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财新周刊》援引一名了解ofo财务情况的人士提供数据:截至5月中旬,ofo对供应商欠款12亿元左右,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

   6月11日消息,《财新周刊》援引一名了解ofo财务情况的人士提供数据:截至5月中旬,ofo对供应商欠款12亿元左右,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

  新浪科技根据ofo官方资料计算得知,若按照ofo官方宣称的2亿用户、每位用户押金按涨价前的99元以及累计免押金近3000万人粗略计算,ofo挪用用户押金或许已超百亿。

  针对该信息,ofo今日回应称,媒体发表的《ofo押金仅剩35亿元,挪用押金或超百亿?》一文中披露的ofo相关财务数据信息皆为不实信息。且文章中的相关数据推算,皆不符合共享单车行业基本商业逻辑;ofo还称目前公司已经实现了百城盈利,同时ofo正在尝试更多元化的商业模式。

  此外,ofo方面表示,近段时间以来发现大量关于ofo的不实报道,严重影响了ofo的品牌商誉,已同有关部门收集证据,向网信办实名举报。

  以下为回应全文:

  关于近期针对ofo系列不实信息的回应

  1、关于2018年6月11日,媒体发表的《ofo押金仅剩35亿元,挪用押金或超百亿?》一文中披露的ofo相关财务数据信息皆为不实信息。且文章中的相关数据推算,皆不符合共享单车行业基本商业逻辑;

  2、ofo目前已经实现了百城盈利,同时ofo正在尝试更多元化的商业模式。目前,ofo在全球20余个国家为超过2.5亿用户提供服务,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服务全球20亿用户;

  3、ofo强烈谴责部分媒体使用“ofo内部人士”、“接近ofo高层人士”、“脉脉匿名人士”等虚假信源散播不实信息的行为,这严重违背了新闻报道的操作规范;

  4、近段时间以来,我们发现大量关于ofo的不实报道,严重影响了ofo的品牌商誉,我们已会同有关部门收集证据,向网信办实名举报。

  关于ofo资金链紧张的报道,已经不是新鲜事。

  早在6月1日,虎嗅在《小黄车快黄了》一文中指出,ofo由于资金链紧张,总部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同时高管层变动剧烈,曾任COO的张严琪离职,由他带领的海外事业部业已解散。

  三日后,为了平息这些传闻,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朋友圈回应称,COO和PRD离职以及海外业务解散不实。称报道是无稽之谈,背后有人推动。

  不过次日,ofo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确实已经离职。

  而外界关于ofo的猜测还在持续发酵,为此公司又在官方账号上辟谣称,“遭遇了一波有组织、有计划的集中抹黑。”

  近期之所以有各种关于ofo的传言,也是因为ofo近期的一些公司动作实在让人生疑。据媒体报道,截止2017年12月,ofo账面上可供调配的资金仅剩3.5亿元。

  今年5月下旬,由于难以靠用户的单次骑行获取利润,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以期从B端寻找到大规模变现的路径。根据刊例显示,ofo给出的资源数据为“1500万辆单车、覆盖2.5亿用户”,而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2000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100~120元,1000CPM起售。“App开屏都是些没听过的公司,你就看出ofo多缺钱了。”接近ofo的人士评价。

  此外,ofo在近期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信用免押金活动。目前依然可以使用这一服务的仅为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厦门。除上述城市之外,如果用户不购买95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缴纳199元押金才可使用ofo。

  有媒体认为,确认了“ofo大规模裁员与管理层变动”一事的存在,但ofo官方依然咬定传言无稽。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为了维护昔日独角兽的形象,也或许是希望维持高估值和资本市场的信心。

  在ofo遭遇挪用押金传闻之际,摩拜单车今日宣布在全国百城开启新老用户全面免押,且无任何条件限制,无需信用分。

  据介绍,今年5月起,摩拜单车已经陆续在合肥、杭州、东莞等城市实行无门槛免押。此次摩拜免押城市则大批扩容直达百城,涵盖广大二三线城市。不过,此次免押城市并不包括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摩拜方面表示,本次百城免押,摩拜实现了半数以上运营城市的无门槛免押金;为了提升产品水准、给用户带来更好的骑行体验,摩拜将选择最合适的时间公布更多举措,敬请期待。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