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月27日,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题为《饿了么澄清张旭豪与阿里对赌失败传闻:严重失实 深感震惊》的饿了么官方声明,并表示希望各位亲朋好友都冷静点,每年都有这样的新闻,“看来还是实力不够,需要继续努力!”

   阿里将收购饿了么的消息再度搅动外卖行业。

  2月27日,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题为《饿了么澄清张旭豪与阿里对赌失败传闻:严重失实 深感震惊》的饿了么官方声明,并表示希望各位亲朋好友都冷静点,每年都有这样的新闻,“看来还是实力不够,需要继续努力!”

  2月26日晚,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将收购饿了么,3个月内阿里约90亿美元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但阿里和饿了么方面对此均不予置评。随后饿了么发布了上述声明,称不存在媒体报道的“对赌”一说,也不存在阿里接管饿了么一说;饿了么从未与任何公司谈及收购之事,饿了么的独立发展一直得到阿里的大力支持。

  2月27日,华联股份公告称,阿里近期已接触Rajax(华联股份子公司的控股公司,主要运营品牌为“饿了么”)全体股东并表达了收购意向,但双方未就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任何协议。

  创始人张旭豪去留存疑

  早在去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就有媒体猜测未来外卖领域是否会像网约车市场一样,出现“二合一”的情况。如今,随着阿里巴巴计划将饿了么收入囊中,“二合一”的猜测基本宣告破灭。

  阿里与饿了么之间早就开始“联姻”。2016年4月,饿了么完成12.5亿美元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2017年4月,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又联手对饿了么增资4亿美元,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32.94%,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为饿了么最大股东。

  知情人士称,此次收购后,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等高管会留任。但收购消息传出后,业内不少人士都开始担忧张旭豪的去留问题。优酷、高德在被阿里收购后,创始团队逐步淡出视线,也因此,阿里巴巴给外界留下了控制欲很强的印象。

  据阿里巴巴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6月,阿里巴巴持有饿了么23%股权,由此可以算出蚂蚁金服持有饿了么8.94%股权。有报道称,张旭豪本人持有的股权仅有2%。

  据相关媒体报道,张旭豪曾表示,“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

  饿了么配送团队、商户资源被看重

  去年8月,饿了么收购了百度外卖,具体交易价格没有公布。据《财经》报道,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因此总共收购价格是8亿美元。该次收购中饿了么估值60亿美元。

  此次阿里以约90亿美元收购饿了么,不少人对收购金额提出了疑问,毕竟去年饿了么的估值还只有60亿美元。饿了么对阿里的价值究竟体现在哪?

  饿了么是最早进入外卖体系的公司。去年并购百度外卖后,外卖市场上综合平台只剩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近日,艾媒咨询发布的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000亿元大关,预计2018年将达到2430亿元。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在2017年第四季度,市场用户份额占比达55.3%,领跑外卖市场,美团外卖占比41.3%,紧随其后。

  易观分析师杨旭告诉记者,“阿里一直想进生活服务的局,一开始布局口碑外卖,后来放弃口碑外卖转投饿了么,再后来把口碑外卖运营也交给饿了么。阿里最近把口碑外卖改为口碑,口碑作为生活服务平台是对标美团,阿里在饿了么、盒马鲜生、口碑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阿里看重的是饿了么几百万商户资源,末端强大的配送团队,还有三四线城市的积淀,这些都可以跟阿里的新零售做一个战略的协同。”

  2015年8月,饿了么建立外卖行业首个即时配送物流平台——蜂鸟,目前,服务于蜂鸟的注册配送员超过300万人,覆盖全国2000个城市。

  ■ 延展

  1.若收购完成,外卖将现双雄相争

  在去年8月饿了么吞并百度外卖之后,外卖市场实现了从“三国杀”向“二人转”的转变。

  如果说彼时的美团面对的依然是一个拥有阿里背景的饿了么,那么在阿里全资拿下饿了么之后,美团将面对与阿里的直接对抗。

  在外卖市场后发制人的美团,背后站着的是腾讯这棵大树。

  面对饿了么纳入阿里系这一局面,美团背后的腾讯会采取何种应对之策?

  “腾讯也会更加支持美团点评,死磕阿里,”资深行业分析师李成东认为,阿里加大投入进军餐饮市场,会引发双方的持续加码,外卖市场的竞争也必然会加剧。如果获得腾讯更多的支持,美团点评也可能成为阿里收购饿了么的间接受益者。

  对于双方的估值,李成东给出一组数据,按照饿了么估值95亿美元计算,依据数据,美团外卖业务规模比饿了么大30%-40%,美团间接估值150亿美元。

  双方实力相差不多,最终谁会成为收割市场的玩家,短期内依旧是个疑问。

  2.“补贴大战”不会很快结束

  在外卖这一战场的激烈竞争背后,是阿里与腾讯对消费场景和流量入口的争夺。独立IT分析师唐欣称,外卖比网约车的用户黏性和活跃度更高,对支付等其他业务的帮助也更大。

  “民以食为天,餐饮数万亿的市场,即便不赚钱,阿里也是不可能放弃的”,李成东认为,饿了么不只是餐饮场景,还是保护支付宝免受美团点评支付冲击的棋子。

  他指出,若阿里完全收购饿了么,意味着接下来会重点进军餐饮市场。作为阿里产业链布局里面不可或缺的核心环节,饿了么会深度与口碑整合,“饿了么为主,口碑为辅。收购之前,这个事情很难搞。”口碑是阿里自营业务,把口碑并入饿了么将形成完整的本地生活闭环。

  “阿里的优势在于资本实力雄厚,高举高打,”唐欣称,阿里阵营未来的战略会比较激进,围绕餐饮新零售大做文章,但各个业务之间的整合还需要加强。美团的优势在于运营模式成熟稳定,地推能力更强。美团未来将处于守势,寻找其他多元化出路和变现渠道。

  消费者关注的重点是补贴能否持续。“只要巨头不倒下,补贴很可能会持续下去。”唐欣认为,虽然大规模补贴不是市场正常状态,但补贴少了肯定会一定程度上造成用户流失。就目前而言,外卖行业依旧处在圈地扩张的上半场,外卖平台现阶段的重点仍是发展用户规模,提高支付频率,提高现金流,因此补贴大战在中短期内不会结束。

  3.外卖背后的同城物流野心

  拥有海量骑手的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在餐饮外卖的背后,本质上是对同城物流的布局。

  “阿里要进军物流末端配送,这应该才是为什么选择收购饿了么的最重要原因,”李成东称,饿了么外卖在各大城市建立起数十万骑手的末端配送,会成为阿里新零售最重要的物流基础设施。例如盒马鲜生将不需要重新招聘独立的配送团队,盒马鲜生有50%的业务来自线上订单,而线上订单里面最主要还是外卖。

  美团外卖已经开始进军同城物流。

  2月26日,美团点评方面称,美团外卖对海澜之家服饰电商订单配送目前已经处在试运营和测试阶段。美团称正在集中优势力量,向生鲜、零售等品类拓展,未来将提供更多品类的配送服务。

  “美团外卖的职业骑手超过了50万,”李成东称,如果只看末端配送人员,美团外卖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自建电商的互联网公司。但外卖配送时间集中在中午和傍晚的时候,订单不饱和,人员浪费,所以进军同城物流也是一个方向。

  他同时指出,送衣服和送外卖在目标人群和成本上都有很大区别,送衣服不仅涉及下单、付款,还要设置客服、退换货等程序,对于外卖平台来说,在这方面业务的开展仍将阻力重重。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