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2月18日,腾讯、京东和唯品会共同宣布,三方达成资本和业务层面的协议,腾讯和京东将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总计约8.63亿美元。

   在提出“不做电商,但进军智慧零售”的口号后,腾讯以大手笔投资出击新零售行业。

  12月18日,腾讯、京东和唯品会共同宣布,三方达成资本和业务层面的协议,腾讯和京东将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总计约8.63亿美元。

  除了股权层面的合作,腾讯和京东还分别与唯品会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战略合作协议,腾讯将在其微信钱包界面给予唯品会入口,京东也将会在其手机APP主界面和微信购物一级入口的主界面接入唯品会,帮助唯品会在京东渠道上达成一定的交易额目标。

  而不久前的12月15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腾讯将出资超过42亿元受让公司5%的股份,同时还将计划获得永辉云创增资后15%的股份,后者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业态闻名,被视作是对标阿里盒马鲜生的重要玩家。

  与唯品会和永辉超市联姻背后,是腾讯“智慧零售”战略的正式落地。在今年11月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COO任宇昕在演讲时表示腾讯想要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把平台向品牌商、零售商以及商业地产等合作伙伴开放,所有的商家都仍然会拥有自主的运营流量和粉丝的能力,并且和商家保持长期互补的合作关系。

  借助唯品会和永辉超市落地智慧零售解决方案,是腾讯最大的诉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阿里已经布局苏宁、银泰、三江等零售业态后,腾讯和京东有必要联合其他的零售业态进行对抗,而永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随着腾讯此番进场,意味着马化腾和马云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已经从社交、金融、出行蔓延至新零售领域。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互联网整体下沉的趋势明显,从共享单车到新零售,未来阿里和腾讯在线下交锋的战场将越来越多。

  京腾系牵手唯品会

  根据京东披露的情况显示,腾讯和京东将认购唯品会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认购金额分别约为6.04亿美元和2.59亿美元。交易交割后,腾讯和京东将分别持有唯品会全部已发行股份的7%和5.5% (包含其现已拥有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和京东的认购价格比12月15日唯品会的收盘价格高出55%,而且在两年锁定期内,腾讯有权任命一位唯品会董事会成员,京东可以任命一位董事会的观察员。两年锁定期期满后,只要腾讯和京东各自持有唯品会全部发行股份的12%和8%左右的股权,或根据与唯品会的共同协定,腾讯和京东可以继续保有其董事和观察员的任命权。这意味着腾讯和京东不排除在未来继续增持唯品会的可能。

  唯品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过此次增资后,唯品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亚仍位居第一大股东,并且仍然持有近60% 的投票权,保持对唯品会的绝对控股。

  从业务层面来看,这次合作可谓是三赢局面。

  首先是京东和唯品会之间存在很强的互补性。目前唯品会女性用户超过80%,而京东则以男性用户为主,但一直在追求女性用户比例上升;唯品会最有优势的品类是服装和美妆,京东的数码家电是王牌。

  此外,同为B2C模式起家,京东和唯品会有着惊人的发展轨迹,两者都在近年完成金融、物流板块的拆分,并向第三方商家开放赋能……种种因素都促成了京东和唯品会此次合作。

  “唯品会拥有杰出的管理团队,其在闪购电商和服装业务上实力雄厚。此次与唯品会达成战略合作对京东来说水到渠成,并将创造非常好的协同效应。”针对这次合作,刘强东表示这将进一步加快京东进军女性消费者市场的步伐,并进一步扩大其时尚业务的广度和深度。

  但对于唯品会来说,这次合作的关键不在京东,而是腾讯。

  实际上,唯品会自上市以来,已经实现了长达 18 个季度的连续盈利。但在新客户增长放缓问题上,唯品会一直未有很好的解决方案。2016年唯品会的活跃用户只有5210万,仅仅为4.67亿网购用户的11%。

  “腾讯拥有完善的生态体系,将为唯品会提供流量和内容支持。而京东,则因为唯品会与其有着相似的运营模式、很强的品类及客群互补性,未来可在品牌联盟合作、流量联盟合作等各方面寻求共赢合作。”前述唯品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VCG41134367052.jpg

  押注“超级物种”

  投资唯品会的同一时间,腾讯在线下零售的落子呼啸而来。

  12月15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确认,腾讯旗下子公司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5%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轩松、张轩宁拟以 8.81 元/股的价格合计转让5%的股份给腾讯,转让价款共42.15亿元。

  此外,腾讯还计划对永辉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永辉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的创新业务运营主体,除了孵化出新零售业态“超级物种”外,还有“永辉生活”门店和App。

  资本市场对这笔交易明显好看。12月18日,永辉超市复牌开盘就一字涨停。事实上在停牌前,腾讯即将入股合作的消息传出后,永辉超市已经收获了一个涨停板。如今股价再度上扬,使得永辉超市的市值突破千亿大关。

  在此次入股永辉前,腾讯的“小伙伴”京东早已埋伏。2015年8月7日,京东与永辉超市达成战略合作,京东以每股人民币9元的价格认购永辉超市新发行的普通股,交易总金额为人民币43.1亿元(约合7亿美元)。交易完成后,京东持有永辉超市10%的股权。

  不过,有市场消息指,在过去两年的合作中京东和永辉并未产生预期般的化学反应,前者的京东到家业务偏向中低端,而后者则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超级物种”上。截至11月中旬,超级物种已经在福州、深圳、北京等城市开设13家门店。根据永辉超市方面的规划,到2017年底超级物种全国门店将达到24家。

  按照腾讯过去的投资风格来看,入股永辉很可能成为腾讯越来越“重”的开端,这也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今年以来,腾讯就主导了共享单车大战,其领投的摩拜单车就属于重资产模式的创业项目,这与过去腾讯重注的滴滴和美团非常不同。

  而且向来甘于充当绿叶、只作为战略投资者入局的腾讯,是否会延续这一风格仍是未知之数。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阿里已经将包括银泰、苏宁云商、百联、三江、高鑫零售、盒马鲜生、易果生鲜等“囊括”旗下,涵盖了百货、商超、生鲜、便利店等各大零售业态,“京腾系有必要联合其余零售业态进行对抗竞争,而此前京东入股的永辉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他认为,从运营上来看超级物种的模式更符合“新零售”,其线下比例更高,更像是“超市+餐饮”的线下业态集合。“腾讯的投资能为超级物种提供相应资源,强化其线上化能力,而超级物种则将成为腾讯的新零售试验田。”

  新零售互博

  从电商的维度来看,这一行业的发展空间已基本定局,阿里、京东两大巨头的用户和GMV增长速度正在放缓,流量成本的抬高也抑制了电商的无限扩张;但从零售业的维度来看,占市场总量高达七成的传统零售店尚未实现在线化,大量的中间环节存在降低成本的机会,而且这一条赛道可以容纳的新玩家更多。

  这一点给了腾讯“偷袭”机会。即使阿里已经接连拿下高鑫零售、新华都、银泰等各种形态的实体零售店,但始终无法完全覆盖国内所有区域的零售入口。更何况,相比起这些“旧城改造”项目,类似盒马鲜生、超级物种这样的新模式显然更容易获得投资者青睐。

  虽然同样入局新零售,但阿里和腾讯的抓手并不相同。作为马云寄予厚望的“新物种”,盒马鲜生的主要优势是支付宝系统,同时依托阿里资金、技术和物流优势,门店扩张迅速。按照创始人兼CEO侯毅的说法,盒马计划在2017年内全国范围内开设至20家门店,从上海、北京扩展到杭州、深圳等城市。

  虽然发展速度快,但盒马鲜生属于阿里的自建体系,整体运维成本较高。目前盒马鲜生最小的门店面积也在4000平方米到6000平方米,开店成本在几千万元不等。

  相对而言,超级物种对标盒马的优势在于背靠永辉超市。永辉是生鲜零售的行业龙头之一,拥有完善、高效的供应、冷链运输体系,超级物种提升其线上线下体系结合,拥有更突出的特色生鲜零售+餐饮融合体系。结合腾讯和京东的导流,永辉能很好地解决线上资源不足的问题。

  此外,阿里和腾讯对商家赋能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在马化腾看来,腾讯的智慧零售本质是去中心化,并不试图去掌握别人命脉。“我们不是出租,而是请你来建房子,建完房子就是你的,你的客户、粉丝都是你的,不需要再交月租,不需要每年涨价。”马化腾说。

  而阿里的打法是通过入股成熟线下大型零售商以及自建盒马鲜生店面等建立其新零售体系,这更多地像是一种中心化的赋能方式。通过投资的方式,阿里可以加强与这些线下门店的同盟关系,也可以扩大自己在新零售转型中的话语权。

  全面交战

  在腾讯入股永辉的同时,阿里也并没有放松脚步。继上海、北京等多地后,盒马鲜生下一步将进入广州,时代周报记者在智联招聘、拉勾网等招聘网站发现,盒马鲜生已经开始在广州地区招聘运营总监、人事经理和营销副店长等职位,其中运营总监岗位月薪开价高达5万元。

  针对腾讯和阿里之间的竞争格局,马化腾在出席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时表示,正常的合理的竞争是促进发展的,有竞争的情况下大家会很团结。“我数了一下,我们可能在十几个地方都有竞争,有时候多到我会困扰,哦,好吧,这个地方也会竞争。”

  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目前阿里与腾讯之间的战场范围已经扩张到社交、金融、泛文娱体育、医疗健康、游戏、交通出行、智能硬件、旅游房产等多个领域,而且几乎每一个领域都是针尖对麦芒。以交通出行为例,在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后,阿里和腾讯又在共享单车领域上交战,ofo和摩拜背靠着两大巨头的资源展开了极为残酷的战斗,至今双方仍不打算合并罢休。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开始,腾讯与阿里的投资风格开始逐步改变,已经不再单纯从产品和投资收益的角度来进行布局,而是围绕它们各自的根基进行布防。

  “不断为支付业务增加落地场景,可以延长产品的寿命周期,比如已经存活将近20年的QQ,中国人的社交链依然在它身上,并不是没有其他社交产品做得不好,而是QQ绑定了大部分的周边资源。”张毅认为,目前互联网整体下沉的趋势明显,从共享单车到新零售,未来阿里和腾讯在线下交锋的战场将越来越多。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