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议会上周六要求监管者调查Uber新推出的接送机服务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7月24日上午消息,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议会上周六要求监管者调查Uber新推出的接送机服务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在负责监管竞争事宜的CNMC呼吁政府取消对Uber的禁令后,这款专车应用得以在去年重返马德里。

  近期,该公司最近推出了Uber Airport服务,只需花费15至29欧元便可在马德里巴拉哈斯国际机场与市中心之间提供接送服务。标准的出租车费用为30美元,定额收取。与之相比的是,马德里市的出租车收费标准一般为30欧元,所以显然很多机场出来的顾客会选择Uber,这在马德里政府看来是具有不正当竞争因素的。

  “如果事实证明,这项服务以低于成本价运营,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不正当竞争获取客户,Uber Airport可能就违反了《不正当竞争法》中的多项条款。”马德里市议会在声明中说。

  Uber尚未对此置评。

  Uber六年前向欧洲扩张,但却遭到很多老牌出租车公司和部分欧盟国家的攻击,因为该公司不必像竞争对手一样受制于严格的牌照和安全规定。

  本月初,欧盟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国方面将再次对Uber公司提出指控,他们认为Uber在法国非法运营出租车服务。去年的时候,法国里尔的一家法院就对于Uber的非法运营提出诉讼,涉事的相关服务主要是Uber Pop。

  据悉,Uber Pop是一项允许乘客与非专业甚至没有驾照的司机保持联系的服务。不过在Uber看来,指责他们违法的法律依据是一部涉及到“信息社会服务”或更广泛的互联网公司的法律,但对于欧盟最高法院来说,这并非判断Uber是否进行了非法运营的依据。

  欧盟最高法院总顾问马歇伊-斯普纳尔(Maciej Szpunar)在上周的声明中表示,欧盟成员国可能会禁止和惩罚Uber Pop等交通活动的非法行为,而不需要提前通知委员会。

  西班牙出租车司机今年已经举行3次罢工,指控专车服务存在不正当竞争,因为他们没有达到现有的监管要求,而且缴税更少。

  在6月8日,打车应用Uber通过利用欧盟和英国税收法规的漏洞来避税,而Uber的竞争对手需要缴纳20%的附加税,这部分费用源自司机的登记费用。但Uber却并不缴纳这部分费用。Uber之所以能避开这部分税收,是因为利用了欧盟B2B业务税收规定的漏洞。Uber将其在英国的4万名司机视为单独的个体,规模小到无需缴纳增值税。对此,Uber已经证实称针对英国司机的登记费用,Uber并未缴纳增值税。相比之下,Uber在英国的两大竞争对手Gett和mytaxi均缴纳了这部分费用。

  如果缴纳这部分费用,Uber需要为英国的每位司机每年缴纳1000英镑。当被问及“这种避税行为是否给Uber带来竞争优势”时,Uber称:“该法规适用于任何一家跨国服务公司,只要他们在英国拥有客户。”

  Uber在西班牙受到VTC牌照的监管。马德里是Uber目前唯一活跃的西班牙城市,当地约有2000辆VTC牌照出租车,还有1.5万辆传统出租车。

  欧洲法院今年5月裁定Uber的性质是一家运输服务公司,而不是一款手机应用。这项裁决对该公司构成了一定打击。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