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幼儿园能通过扩大规模、增加收费项目来增强盈利能力。之所以不愿意给幼师和保育员提升待遇,还有一层原因可能是,幼儿园宁愿雇佣四个月薪2000元的高职高专幼师也不愿雇佣一个月薪8000元的本科幼师。

  幼儿园“虐童事件”频发

  11月22日,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被爆虐童事件,十余名儿童家长反映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儿童遭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有的孩子被猥亵甚至下身红肿出血,并提供儿童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随即引发网络热议。

  2017年11月28日晚,北京警方公布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嫌伤害儿童事件调查情况:经公安机关调查,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部分儿童不按时睡觉,遂采用缝衣针扎的方式进行“管教”。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现刘某某已被刑事拘留。经专家会诊、第三方司法鉴定中心对家长提出申请的相关涉事女童人身检查,均未见异常。针对网传涉事幼儿园“群体猥亵幼童”等内容,经查,系刘某(女,31岁,北京市人)、李某某(女,29岁,河北省人)二人编造传播。刘某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已被行政拘留;李某某被公安机关批评教育。

  而就在红黄蓝幼儿园被爆虐童事件之前,在今年11月初上海携程亲子园亦曝出的“虐童”事件,从最初曝出的两段视频显示,第一段视频中,一名黄衣女子把小女孩拉扯到自己跟前,把她的书包扔出几米远,随后击打女孩头部并将其推倒在地,小女孩头部撞上桌角。第二段视频中,她把一管芥末喂给坐成一排的孩子们,被喂后的孩子开始哭泣。

  携程虐童视频在网上曝光,迅速引来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11月9日和13日,上海长宁警方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的三名工作人员及实际负责人郑某予以刑事拘留。15日,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公布了调查情况,认定这是一起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16日晚,携程CEO孙洁做最终通报,两人力资源部副总裁被免职。

  随着这两起事件舆论曝光,全国各地接连不断的幼儿园虐童事件曝光,原本处在基础教育“神经末梢”的幼儿教育一时间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面对舆论的持续发酵,社会各界都在讨论,在管理先进、条件优越的当下幼儿教育中,为何虐童现象屡禁不止,是监管不力还是师资队伍素质低,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在讨论,在管理先进、条件优越的当下幼儿教育中,为何虐童现象屡禁不止,是监管不力还是师资队伍素质低,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虐童事件频发幼师低收入高压力或是主因

  对此,有分析指出,诱因可能在于幼师或保育员同时面临低收入和高压力,容易产生严重的负面情绪,得不到合理的疏导和宣泄,就可能引发心理问题。

  那么,幼师收入到底有多低呢?A股上幼教企业不多,要大概了解幼儿园的薪酬情况,不妨从新三板上挂牌的幼儿园企业着手。

  据不完全统计,新三板上涉及幼儿园业务的有以下8家企业:维特科思、蓝色未来、爱立方、青青藤、伟才教育、大千教育、金宝威、好兄弟。

  这8家企业2016年的薪酬状况如下:

  从上表可以看到,大多数企业都难言高薪。考虑到管理层的收入一般更高,“被平均”的基层幼师及保育员的工资只会更低。

  在新三板的这8家企业中,月人均薪酬在4000元以下的就有3家:蓝色未来、大千教育和金宝威。其中,人均薪酬最低(3017元/人/月)的蓝色未来恰恰是规模最大、增速最高的企业之一。

  还可以看看红黄蓝的情况。普通班孩子的每月学费大概在3500元左右,国际班学费4800元,不包括幼儿园兴趣班学费、伙食费、一次性用品费等。但教师的薪资却在2000-3000元/月。

  实际上,幼儿教师的低廉收入和中高端幼儿园高昂的学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而幼儿园本身也在叫屈:办幼儿园其实并不赚钱。

  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不妨就以反差最大的蓝色未来为例。

  蓝色未来拥有7所幼儿园,进入非义务教育领域的时间差不多为一年。

  2016年下半年,因公司传统业务——校园公关增长乏力,蓝色未来变更主营,进军学前教育市场,主要针对幼儿园展开。

  这次转型应当说很成功。仅仅过了半年,蓝色未来就恢复了高增长。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22.66万元,净利润1085.38万元,分别增长58.33%和28.48%。

  进入2017年,蓝色未来的增长势头丝毫不减。三季度快报显示,前9月公司营收破亿,达1.49亿元,同比增长255.26%;净利润2184.22万元,增长178.50%,是16年全年净利润的两倍还多。

  转型学前教育短短一年时间,就取得了良好的盈利能力,蓝色未来在成本端对薪酬的控制功不可没。2016年蓝色未来薪酬总额占营业总成本的比例仅为13.94%,远远小于同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蓝色未来所拥有的7家幼儿园全部在北京。而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北京目前的幼师每月工资平均在5230元。

  能够做到这一点,可能和蓝色未来的人员结构有关。

  2016年报显示,蓝色未来205名员工中,专科及专科以下的员工有141人,占比近七成,且几乎全部是2016年新进入。

  年报里并没有给出各类业务的员工人数。可以合理猜测的是,变更主营之后,这些新增的员工应当是为蓝色未来新增的幼儿园业务所服务的。

  作为对比的是,2015年还未变更主营时,蓝色未来每年人均薪酬约为17.12万元,每月人均薪酬约为1.43万元,是2016年的4.73倍。

  能够在新三板挂牌的幼儿园企业应当说已有一定规模、管理较为规范,其雇佣及薪资状况尚且如此,其它中小幼儿园以及没有办学资质的“黑园”是怎样的情况,可想而知。

  幼儿园盈利性高却不愿给幼师提升待遇

  为什么幼儿园不愿意给幼师提升待遇?是幼儿园不赚钱吗?并不是。

  如表所示,新三板上幼儿园的毛利率普遍在40%以上,有的甚至能达到60%。A股上两家跨界幼教的企业威创股份和秀强股份2016年的毛利率则分别为57.96%和60.25%。

  所以,幼儿园绝非赚不到钱。相反地,幼教行业的盈利性要好于绝大多数其他行业。

  对于一家幼儿园而言,隐性成本主要有两块:土地和牌照。

  幼儿园对土地有特殊要求(附近一公里没有幼儿园、必须自由或者租期超过3年的土地,人均面积不低于1.5平方米等),要想在大城市中拿到这种地,要求不低。

  这还没完。选址后还需要教育主管申请办理许可证。据媒体报道,普通市民通过评估并拿到幼儿园牌照并不容易。

  在市场化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土地和牌照实际上构成了幼儿园的寻租成本。为了保障盈利能力,幼儿园就在人员薪资、课程支持、物料质量等方面压缩费用。

  但即便如此,幼儿园也能通过扩大规模、增加收费项目来增强盈利能力。之所以不愿意给幼师和保育员提升待遇,还有一层原因可能是,幼儿园宁愿雇佣四个月薪2000元的高职高专幼师也不愿雇佣一个月薪8000元的本科幼师。

  总之,种种因素混合在一起,共同导致了幼教行业的低廉薪资待遇。而在幼儿园与家长信息不对称的情形下,这种现象实际上增大了幼教从业人员的道德风险。

  无论是对儿童还是社会,这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综合读懂新三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