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6月4日上午消息,今日有媒体报道称,ofo总部裁员50%,同时COO张严琪等多位管理层离职,海外部门解散。对此,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回应称,COO和PRD离职以及海外业务解散不实。

   6月4日上午消息,今日有媒体报道称,ofo总部裁员50%,同时COO张严琪等多位管理层离职,海外部门解散。对此,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回应称,COO和PRD离职以及海外业务解散不实。

  于信表示,“没离职说成离职怕是要让猎头空欢喜了”,并暗指背后有人散布这些传言。

  近期之所以有各种关于ofo的传言,也是因为ofo近期的一些公司动作实在让人生疑。据媒体报道,截止2017年12月,ofo账面上可供调配的资金仅剩3.5亿元。

  今年5月下旬,由于难以靠用户的单次骑行获取利润,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以期从B端寻找到大规模变现的路径。根据刊例显示,ofo给出的资源数据为“1500万辆单车、覆盖2.5亿用户”,而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2000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100~120元,1000CPM起售。“App开屏都是些没听过的公司,你就看出ofo多缺钱了。”接近ofo的人士评价。

  此外,ofo在近期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信用免押金活动。目前依然可以使用这一服务的仅为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厦门。除上述城市之外,如果用户不购买95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缴纳199元押金才可使用ofo。

  有媒体认为,确认了“ofo大规模裁员与管理层变动”一事的存在,但ofo官方依然咬定传言无稽。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为了维护昔日独角兽的形象,也或许是希望维持高估值和资本市场的信心。

  以下为于信朋友圈原文:

  不知道我算不算是独立信源哦,但怕是比这些无稽之谈来的靠谱些?

  我觉得把COO和PRD都说成“主管”可能不太合适吧,而且没离职说成离职怕是要让猎头空欢喜了?

  ofo海外业务仅仅一个新加坡的营收怕是比其他某些友商全量营收都高,直接“被裁撤”不大合适吧?

  四条“真相”中有三条指向裁员,我想可能是因为这点不好澄清?你说裁了我说没有,谁证明呢?所以只好晃点猎头公司,麻烦他们辛苦再多等一等吧!

  当然我也理解,媒体本无态度,只是背后还有人推动。所以李珉总,最近约个饭呗?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