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摩拜出售美团点评的前一天,张勇完成了“阿里巴巴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投资”—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完成了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

   4月3日晚上,北京嘉里中心成为中国移动出行历史转折点的见证点。这一晚,摩拜单车在此召开了股东大会,并最终将所有股权悉数向美团点评出售。

  尽管27亿美元的作价将损害不少后期进场的投资者利益,尽管创始人王晓峰和管理层仍然想独立发展继续战斗,不过股东会上却几乎全票通过美团的收购议案。

  没有煽情的泪水,没有焦灼的博弈,摩拜就此被王兴收归囊中。但从谈判过程来看,与其说是美团收购摩拜,倒不如说是大股东腾讯指定让美团接盘。

  曾几何时,王兴与马化腾的关系并不如现在友好。当年3Q大战爆发前,王兴对同样上线了团购物业的腾讯感到非常不满,他曾在那篇著名的报道里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但如今王兴却化身阿里和腾讯这场代理人战争中的马前卒。从业务横向对比来看,目前美团点评的到店、外卖、酒旅和出行四大支柱,恰好对应阿里的口碑、饿了么、飞猪和滴滴—美团已经名副其实地走在腾讯对军阿里的最前线。

  美团“接盘”摩拜

  腾讯的表态,在摩拜是否向美团出售的决定中起到关键作用。

  根据品玩的报道,在当晚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腾讯的董事代表李朝晖表态不会同意滴滴和软银联手注资摩拜10亿美元的方案,即使二者向摩拜开出了45亿美元的估值也不为所动。

  作为摩拜外部的第一大股东,腾讯持股比例超过20%,而创始人李斌持有超过8%的股份,再加上A轮和B轮投资者愉悦资本的6%,三者占有的摩拜股权比例超过35%,而且在董事会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足以说服其他股东同意出售摩拜。

  因此,即使摩拜CEO王晓峰和CTO夏一平都投了反对票,也无力改变股东会上局势,摩拜最终在腾讯的授意下花落美团。

  对于美团点评而言,成功收购摩拜将完善其大出行业务的布局。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将成为美团出行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的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

  但接盘摩拜对美团也是一次不小考验。目前摩拜的日订单不足1000万单,按照其投放的900万辆单车来计算,平均每天每车一单。

  为此不惜一切拿下摩拜全面进军出行行业,这或许是美团点评上市前的最后一次加码。据路透社报道,美团点评已经与美银美林、高盛公司和摩根士丹利就香港上市事宜进行了接洽。而彭博社的报道则指出,美团点评正在讨论最早今年于香港 IPO,估值将达到 600 亿美元。

  但在王兴眼中,美团点评估值600亿美元仍被低估,他希望继续为这家公司搭建更大的生态圈,以便在上市后实现千亿美元的市值。“过去的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努力确保公司随时能够上市。”王兴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由于没有出售过任何股份,目前他拥有美团超过 10%的股份。

  这意味着美团以最高的估值上市,将对王兴的个人资产实现利益最大化。

  然而团购、外卖和旅游这三大业务并不足以实现王兴的梦想。在美国,团购鼻祖网站Groupon如今的市值大幅下滑,遭到华尔街的一致看衰;外卖业务上美团暂时领跑,但饿了么被阿里并购后势必阻碍其垄断外卖市场,实现盈利将变得更加困难;而携程长期占据将近80%的市场份额后,美团旅行和飞猪至今仍未找到突破口。

  因此,美团将目光投向滴滴,后者在网约车市场的纵横捭阖已经实现超过500亿美元的市值,并在无人驾驶、车后市场里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这才是王兴最想向投资者讲述的故事。

  滴滴向左,美团向右

  为何王兴会选择此时将出行作为支撑美团上市的重点业务?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这是因为网约车的商业模式已经得到验证,滴滴的跑出说明网约车业务的确能创造巨大的估值。

  而美团要掀起网约车市场的新一轮补贴大战,无疑是得到了马化腾的认可,否则缺乏腾讯的资金支持,美团点评难以在外卖、酒旅以及出行等多条战线中与阿里周旋。

  这也从侧面说明,腾讯与滴滴的关系正渐行渐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程维和柳青两人巧妙的平衡好阿里和腾讯两家大股东的关系,让双方都成为滴滴的重要支持者,尤其是2016年夏天与Uber激战之际,腾讯和阿里在资金、流量甚至是政府公关上都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使得Uber最终败走中国市场。

  但是这种和平仅维系了不到一年时间。2017年年底,在美团获得腾讯领投的40亿美元融资后不久,滴滴也宣布获得来自交通银行、招商银行、软银等联合投资的40亿美元,其中软银占30亿美元,这已经是其在2017年第二次加码滴滴—同年4月,滴滴宣布获得的55亿美元融资里,软银一家就投资了50亿美元。

  这相当于软银在2017年向滴滴投资累积超过80亿美元。据自媒体“雷帝网”报道,通过这两次投资,软银在滴滴的持股为14.5%左右,已分别高于阿里和腾讯。

  软银的大举撒币让腾讯感到不安。原本在股东会的话语权上,腾讯的持股比例要高于阿里,但与马云关系密切的软银进场后将大大稀释腾讯的影响力,这也导致马化腾担心滴滴的控制权将旁落他人手中,甚至倒向阿里阵营。

  这一猜想甚至得到王兴认同。3月27日,王兴在社交网络饭否上透露,作为Uber和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正在促成Uber和滴滴的全球合并。可以想象的是,一旦Uber和滴滴实现合并,新公司势必成为软银和阿里的囊中物,这也是马化腾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

  而现实是在摩拜向美团点评出售后,滴滴几乎在同一时间同意蚂蚁金服对ofo债转股,让阿里成为自己的盟友。据财新网报道,ofo的第一大股东滴滴最终抛弃与戴威的分歧,同意蚂蚁金服投资ofo,让此前蚂蚁金服对ofo的借债得以实现债转股,从而将枪口一致对准美团和王兴。

  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美团与滴滴的这场仗关键在于腾讯,后者究竟会以多大力度支持美团在出行领域的投入将成为转折点,考虑到目前美团在多条战线上都面对着强大的对手,阿里和滴滴这对组合将为美团带来极大的麻烦。

  腾讯阿里资本博弈

  值得注意的是,在摩拜出售美团点评的前一天,张勇完成了“阿里巴巴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投资”—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完成了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

  对于这笔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现金收购案,饿了么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的表态意味深长。他表示,“在三国大战全面爆发前,先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但嗅觉向来敏锐的朱啸虎已经提前预测阿里和腾讯之间即将展开的搏杀。周旋于AT之间,朱啸虎近期通过饿了么和ofo两大独角兽完成套现,同时也避免了卷入阿里和腾讯的厮杀中。

  事实上,阿里和腾讯之间的明争暗斗早已有之,但直至今年才正式进入白热化阶段,尤其是零售变革的大时代背景下,双方不惜投入重金加码传统零售企业,俨然将战役从线上带至街头巷尾。

  而饿了么和摩拜,恰恰是线下流量的巨大入口代表。联系到近期沃尔玛、步步高“封杀”支付宝的做法,阿里和腾讯最在意的依然是场景和流量入口,并为其云计算和支付业务铺路。

  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此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就提到,在电商渗透率抵达天花板,以及标准化产品销售进入瓶颈后,互联网巨头下一步将手伸向更庞大的消费者和非标准化产品。因此阿里和腾讯的竞争并不是简单的落子,而是围绕流量和大数据展开争夺。

  “通过新零售的核心,阿里和腾讯将打破原来商家对于用户的割裂。”朱昂表示,目前大润发在上海和北京,理论上卖的东西是一样的,但是未来的超市每家服务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支付数据的价值。”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