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片热闹之下,直播行业走到了收割、退出的十字路口,面对从长期存在的盈利模式单一、短视频崛起后的用户分流问题,以及游戏直播的等级化分明,上市成为当下直播平台打破发展瓶颈的突破口。

   起步于秀场、成名于社交、正名于内容的直播产业,在经历资本寒冬、监管趋严、行业大洗牌之后,再度回归舆论焦点。

  进入2018年的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有斗鱼、虎牙、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陆续爆出即将IPO的消息。

  一片热闹之下,直播行业走到了收割、退出的十字路口,面对从长期存在的盈利模式单一、短视频崛起后的用户分流问题,以及游戏直播的等级化分明,上市成为当下直播平台打破发展瓶颈的突破口。

  短视频们的“生死劫”

  风口上的短视频网站正面临史上最严格监管的考验。

  App下架、新用户不能上传视频、扩充审核团队,这波严厉的监管一度被解读为短视频平台的生死劫。

  最开始是国家广电总局在3月22日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

  紧接着的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报道称,为博取关注,短视频平台将大量未成年人怀孕生子视频置于推荐首页,恋爱、怀孕、生子等现实生活中未成年人的禁忌,在网络直播中无所顾忌。

  随后,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了“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相关负责人。

  国家网信办还依据《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

  对于查处的原因,网信办给出的解释是:对“快手”“火山小视频”出于博取眼球、获取流量目的,任由未成年人主播发布低俗不良信息,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污染网络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进行整改。

  对于短视频平台而言,更为严峻的现实是“快手”和“火山小视频”的安卓版从各大应用商店暂时下架,新用户也被暂停发布视频。

  4月3日,快手CEO宿华在《接受批评,重整前行》一文中将快手出现的问题归结于算法:“如果社区发展不能遵循初心,一切会变得没有意义。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宿华给出的整改方案是要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梳理完善社区运行规则和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等。

  4月6日,快手在多个招聘网站发布了关于“内容审核编辑”岗位的招聘信息,全国规模达3000人。招聘的“内容审核编辑”的工作重点是审核用户上传到快手的视频、图片、评论的合法性、合规性,对违规账号进行合理处置,维护社区的绿色与健康。

  有意思的是,今日头条在今年1月就已经开始大规模招聘上述相关职位。

  “火山小视频”遭遇下架之后,今日头条曾公开对外宣布旗下短视频产品,共计下架问题视频10318条,重置封禁问题账户4864个,增加视频审核相关词库敏感词1700余条。

  只是,如今的行业前景依然不够乐观。

  4月9日,今日头条与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天天快报等被做下架处理,其中今日头条被暂停下载时间为三周。

  4月10日,今日头条旗下“内涵段子”应用程序及公众号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被广电总局永久关停。

  随后,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发表致歉信表示“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同时旗下品牌抖音正式上线反沉迷系统。

  事实上,短视频平台们当下遭遇的监管风波,直播平台也没能幸免。

  由于挖角、欠薪、主播对垒等负面新闻频出,舆论对于直播平台整体评价一直不高,而最近都忙着IPO的映客、虎牙、斗鱼都需要面对这些负面信息背后的政策风险。

  上市能够摆脱危机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与宣亚国际的并购交易终止,曲线上市的计划宣告失败后,映客在今年迅速转战港股。

  从千播大战到不足百家,直播平台在满足用户早期猎奇心理,大规模快速扩张,流量达到顶峰之后,就一直遭受内容同质化诟病,直播平台用户的人均单次启动次数和人均单日使用市场数据一直在下滑。

  根据映客向港交所提交的IPO招股书来看,作为最重要的主营业务直播,映客2017年的直播月活数从第一季度的2212.4万人次上升到四季度的2518.4万人次,小于2016年四季度的3000.6万人次。与月活增幅放缓相对应的,映客的月度付费用户情况也在2017年遭遇“滑铁卢”,从2016年第三季度的256.6万人次下跌到2017年四季度的65.2万人次。

  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增长率28.4%,相比2016年增速明显放缓。

  为了提高直播平台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黏性,突破买量瓶颈,直播平台们纷纷开始深耕内容,如签约、扶持主播、PGC自制综艺、签约独家赛事版权等。资金再次成为各平台竞争的主要因素,并最终将其演变为巨头之间的博弈。

  据一位投资人向第一财经透露,几年前,打造一个直播平台只需要几百万的资金就可以,现如今直播平台的储备资金基本上都是上亿规模。

  “从2017年起,直播平台月活跃用户数量持续下降,用户需求一定程度上达到天花板,企业需要挖掘用户需求,并实现新的经济增长。同时,投资趋于冷静,资本逐步向头部公司资源倾斜。”上述投资人表示,“马太效应显著,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危机,平台和投资方想要收割红利是情理之中。”

  虽然相较于视频网站,直播与生俱来拥有较强的变现能力,但除了打赏和广告之外,各大直播平台也开始探索直播+,即进行直播与垂直行业的整合,比如和教育、旅游的结合,来丰富自己的变现能力。原本专注于泛娱乐领域的花椒开始发力游戏板块,而一直强于游戏业务的斗鱼则在丰富自己的综艺内容。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各大直播平台之间的边界变得越发模糊。在综合性大平台竞争下,唯有在资金、技术层面获得巨头或者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才能最终胜出,而上市也许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