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对于2018年的规划,来电科技创始人兼CEO袁炳松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会继续融资。袁炳松同时否认了共享充电宝靠商业模式驱动,“商业模式太容易被拷贝了”,玩到最后,还得靠技术壁垒和运营。

   共享经济的风口正热,在过去一年引起资本界的狂欢,似乎带点共享经济基因的商业模式都有潜力。但随着共享经济中一些玩家的倒下,市场似乎正在回归理性。

  不过,共享充电宝的烧钱战似乎还要延续一段时间,这个行业搭乘着共享经济的风口,在今年得到资本的追逐,市场中玩家也骤增。大部分厂商在3-5月得到融资,其中的第一梯队公司来电科技也在今年4月份获到SIG、红点中国等投资方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对于2018年的规划,来电科技创始人兼CEO袁炳松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会继续融资。袁炳松同时否认了共享充电宝靠商业模式驱动,“商业模式太容易被拷贝了”,玩到最后,还得靠技术壁垒和运营。

  模式创新VS技术驱动

  袁炳松认为,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所有企业来说,都应该思考三个问题,大家也在用行动回答这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个行业到底是靠商业模式还是靠专利技术驱动的?第二个问题是,这个行业到底是场景决定产品还是产品改变场景?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个行业的本质应该是共享充电宝还是共享充电?

  来电科技目前有100多项专利,对比共享单车行业,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专利战打得火热。2016年7月,来电科技起诉竞争对手云充吧,涉及3项实用新型专利;2017年2-7月期间,来电科技起诉竞争对手街电科技6项专利侵权、友电5项专利侵权、租电2项专利侵权;街电科技也不甘示弱,在今年的7月份起诉来电科技3项专利侵权。

  从频繁的专利起诉案例来看,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企业正期待通过专利垄断的方式跟竞争对手拉开距离。今年9月份,来电科技宣布其共享充电宝将出海。然而袁炳松向本报记者透露,在产品出海之前,来电科技先要做好的是专利出海,他在火星峰会上介绍,来电科技的多项技术正在申请海外专利。

  缴纳押金才能使用产品一直让用户有所顾忌。艾媒咨询的报告指出,在选择共享充电宝设备时,超过6成的用户考虑是否需要押金,这是最多用户考虑的问题。小蓝车倒闭后押金难退的问题,让袁炳松认为,共享充电宝更应该免押金,让用户有安全感。

  袁炳松对来电科技联手芝麻信用推免押金借充电宝这件事很得意。据袁炳松介绍,2015年时,来电科技就联系过芝麻信用,但当时没谈成。2016年底,芝麻信用主动找上来电科技,双方的技术人员花了3个月的时间完成底层代码的编写,随后来电科技实现了免押金借充电宝。

  共享充电VS共享充电宝

  对于场景与产品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共享充电还是共享充电宝,或许要回到共享充电宝的市场规模中思考。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共享充电宝的市场规模是236亿元,比2015年增长了7.3%,预计2017年的市场规模达到276亿元,2018年能突破320亿元。尽管这一新兴市场在增长,但增长速度相当缓慢,市场规模也不大。共享充电宝从一开始就被质疑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

  作为从业者,袁炳松自然认为需求存在而且在增长。袁炳松分析道,智能手机的耗电速度肯定会越来越快,使用频次多,看视频、打游戏等活动耗电量也非常大。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说,出现一款充电快、储电多的电池带来的打击比行业中竞争对手的打击更大,但目前来看,距离这么一款性能优良的电池问世尚需时日,所以人们需要移动充电、应急充电。目前来看,没有多少人会质疑充电宝的作用,但为何会质疑共享充电宝呢?主要是考虑到部分潜在用户会自带充电宝。但自带充电宝是麻烦的,如果共享充电宝铺的点够多,人们随手可得共享充电宝,肯定能吸引到部分自带充电宝的人。

  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一直很受关注。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在资本的助力下,烧钱抢占市场的速度加快。共享充电宝挣取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充电收费、广告费和售卖周边产品。来电科技并不愿意透露目前的月营收规模和各种收入来源的比例,但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强调,来电科技的财务情况相对很多同行都要健康。

  来电科技一直很看重广告收入,它是大机柜的代表厂商,其中一个原因是大机柜的屏幕大,可以联合商家做广告。“我们一直在想,共享充电宝还可以加什么。”袁炳松如是说,能加进来的东西,就有机会创造利润。

  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在2018年的走向,袁炳松认为尚不明朗,共享充电宝行业距离共享单车行业的企业合并情况尚需时日。与之相反的是,目前在更细分的领域和场景正出现新的厂商。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