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小游戏是微信小程序的一个类目。小游戏刚推出时微信即向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但游戏包大小被限制在4M以内,彼时开发者普遍担心轻量游戏变现渠道的局限性。

   “玩一个小游戏才是正经事。”在2018年微信公开课上,当张小龙提到这个slogan、并透露自己跳一跳的最好成绩是6000多分时,现场一片欢呼,但这并非这款游戏的最好成绩。

  4月15日,微信团队宣布将于4月21日举办第一届微信小游戏跳一跳大师赛,来自全国的 30 名跳一跳高手玩家将齐聚广州,参赛选手取得的历史最好成绩为5万多分。

  小游戏是微信小程序的一个类目。小游戏刚推出时微信即向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但游戏包大小被限制在4M以内,彼时开发者普遍担心轻量游戏变现渠道的局限性。

  从最初植入麦当劳、耐克广告,到现在的电竞赛事,跳一跳变现渠道愈加丰富。微信团队追求的不是一城一池得失,跳一跳电竞赛事更多是在向开发者展示微信对小游戏的信心,及小游戏变现能力的多样性。

  目前最高分破五万

  没有谁能预测爆款游戏,市场似乎没有公平可言。尽管此前有过和跳一跳玩法类似的游戏,但最终火爆的是掌握流量入口的跳一跳。

  作为一款大小不足4M的轻量游戏,跳一跳DAU和次日留存率可以比肩顶级手游。1月15日,微信团队在微信公开课上透露,跳一跳DAU(日活跃用户)达到了1.7亿,留存率次日是65%,三日是60%,七日是52%。

  每一款热门游戏都有着升腾和衰退的生命周期。在游戏行业,电竞化给游戏带来最重要的影响是生命周期的延长。

  “移动游戏生命周期都很短,很少有哪款游戏能够持续火爆超过18个月,电竞线上线下的联动能够增强用户黏性。”艾媒咨询CEO张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跳一跳大师赛称得上是一款非典型电竞,延续了小程序轻量的特点:比赛开始前一周才向用户推送赛事通知,没有大张旗鼓的赞助商广告,也没有对观众的入场门票。

  除了微信团队选拔出来的30名选手,跳一跳其他用户可以通过“微信电竞”小程序或停留在跳一跳“大师赛黑金”盒子上来围观赛事,并参与赛事最高分预测,准确预测分数的的用户可以瓜分5万元奖金。微信数据显示,一位名为曹子程的参赛选手历史最高分是54694分。

  大师赛也并非跳一跳首次电竞化。1月15日至1月31日,微信举办了“跳一跳全国冲分赛”,得分超过1000分的玩家将平分10万元奖金;与大师赛相平行,第二届“跳一跳全国冲分赛”在4月13日至4月27日举行,1000分以上玩家将平分20万元资金。

  森林还是大树

  跳一跳是所有小程序中的佼佼者,但这只是微信开放平台森林里的一棵大树,微信更注重生态的维护,号召更多的开发者加入平台开发小游戏。

  在2018微信公开课上,介绍完跳一跳用户数据后,微信游戏产品总监孙春光称,“这个数据已经可以媲美一款非常成功的APP游戏大作了……如果你懂微信的用户,你懂社交,你懂游戏,你也能够做一个更高标杆的游戏案例出来,这跟H5行业游戏的留存率在20%左右,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广州一位游戏行业开发者曾对记者表示,微信小游戏对游戏包大小的限制是4M,在这个容量下游戏商业变现的可能性很小。

  孙春光则称,“有一些约束或者限制并不代表它不能商业化,以现有的17款小游戏为例,也可以做广告变现,只是我们做不做的问题——跳一跳就可以卖道具。”

  跳一跳从未停止商业化变现。春节期间,跳一跳开始测试麦当劳的商业广告;3月1日到3日,跳一跳多了另外一款商业广告“耐克”基座;到现在跳一跳电竞赛事的举办,这款4M小游戏变现渠道愈加宽广。

  “电竞产生收入的方式有很多,例如赞助商和报名费用等,但主要还是由渠道商赚取。对于微信来说,跳一跳大师赛的举办更多是在构建一个平台,让开发者看到变现多样性。”张毅对记者表示。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