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两家共享单车企业的退市,折射出了一些公众素质问题,给大众社会公德出了一张“考卷”。

    近期,相继有两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退出市场。近日,共享单车品牌3Vbike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公告,宣布停止运营。3Vbike成为继悟空单车之后又一家“退市”的共享单车品牌。有分析认为,资本成为一些“巨头”之外的共享单车企业成长的瓶颈。一些专家指出,共享经济不是“万能的钥匙”,进入相关市场仍需理性决策。

  “风口”上的“退潮” 

  6月29日,摩拜单车进军英国城市曼彻斯特,成为摩拜在全世界投放的第100城。在前不久结束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ofo共享单车创始人戴威表示,计划年底前在2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个城市投放2000万辆共享单车。

  与行业“巨头”的“一路高歌”不同,6月份,正式运营5个月的悟空单车及运营4个月的3Vbike相继宣布退出市场。成为第一批正式宣布退出市场的共享单车企业。

  “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3Vbike发布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的一则声明简单明了。“被盗”也成为3Vbike退市的关键词。3Vbike创始人巫盛华介绍,当准备停运时,在各地累计投入的1000辆单车仅回收到几十辆。“这么大的损耗是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从单车大量损坏到大量被盗,再到资金链断裂,悟空单车大股东雷厚义的共享单车创业路经历了与巫盛华类似的烦恼。“首批投放主要是测试用户需求,树立品牌,每天注册量有6、7个人,但是单车光是坏掉的就占40%-50%。”雷厚义说。

  接着,悟空单车第二批投放了1000辆,同时对单车质量进行了升级,但成本比第一批每辆增加了100多元,并且新的问题也出现了——因为用的是机械锁,单车的被盗率直线上升。于是雷厚义索性“下血本”,将第三批投放的单车全部换上了智能锁,可以自动定位。但创业地重庆阴雨天多,智能锁电池最多能撑二十天。在解决这一问题前,项目就因缺少资金而停滞。雷厚义说,公司投入的车辆因为丢失、损坏等原因,累计损失了约300万元。

  “差钱儿”成最现实瓶颈 

  记者在北京一些街头看到,黄色与橙色成为了共享单车的常见色彩,偶有蓝色等其他颜色的单车“混迹其中”,有时未免显得“形单影只”。两大共享单车“巨头”背后雄厚的资金支持其不断扩张发展,这也是悟空等小共享单车企业所梦寐以求的。

  “用户买单车,或是以交保证金的形式,委托我们运营,但最核心的问题是公司没有资金,就根本没资格去考虑运营的问题。”雷厚义说到,“我们之所以没撑下去的原因是等不到那一天。”雷厚义叹了口气,“创业公司早期是投入,后面市场成熟了,就可以盈利了,但关键是你能不能撑到那个时间点。”

  将失败归咎于车辆丢失严重的3Vbike,也倒在了资金这一关口。巫盛华告诉记者,之所以丢失情况严重,跟公司在单车防盗及定位系统等方面投入不足有关。“如果加上这些软件,一辆单车的成本几乎会翻倍。这是我们难以承受的。”

  与动辄融资上亿美元的企业相比,资金成为了掣肘俩家企业的的关键“瓶颈”。巫盛华最初创立3Vbike的启动资金是30万元人民币,他用这些钱购置了1000辆单车。而悟空单车的注册资本金为10万元。谈及这次创业“夭折”的根本原因,巫盛华坦言“是自己判断失误”:“当初我不应该在没有获得足够融资的情况下贸然‘上马’”。事实上,在巫盛华和他的共享单车进入保定后一个月,ofo也瞧上了这块市场,彼时,其一次性单车投放数量便超过了巫盛华在保定的投入。

  “共享”并非“万能钥匙” 

  对于这次创业失败,雷厚义自嘲道:“挺悲凉的,以为自己被大家知道的那一天是因为成功,结果是因为失败。”雷厚义也收获不少,希望与仍在创业道路上“挣扎”的人分享:“小公司创业不要去追风口,要去等风口,风口追也追不上。而且最好切入一个细分领域进去,打一个山头守住才行。”

  回顾走向尾声的这段创业经历,巫盛华则用“沮丧”两个字来概括。他同时表示自己“并不后悔”,要“记住这次失败的教训”,希望能在以后的投资中更加慎重。“共享单车的从无到有总体上是件好事,但在一些地方存在投放过度的行为。”巫盛华认为,目前共享单车的发展暂时没有找到一种最佳的模式。

  “但我们应该对创业热潮持鼓励的态度。”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贺京同认为,共享经济不是“万能的钥匙”。共享经济具有分担成本的特点,但也存在很多外部影响因素。在当前共享单车“巨头”明确的局面下,其他企业想要进入相关市场,需在资本、技术、管理、服务等方面有所创新或优势,才能“分得一杯羹”。盲目跟风很有可能让自己陷入高风险境地。

  两家共享单车企业的退市,折射出了一些公众素质问题,给大众社会公德出了一张“考卷”。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社会学专家胡宝荣认为,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确实让老百姓有所“享”,但不能仅仅有“享”,还应有“共建”,只有人人参与,人人建设,才能实现共享经济的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