.88%。

  此外,我来贷的用户群偏年轻,30岁以下的的用户是主体,其中,24岁以下的用户占比为43.1%,25-30岁的比重则为33.82%。另外,这群用户的收入水平偏低,主要处于10k以下,可见,年轻的低收入男性成我来贷的主要用户。

  我来贷的主要业务

  招股书显示,我来贷主要业务包括三方面:一是在WeLend上直接为借款方提供信贷;二是为资金合作方提供现成端对端助贷解决方案;三是为中国及香港的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贷款技术解决方案。

  直接对消费者(零售解决方案)——香港WeLend

  2013年,我来贷在香港以WeLend品牌推出以核心系统驱动的直接对消费者贷款平台。以纯线上消费贷款平台经营业务,从自身的资产负债表直接发放贷款,向借款方收取利息及服务费。

  2017年,WeLend平均贷款金额为8.7万港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平均还款期为三至四年,平均实际利率为24.7%。截至2018年3月31日,WeLend发放贷款达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三个月逾期率稳定于0.1%至0.2%。

  端对端助贷解决方案(混合零售及企业解决方案)——中国我来贷

  我来贷创建了服务零售客户与企业客户的混合模型,为资金合作方提供现成端对端助贷解决方案。至2018年3月31日,我来贷积累用户超2800万名,撮合210万宗贷款。

  2017年,我来贷上的平均贷款额为人民币6752元、平均还款期为10.6个月,平均年化利率为25.5%。截至2018年3月31日,我来贷上撮合贷款人民币133亿元,三个月逾期率稳定于0.4%至1.5%水平。

  B2B服务(企业解决方案)

  我来贷提供信贷技术帮助企业客户通过移动设备收集的多维数据有效地评估自身客户的信贷风险,如:深度定制化的白牌消费者贷款技术解决方案、企业客户提供的反欺诈及信贷评估服务的风险技术解决方案、获客及营销解决方案。

  2017年,我来贷通过企业解决方案为企业客户撮合人民币21亿元的贷款。

  招股书显示,我来贷的收入来源主要有:1、我来贷服务费产生的贷款撮合服务收入;2、我来贷的服务费及WeLend在贷款期间提供还款处理及收款服务收取的服务费而产生的贷款撮合后服务收入;3、我来贷服务费产生的信贷服务收入。

  而我来贷的技术能力包括三个核心自有系统:WeDefend、WeReach及WeFlex,WeDefend是信贷风险管理及反欺诈系统。

  虽利润增长,然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招股书显示,2017年,我来贷营收为1.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27亿元),2016年为303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按年上升4.11倍;利润净额为176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5亿元),而2015、2016年还处于数千万美元的亏损状态。

  招股书中还表明,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来自P2P贷款平台投资者的资金分别占我来贷所撮合贷款总额的30.9%、50.8%、57.7%及约85%。

  可见,在过去的三年,我来贷的贷款业务的高速增长,但随着P2P网贷平台的备案及监管,这也将成为我来贷不可忽视的风险因素。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舆情监测分析报告》,在过去的一年里,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上的舆情热度较高,其中,网络借贷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热点所在,其搜索热度远高于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等。

  此外,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舆情危机多发于网络借贷行业,比如“大二女生陷校园贷自杀,借57万被发落照”、“西安大学生借校园贷2万元滚成20多万”等与校园贷、套路贷有关的负面事件。

  而由校园贷、套路贷引发的一系列负面事件也引来了强大力度的监管。2017年5月,银监会等三部门叫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不过在如此的监管高压之下,部分网贷平台仍然在进行校园贷业务。

  今年3月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互联网公开发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否则视作非法金融活动。

  5月,银监会、公安部又继续下发了《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要严厉打击面向在校学生非法发放贷款。

  针对网贷平台的种种乱象,监管部门也做出了种种整治。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未来,监管部门对于网贷平台的监管力度只会有增不减,因此,我来贷平台也会面临着重压监管的的风险。

  作为线上消费信贷平台,我来贷此时选择背负着风险上市,是否真的能够在各互金平台缩表的阶段杀出一条血路仍是未知数,但此次的IPO之路一定不会一帆风顺。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