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09年首都电影院年票房首超6000万元大关,占全国票房的1%,创下全国单体影院票房第一名。

   近日,每经影视记者参加了首都影院的80岁生日party。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条古老的大船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对此,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接受了每经影视记者的专访。

  部分影院丧失自主营销能力

  2009年首都电影院年票房首超6000万元大关,占全国票房的1%,创下全国单体影院票房第一名。邓永红回忆称,“我们达到6000多万元票房的那年,来现场购票的观众,从售票处到电梯,排队时间在1个小时以上,而且我们还有应急预案,什么时候停止售票,怎样疏导观众。”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首都电影院也迎来了成长中的烦恼。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全国现在拥有9000多家影院,5万多块幕,电影竞争已经极其惨烈。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商等第三方已经占到了70%~80%,很多影院自身的经营已比较困难,大规模的价格战已使部分影院丧失了自主营销的能力。这些原先都是影院自主的发行、营销渠道,他们现在都在做,影院会丧失不少营销的自主权。”

  从2008年的电影票团购开始,到后来的在线票务平台“烧钱圈用户”,在线购票已成为用户购买电影票的主流方式。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51.6%的在线购票用户认为综合类在线购票APP体验更好。受票补营销大战影响,目前用户价格敏感度较高。

  在邓永红看来,影院原先最大的优势是现金流充裕,观众付钱后票钱就在影院手上,影院再拿这现金去跟片方结账,现在现金流转到电商手里了。“电商跟影院不是实时结账,有的一星期,有的一个月,有的甚至更长。你算这个账,全国票房就算550亿元,80%的现金流都握在电商手里,就有400多亿元。一个月在它手里的资金流动量,按大处说,至少40多亿元。”

  “影院从租金到人工成本都很贵,加上水电费物业费片方分账,如果你的钱再被第三方冻结着拿不回来……相当一部分的影院不盈利了,特别新建的影院已经不盈利了。”邓永红称。

  “拥抱互联网并坚持自主经营”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观众排队时间不超过10分钟。70%~80%的观众都在网上购票。”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观众的消费习惯正被重塑,遍地8.8元、9.9元的电影票越来越让观众觉得本该如此,但邓永红坦言这实际上已经给电影价值和电影放映带来了很大的认知影响。

  将低价票作为唯一的竞争手段,首当其冲受到损害的就是影院利益,“这不健康,完全破坏产业发展,看看上座率,从去年到今年可能下降将近1个点,大概在14%的水平。100张椅子,86张是空的,这一个点是多大的资源浪费啊。影院交了租金,经营压力确实很大。”邓永红显得颇为无奈。

  思远影业公司总裁吴思远曾形容电影行业为“普遍繁荣、遍地泡沫、无序竞争”,“全世界都有网上售票,但电商只收手续费,电影票还是一样的价钱。中国则是烧钱,让观众觉得电影票就只值9.9元,我们卖50元就是暴利。而你一旦依赖某一个电商,之前得到的实惠都会再交回去。”

  其实这种乱象也不完全是由电商造成的。邓永红认为,在行业发展初期没有形成规范,电影从业主体也要有个自律的过程。各自投资主体不一样,影院就变成同质化比较严重的一个产品。

  据每经影视记者了解,部分电影的制片方也会补贴票价,推出低价票吸引观众以推高票房,这是行业常态。部分院线与电商曾达成协议限定最低票价,但无人遵守。

  应对环境变化,邓永红表示首都电影院的票价按阶梯性构成。“会员非常便宜,周一到周五全是半价。但是在黄金时段,价格会有调整,我们是想形成自主营销体系,怎么留住观众,怎么让观众喜欢首影,怎么提高首影的环境质量,怎么推动会员,我们也在不断探索,但难度真的比较大。”

  影院方呼吁有序竞争已有数年,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情况仍不够理想。邓永红坦言:“我们欢迎互联网,我们也拥抱互联网带来的便捷,但是我们也要坚持自主经营最基本的内容。”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