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退休5年后,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数月后,两家行贿公司的负责人均被检察院采取了强制措施。

   在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的帮助下,北京国立开元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拿到了中国电信青海省分公司、深圳市分公司金额合计2000多万元的广告业务合同,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拿到了江苏电信9份合同,标的总金额1200多万元,甚至在竞争中挤掉了神州数码这样的IT大企业。

  这不是白帮忙,两家公司均向冷荣泉行贿。退休5年后,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数月后,两家行贿公司的负责人均被检察院采取了强制措施。《法制晚报》记者获悉,河北省的两家法院一审以单位行贿罪分别对两家公司及公司负责人判处了相应的刑罚。

  案情

    行贿电信集团原副总 广告商支付其女儿婚宴费

  郭文佳是北京国立开元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于2007年7月成立。郭文佳单位行贿一审判决书显示,在冷荣泉被调查期间,于2015年8月29日交待了郭文佳向其行贿5万元的事实。

  据检方指控,为在承揽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广告业务中谋取竞争优势,郭文佳相求时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冷荣泉。冷荣泉向中国电信集团公司青海省分公司及深圳市分公司的相关人员打招呼,要求对郭文佳的公司予以照顾。

  在冷荣泉的关照下,北京国立开元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在2008年至2011年顺利承揽了中国电信青海省分公司、深圳市分公司金额合计2413.46万元的广告业务合同。

  为感谢冷荣泉的帮助,2008年至2012年,郭文佳分多次送给冷荣泉价值20万元的商通购物卡。2009年,郭文佳与冷荣泉约定,在冷荣泉退休后,由郭文佳安排部分花费。后来冷荣泉女儿结婚,2011年5月份,郭文佳按照约定为其支付了13万余元的婚宴费用。

  公司拓展业务 原国资委办公厅副主任牵线搭桥

  朱泉根是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该公司1995年成立,主要经营IBM软件硬件及互联网业务,与中国电信等企业有业务往来。冷荣泉交代,他与朱泉根是2006年7月份左右,在一个饭局上经时任国资委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的刘长虹(另案处理)介绍认识的。

  刘长虹称,2006年,朱泉根公司要拓展业务,让他帮忙介绍中国电信的副总经理冷荣泉,他便约冷荣泉一起吃饭,介绍两人认识。2007年至2010年,刘长虹在国资委办公厅任副主任,主管信息化工作,给朱泉根介绍了很多央企信息化部门领导,能让朱泉根的公司更好地拓展业务。每到春节前,朱泉根就到刘长虹办公室送礼,连续四年共给刘长虹14万元人民币和1万元美金。

  2010年,冷荣泉从中国电信集团退休。为对冷荣泉以前给自己的帮助表示感谢,2013年7月23日,朱泉根自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财务支付冷荣泉赴南极旅游费19.6万元。2014年春节前后,朱泉根在北京建国门宾馆送给冷荣泉价值11900欧元的积家牌手表(折合人民币99127元)。2014年6月至2014年12月,朱泉根通过现金及宁波银行网上银行转账方式以顾问费的名义送给冷荣泉人民币24万元。

  2015年4月国资委纪委发布消息,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5月,朱泉根被河北省涿州市检察院监视居住,同年9月,郭文佳被河北省高碑店市检察院监视居住。

  供述

    拿下江苏电信项目 用塑料袋送现金

  朱泉根供述,2007年下半年,他得知江苏电信有一个IBM小型机维保项目,便到冷荣泉中国电信的办公室见冷荣泉,表明想做江苏电信IBM小型机维保项目,请冷荣泉帮助引荐,并将一张2万元面值的北京百盛商场购物卡送给冷荣泉。

  根据冷荣泉的供述,过了几天,他就给时任中国电信集团江苏分公司负责维保业务的副总经理孙维平打电话介绍了朱泉根,并说朱泉根的公司想做江苏电信的维保项目,让孙维平接待一下,之后将孙维平的联系电话告知了朱泉根。此后,日出公司和江苏电信签了2007年到2009年三年的维保合同。

  冷荣泉供述,2010年2月初、春节前的一天,朱泉根给冷荣泉打电话说想登门拜访,冷荣泉知道这是朱泉根想趁春节送点礼品表示感谢,其没有拒绝,而让他直接去了自己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家。

  他交代,当时自己不在家,其回家后妻子告诉他,说朱泉根留下一个手提塑料袋就走了,说是过节的心意,他打开塑料袋,发现里面是10万元现金。

   证言民营公司挤掉大企业 成为项目唯一指定公司

  认识孙维平后,从2007年到2012年,朱泉根的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共承揽过江苏电信9份合同,标的1200多万元。孙维平称,之前,江苏电信的业务没有给过日出公司这样的民营公司,但冷荣泉是其上层领导,冷荣泉打招呼其肯定要服从,所以才授意业务部门将上述合同交给日出公司做。

  2008年12月份左右,江苏电信要采购10000号客服系统集中工程中间软件,当时报名承揽这项业务的IBM在华代理商很多,其中包括神州数码等业内大公司,当然也包括上海日出。

  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是江苏电信计划建设部经理林敬涛。林敬涛证言称,在他向孙维平汇报工作时,孙维平问承揽商中是否有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并说该公司总经理朱泉根是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冷荣泉的关系,如果有这家公司的话,就让它来做这笔业务。于是林敬涛制作了合同审查会签表,经内部审批后,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成为这个合同项目唯一指定公司。

  判决犯单位行贿罪 两家公司及负责人获刑

  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单位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被告人朱泉根代表公司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朱泉根案发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代表单位主动接受财产刑,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朱泉根的犯罪事实及量刑情节,适用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

  综上,2017年3月21日,涿州市法院一审以单位行贿罪判处上海日出科技有限公司罚金10万元,判处朱泉根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

  2017年4月19日,高碑店市法院以单位行贿罪判处北京国立开元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罚金10万元,郭文佳免予刑事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北京国立开元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在经济活动中谋取竞争优势,被告人郭文佳决定向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冷荣泉行贿,行贿总额共计人民币33万余元,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惩处。

  被告人郭文佳作为被告单位的股东、法定代表人,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亦应承担单位行贿罪的刑事责任。鉴于郭文佳犯罪情节轻微,到案后如实供述并主动坦白司法机关未掌握的罪行,确有悔罪表现,可免予刑事处罚。

  相关链接行贿一方已获刑 可确定冷荣泉至少涉嫌受贿罪

  至今,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的调查结果还没有被公布。一位从事反贪工作多年的检察官告诉记者,在司法实践中,如果行贿一方已经被法院先期以行贿罪判处刑罚,受贿一方相应的受贿犯罪行为,即已成为确定事实,除非行贿案被推翻。

  冷荣泉的从业经历一直与通讯行业相关,他1977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有线系电话自动交换专业,之后到北京长途电信学校教书。之后,他在北京市长途电话局工作了12年,在北京市长途电话局升到了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总工程师等。1996年,他出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党委委员;2000年4月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

  冷荣泉也是组建中国网通集团的元老人物。2002年,他任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2004年7月,兼任中国网通(集团)香港公司副董事长、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2004年10月,冷荣泉再回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任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2009年4月他卸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只保留中国电信总工程师、北京研究院院长的兼职。

  2010年4月冷荣泉退休,此后被聘为一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当时一汽股份的董事长是徐建一。在冷荣泉被调查之前,徐建一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本版文/实习记者 周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