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3月9日,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称,正与当当网洽谈股权购买事宜,交易方案仍在商讨中,双方尚未签订正式重组协议。

   “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

  3月11日00:09,当当CEO李国庆在微博上写下这两句诗,并称“祝愿文化电商独角兽当当网敢做敢当当。”

  李国庆之所以有如此感慨,大概是源自当当网的可能被收购。

  3月9日,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称,正与当当网洽谈股权购买事宜,交易方案仍在商讨中,双方尚未签订正式重组协议。

  曾经辉煌但沉寂许久的当当网,再次走入人们的视线。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李国庆的感慨颇有点自夸的意思:现在的当当网,与独角兽似乎风马牛不相及,无论从估值还是成立时间来看,这家老牌电商甚至进不了独角兽企业的榜单,属于当当的时代也早已过去了。

  浪潮来时,当当在哪?

  资料显示,李国庆是当当CEO,其妻子俞渝是当当的董事长,1999年夫妻二人共同创办了当当。

  交易消息传出来之后,不少分析文章将目光聚焦在李国庆俞渝夫妇身上,有人说李国庆想让当当独立上市,但俞渝想卖掉当当,二人意见不同,也有观点认为当当是被“夫妻店”耽误了。

  也许夫妻店的管理模式有一些天然的缺陷,但这并不能解释当当今日的没落。李彦宏和马东敏、潘石屹和张欣等夫妻,似乎把公司管理得不错。

  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当从原来的电商巨头到现在市场占有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主要原因在于当当对形势发展判断不足,当浪潮来袭时,当当的身影是模糊甚至缺失的。

  在电商时代,当当从图书市场发展起来之后,不是没有开拓新的市场。事实上,当当很早就开始做服饰、百货,也进军过3C业务,但是当当并没有将重点放在新业务上。

  有观点认为,相比图书,服饰、百货、3C业务需要投入巨大的成本,在各大电商烧钱比拼时,当当投入的力度太小。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在B2C领域,当当是创造者,有市场基础,团队也有想法,但是在千变万化的现代商业中,当当对市场的判断不足,物流就是其中的一个主要方面。

  曾经与当当竞争激烈的京东早在2007年就开始自建物流系统,并在2017年4月组建京东物流子集团,如今京东智慧物流体系已经成为京东的核心竞争力,在行业内形成一定的壁垒。

  曾经说过不做快递和物流的阿里,也准备在自建物流上下功夫了。近日,杭州喵递宅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代表为李武昌,该公司由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现为菜鸟全国城市配送物流体系负责人的李武昌曾经是当当的高级总监。

  错失时代?

  虽然当当曾转型时尚电商,在图书业务之外也有其他业务,但是十多年来,在外界的印象中,当当一直是一家网上书城,正如李国庆微博中对当当的定位是文化电商独角兽,图书是当当的核心,也是当当摆脱不了的标签。

  当当一直被称为“中国的亚马逊”,而在当当坚持文化电商之路时,亚马逊已经从网上书城成长为如今的世界互联网巨头,线下书店、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零售......亚马逊一直在引领科技的发展,其市值已达千亿美元,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在2018年初成为世界首富。

  京东也在不断拓展新业务中成长为一家集电商、O2O、智慧物流、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等为一体的互联网企业,在新零售的风刮来之时,京东也加入了改造传统零售的行列。

  如今电商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词,大家讨论的是人工智能、新零售、区块链......

  张毅表示,用户的需求是多样的,在电商平台里面,客单价越高,平台物流成本就越低。当当不是没有实力,但错失了关键点,现在要转型则要付出更多。

  敢做敢当当的当当网,或许是被自己给耽误了。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