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

  昨天下午4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表示要在5-10年内建成全球最大的IPv6商用网络,并对运营商,ICP (互联网内容提供商)等相关参与方提出具体的时间表。

  这也是国家层面首次对IPv6提出具体的发展规划。IPv6在1998年由CERNET(中国教育和科研网)引入中国,2004年发改委发布CNGI(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进入实质推广,但至今没有在国内真正普及。

  数据显示,目前,全球IPv6占比达到15 .3%,是去年同期的2 .3倍,排名最高的国家比利时用户占比已经超过50%,但IPv6地址位居世界之首的中国,使用率却仅有0 .5%,全球排名50开外。这个号称“给世界每颗沙子分配一个IP”的网络架构为何在国内一直“雷声大雨点小”?

  动态IP就能解决问题?

  但IPv6不只是市场需求

  IPv6是什么?简单理解就是一种新的IP网址协议,给每个联网设备分配一个对应“门牌号”,帮助每个用户顺利找到对应的互联网应用。

  目前主要的的“门牌号”使用IPv4,比如常用的路由器地址“192.168.1.1”,但这个地址只有32位(2的32次方),最多只能容纳40亿的“门牌号”,已经无法容纳现在数百亿的终端设备。

  而IPv6则有128位,拥有号称可以“给地球每颗沙子都配备一个IP”的数百亿地址容量,但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协议却不能与旧协议IPv4互通操作,这就导致ICP与运营商要想升级都需要大换血,这是个巨大的成本。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光运营商在IPv4基础网络设施十几年来几万亿投资要推倒重来。”

  但在目前没有足够的“门牌号”情况下,运营商就采用了动态IP模式,类似于IP池子的共享。“全广东省也就700多万个IP,实际上每天有很多人共用一个IP在联网。”艾媒咨询CEO张毅如是告诉南都记者。“实际上完全能满足用户访问具体互联网内容的需要,只不过没法确定某个IP是某个人。”

  也因此,无论ICP与运营商都觉得“没必要”花钱。但通信专家项立刚并不这么看,其告诉南都记者:“IPv4在美国发展起来,其占用IP资源是最大的,对推进IPv6的动力并不大,但中国更加迫切需要。”张毅同样表示,目前中国并没有一台IPv4根服务器,“根服务器就是任何网络访问指令的中转站,也是网络世界的主导权所在。如果升级IPv6,目前全球的根服务器远远不够,中国作为网络用户最多的国家就有更多参与机会。”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内容起带头作用

  因为IPv4与IPv6没有互通,这涉及前段内容与终端用户谁先“诞生”,或者叫谁先出钱的问题,运营商说ICP没有资源,我升级了IPv6也没用武之地;ICP说没有IPv6用户,我应用迁移了用户也访问不了。

  “运营商与信息提供商相互抱怨,其实都没有战略眼光。”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表示,诸如谷歌、Facebook等大型ISP已经将大量应用迁移到IPv6上,但国内并没有,因为他们不在国际大的竞争环境下。

  从这次计划上看,国务院则对运营商及内容服务商均提出升级的2017-2018年具体目标,尤其是具有“带头作用”的主要内容服务商。

  比如国内用户量排名前50位的商业网站及应用、国产主流互联网浏览器、电子邮件、文件下载等应用软件以及应用商店“新上线和新版本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必须支持IPv6。在IPv4/IPv6双栈连接的情况下,上述应用均需优先采用IPv6连接访问”。

  另外则是政府级应用。比如省部级以上政府网站、省级以上新闻及广播电视媒体网站、中央企业网站以及新型的智慧城市及工业4.0应用。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很多政府网站都在电信运营商的IDC里面,如果政府网站必须支持IPv6访问,就会推动电信运营商IDC升级支持IPv6访问。”

  反过来,基础设施亦要求同步推进,并要求具体的完成指标。运营商的“移动互联网IPv6用户规模不少于5000万户,基于IPv6的网间互联带宽达到1Tbps,实现高效互联互通”;“排名前5位的内容分发网络和排名前10位的云服务平台要50%云产品完成升级改造,形成IPv6流量优化调度能力。”

  升级了用户没感觉?

  关键是物联网的管理与控制

  对于企业用户而言,IPv6的IP资源丰富最起码可以降低成本。“比如说我们咨询网站需要几百个IP,但现在没有这个资源只能去租,价格很高。”张毅告诉南都记者,你可以理解成春运,IPv4就像绿皮火车,回家票很少了,除非买很贵的黄牛票,但是更高频,速度更快的高铁(IPv6)可以提供更大的运力。

  但个人用户有什么感觉呢?“其实IPv6还是IPv4,用户目前是感觉不到变化的。”项立刚认为,目前IPv6没有普及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关键性应用。“但物联网到来可能就不同,在5G与物联网环境,平均每个用户有十多个终端,这需要有一个统一的管理平台。”

  其实终端的管理控制目前也能实现,比如说燃气设备没有独立IP无法定位谁家的,需要抄表工上门,但现在燃气公司也可以通过专用网络等形式去估算;比如说远程控制家庭终端,则可以通过互联网账户来统一发送指令,但这都不是统一的解决方案。“物联网的应用更加复杂,我们需要IPv6去精准定位每一个设备,才能采用更加便利的管理与控制方案。”项立刚如是告诉南都记者。

  张毅说:“IPv6有什么用,其实这就好像说上世纪90年代搭火车的用户用各种方案也能解暑纳凉,但他们没想过火车里可以有‘空调’,IPv6带来的可能性并不一定是现在就能想象的。”

  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主要目标

  用5到10年时间,成全球最大规模的IPv6商业应用网络

  2018年末

  到2018年末,市场驱动的良性发展环境基本形成,IPv6活跃用户数达到2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不低于20%。

  并在以下领域全面支持IPv6:国内用户量排名前50位的商业网站及应用,省部级以上政府和中央企业外网网站系统,中央和省级新闻及广播电视媒体网站系统,工业互联网等新兴领域的网络与应用;域名托管服务企业、顶级域运营机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的域名服务器,超大型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排名前5位的内容分发网络(CDN),排名前10位云服务平台的50%云产品;互联网骨干网、骨干网网间互联体系、城域网和接入网,广电骨干网,LTE网络及业务,新增网络设备、固定网络终端、移动终端。

  2020年末

  到2020年末,市场驱动的良性发展环境日臻完善,IPv6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超过50%,新增网络地址不再使用私有IPv4地址,

  以下领域全面支持IPv6:国内用户量排名前100位的商业网站及应用,市地级以上政府外网网站系统,市地级以上新闻及广播电视媒体网站系统;大型互联网数据中心,排名前10位的内容分发网络,排名前10位云服务平台的全部云产品;广电网络,5G网络及业务,各类新增移动和固定终端,国际出入口。

  2025年

  到2025年末,我国IPv6网络规模、用户规模、流量规模位居世界第1位,网络、应用、终端全面支持IPv6,全面完成向下一代互联网的平滑演进升级,形成全球领先的下一代互联网技术产业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