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通教育市值缩水近379亿元,控制人被调查,称系实际控制人个人行为。目前尚无确切被调查原因。

  7月21日,全通教育披露,公司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二人进行立案调查。

  两年前,全通教育还是A股市场风风光光的“股王”,公司股价在2015年5月13日,达到了467.57元/股,总市值达454.48亿元,超越教育巨头新东方。仅仅两年的时间,全通教育的市值缩水近379亿元,如今总市值仅75.1亿,已缩水83%。

  2017年3月,全通教育宣布第二次重组失败,而此前,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先后减持套现2.68亿元。

  记者7月26日致电全通教育了解相关情况,全通教育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披露的信息公司已经披露,如需要了解其他内容需要发送采访邮件。记者在发送采访邮件后,未能得到全通教育回应。

  全通教育控制人被调查,业绩变脸

  全通教育在公告中表示上市公司与本次调查无关,称系实际控制人个人行为。目前尚无确切被调查原因。

  记者注意到,涉事方陈炽昌、林小雅分别曾进行掐点减持。控股股东陈炽昌和林小雅所持首发限售股于今年2月13日解禁上市,刚一解禁,控股股东便开始减持:林小雅和陈炽昌分别于今年2月16日、2月17日减持公司股票495万股和1100万股,合计套现2.68亿元。

  全通教育2016年度业绩快报于今年2月28日公布,根据相关规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在公司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公告前10日内买卖上市公司股份,可见,控股股东减持时间刚好避开业绩预告窗口期,精准减持。

  2017年2月24日,全通教育再次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但仅停牌一个月之后,全通教育2017年3月23日晚宣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也于3月24日复牌交易。这是去年8月以来该公司第二次重组失败。

  与此同时,该公司业绩也开始变脸。

  choice数据显示,全通教育2014年、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3亿元、4.39亿元、9.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1.16亿元、1.43亿元。7月14日,全通教育发布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亿元-4.88亿元,预计亏损1300万元-1800万元。

  全通教育称,公司主要是因为新拓展的EdSaaS业务经营效率较其他原有成熟业务有待提高,且该业务面临竞争加剧;业务结构变化及新业务竞争加剧导致本期业务利润率同比有所下降,同时公司本期成本费用同比增幅大于收入同比增幅。此外,随着业务规模扩大为保障业务发展,公司2016年下半年以来新增部分银行贷款,本期财务费用同比增加。

    贴上在线教育标签,市值一度超新东方

  2014年1月21日,主要从事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的全通教育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首发上市时的股价就定在了30.31元/股,发行后市盈率为51.37倍。当时,在线教育概念火热,全通教育被冠以“在线教育第一股”等光环。

  从上市后一直到2015年5月一年多的时间,全通教育的股价在“在线教育”概念、收并购信息、证券机构强烈推荐的作用下,股价飙升,市值一度超越新东方。

  记者发现,“在线教育”是全通教育后来才贴上的标签。在公司发布的招股说明书里,全通教育截止到2013年6月的主营业务还是家校互动系统服务提供商,收入构成仅为“家校互动信息服务”和“阅读信息”服务两种。而家校互动信息服务一度在营收中占比为96%。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全通教育业务构成中继续教育业务2015年年底营收占比为22.64%。

  一直到2014年上半年,全通教育才宣布称,完成旗下产品全课网第一阶段的产品研发。

  为了加快发展,2015年1月28日全通教育宣布,计划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继教网100%股权,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西安习悦信息100%的股权。其中部分交易对价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认购,所定下的发行价格不低于82.87元/股。

  继教网是当时国内最大的K12基础教育教师在线培训平台,被称为“年培训超200万人次”;西安习悦信息旗下移动互联网产品“家校即时通”“知了”“校园云”“校园号”覆盖从K12到高校整个校园入口,还是中国电信掌上大学产品运营中心。

  收购消息宣布第2天,也就是2015年1月29日,全通教育股价涨至106.67元/股,首次突破百元大关。而证券机构发布的报告标题中,更是出现了“打造中国教育服务生态圈”等概念。

  股价高点时,年报曾被问询

  2015年4月10日,全通教育发布2014年的年度报告,称公司的平台注册学校数从44000所增长到48000所,平台注册用户数从2500万增长到3500万,用户增长率达40%。但公司并未说明,上述注册学校在全通教育的各个平台的分布情况。

  在收并购信息、业绩报告和证券机构的推荐下,全通教育在2015年5月13日,股价达到了467.57元/股,总市值达454.48亿元。

  此时,全通教育高股价背后运营数据却被质疑。2015年5月7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全通教育下发《关于对广东全通教育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其中对公司披露的平台用户信息、收入等问题产生质疑。

  创业板公司管理部表示,全通教育称,2014年公司的平台注册学校数从44000所增长到48000所,平台注册用户数从2500万增长到3500万“,要求全通教育说明,”公司平台“具体指向是家校互动平台还是全课网平台,注册学校数的具体含义和具体统计方法、注册用户数的具体含义并列示不同平台的注册用户数、付费用户数。

  记者进入到全课网“智·课堂”首页看到,全课网的“直播公开课”的最近更新时间为2015年6月14日15时30分的一堂初三数学课。在全课网的“微课”页面中,只对应了“中山市东区中学”等2所中学和“东区朗晴小学”等5所小学。

  俞敏洪否认与全通教育存在关系

  资料显示,全通教育由陈炽昌及其妻子林小雅一手创立。

  从2005年6月成立后到2010年7月均由陈炽昌一人全资控制。2011年3月,陈炽昌获得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泽嘉盟”)的投资,两家机构以约10倍的市盈率、6.2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全通教育投资3000万元、2000万元。

  据招股书,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和中泽嘉盟的背后,分别是广东粤财、中银投资和吴鹰等一众投资界大佬。

  据招股书,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由广东粤财的子公司和中银投资共同设立。广东粤财是国有独资企业,1984年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授权经营。根据广东粤财官网介绍,截止到2016年年底,广东粤财的资产管理规模达3807亿元,总资产达589亿元。而中银投资也背靠银行。

  据招股书,中泽嘉盟共有7名合伙人,其中股东分别为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中嘉有限)、深圳市大富华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朱胜华、孙之正、吴鹰、天津中泽嘉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据了解,孙之正、朱胜华分别为北京紫霄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京富方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二人与吴鹰一起均是高尔夫球爱好者,3人一起出现在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中国企业家高尔夫球队名单。

  在全通教育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中嘉有限的股东名单中,桂松蕾、吴鹰、江南春、俞敏洪4人的持股均为22.22%,丁健持股11.11%,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吴鹰。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中嘉有限的股东为桂松蕾、丁健、吴鹰3人,吴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史玉柱、马云共同担任中嘉有限的独立董事。在中嘉有限的变更记录上,只有一条2015年3月登记机关的变更信息,其他股东、高管均无变更记录。

  2015年3月,俞敏洪发微博撇清与全通教育的关系:“有媒体报道全通教育背后站着俞敏洪等五大佬……我想再次澄清一下,我目前和全通教育没有任何股东关系,也不占任何股份。希望媒体不要再把我和全通教育放在一起宣传。”

  其实早在2015年,前期陈炽昌引进的大股东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中泽嘉盟手中的部分股票,已经在抛售。目前在全通教育前十大股东中已经看不到中泽嘉盟的身影。

  同时,中泽嘉盟在2015年6月3日至8月7日间通过集中竞价减持5次,减持均价为135.6元/股,减持总股数243.64万股,套现3.3亿元。

  据了解,2016年2月18日至2016年3月21日,中泽嘉盟又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总股本的2.17%,减持均价为72.24元/股。

     ■ 人物

    从中学老师到知名富豪 陈炽昌的掘金之路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计算机时代正处于第一波浪潮。马云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辞职,准备做电子商务。又过了几年马化腾带着炒股赚来的一笔资金和5位同学共同创办了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1995年,24岁的陈炽昌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回到家乡广东中山某中学担任数学老师,他也发现了计算机浪潮所带来的机遇,教师出身的他瞄准了家校互通的业务。

  作为全通教育实际控制人陈炽昌,1971年出生,今年47岁。在2015年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陈炽昌夫妇以财富总额105亿元,排名第290位。不过2017年3月发布的2017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陈炽昌夫妇以85亿身家排名398位。两年内财富缩水20亿元,名次跌落上百名。

    第一桶金

   成立全通数码,借助运营商淘到第一桶金

  陈炽昌从中山一中高中毕业后,进入深圳大学就读数学专业。1995年,任数学老师的陈炽昌参与学校信息化建设工作后,发现了“痛点”——家长对孩子在校园的各种信息需求,却苦于缺乏获取信息的渠道。

  1996年5月,陈炽昌与中山市建筑设计室综合技术服务部,共同创办了中山市恒晋计算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恒晋”),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陈炽昌占股50%。彼时,陈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其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妻子林小雅任公司技术总监。

  林小雅比陈炽昌小一岁,据接近全通教育人士透露,夫妇俩婚后一起创业,和老公陈炽昌相比,林小雅在计算机领域的造诣或许更胜一筹,“毕竟,她是专业程序员出身”。

  如何满足教师和家长的需求?成为陈炽昌第一次创业的目标。但没有任何经验的陈炽昌,第一次创业没有成功。此后他去了中山公用。

  2002年,对于陈炽昌至为关键。这一年他从中山公用辞职。同年7月,31岁的陈炽昌与李裕光、刘慷创办全通数码。100万注册资本中,陈炽昌占55万。全通数码起步于广东一个三线城市中山,主要业务是面向广东省基础运营商中移动当地公司提供硬件销售和软件开发服务。借助为运营商服务,陈炽昌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第二桶金

   上市前,靠“校讯通”曾三年收入2.9亿

  赚得第一桶金后,陈炽昌和运营商合作推出颇具争议的家校互动信息产品,即校讯通,他也因此发家。

  2003年,中国信息产业飞速发展,他决定继续做之前喜欢做的教育服务业。后来某电信运营商找到了他,提议合作为家长提供学生在校的信息服务:家长短信箱。由于有之前做老师的经验和在学校的人脉积累,很快他的团队发展和壮大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炽昌在运营商内部的关系更加广泛,他从解决方案提供商摇身变为电信增值服务提供商(Service Provider,简称SP)。SP们通过运营商提供的增值接口为用户提供服务,由运营商实施扣费,然后按比例与SP分成。

  进入2005年,互联网、手机、笔记本电脑开始大量普及,信息化技术推动教育创新变革。陈炽昌和一群年轻的创业者创建了全通教育,从此专注于教育科技服务。此时的陈炽昌,名下有全通数码、全通教育、东莞数码等三家公司与通信运营商合作搞“家校互动服务”,即“校讯通”。

  公开资料显示,全通教育在创立初期96%以上的营业收入都是来自以“校讯通”为代表的“家校互动信息服务”。此外,中国移动贡献的收入占比也超八成,全通教育对中国移动有着严重依赖。

  当时的全通核心业务在于提供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简单理解,就类似通过移动通信和互联网技术手段,把那些过去需要孩子口头、老师电话来传达的譬如家长会、考试成绩、学校收费等信息及时、高效的提供给家长。

  根据其招股书,2009-2011年全通教育公司家校互动信息服务收入分别为6156万元、9525万元,1.34亿元,三年收入共2.9亿。

  当地一位教育界人士透露,“陈炽昌发家初期的这两桶金,主要是依靠运营商,也有人说他很擅长处理与运营商领导的关系。”

  2014年,饱受争议的“校讯通”被教育部命令“封杀”之后,全通教育也开始转型做智慧校园和在线教育。2014年8月28日全通教育推出的面向校园端和家庭端在线教育平台“全课网”V1.0的一部分。在当天,全通教育与中山东区办事处签署协议。中山市东区将持续三年每年拟投入不超过1000万元预算购买在线教育服务及技术支撑,并优先选择全通教育作为其长期合作伙伴。

    第三桶金

    股价16个月涨18倍,陈炽昌夫妇上胡润财富榜

  2011年3月,在全通教育上市前,陈炽昌引入了“大佬”股东——知名投资人吴鹰创办的中泽嘉盟。2007年吴鹰离开UT斯达康,2008年创办中泽嘉盟,管理资金2亿元。其中,俞敏洪、江南春、吴鹰各出3000万元。

  在2012年3月24日,陈炽昌与吴鹰共同出现在了深圳沙河IT领袖峰会高尔夫邀请赛上。当时,吴鹰与李彦宏、基伍公司执行董事张武学等人同组。而陈炽昌与徐少春、沈浩和云维杰同组。

  有媒体报道,上市后的全通教育,亦获得吴鹰的帮助。2015年全通教育收购继教网和西安习悦,并募集配套资金,其中就有吴鹰的身影。

  作为在线教育概念股,全通教育于2014年1月21日上市,开盘价为24.18元,上市后股价节节走高,2015年头顶“在线教育第一股”的光环,全通教育开启股价飙涨模式。2015年3月,全通教育就以199.90元/股的价格取代贵州茅台,成为当时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

  之后,全通教育股价一路狂奔,直至2015年5月13日的巅峰——467.57元/股。仅用了16个月的时间,全通教育较上市时股价涨幅超18倍,市值高达500多亿,成为国内市值最大的教育类上市公司,市值超新东方。

  陈炽昌很推崇的一句名言是“持志如心痛”。这句出自王阳明《传习录》的话,说的是守持自己的心志,就如同心痛一样。一心在痛上,岂有工夫说闲话、管闲事?7月28日收盘时,全通教育股价为11.85元,股民“持股如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