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马化腾则对ofo的智能锁嗤之以鼻,认为必须双向通信才算,性价比再高的功能机在智能化浪潮下也是不堪一击。

  一天之内,共享单车首家倒闭公司上了微博热搜,北京知春路上的行人抱怨400米长的单车长龙影响市容,而新入局者却驾着“七彩祥云”而来,更狗血的是作为投资人的马化腾与朱啸虎在朋友圈为自己所投的共享单车互怼起来。

  这或许是可以写入中国共享单车史里的一天。站在摩拜和ofo背后的两个男人,因为一份数据在朋友圈互怼起来;一个拥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七彩单车正式对外发布,让人眼前一亮;而重庆的悟空单车宣告退出市场,成为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作为用户,知春路上的人们开始抱怨车太多了。

  这似乎是某种隐喻,四件事更像是如今整个共享单车业态的缩影:排头兵为争老大打得焦头烂额;后来者期冀靠新颖奇巧分享晚期红利;排名倒数的不得不面对被市场淘汰的命运;而用户,则开始厌烦了。

  大佬互怼

  当然,高潮起于今天下午。摩拜好,还是ofo好?为了这个问题,马化腾和朱啸虎在朋友圈开怼。双方互怼的源头来自一份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5月,共享单车行业新增活跃用户近3200万,其中ofo月度活跃用户增长至6272万,摩拜月度活跃用户增长至5838万。

  报告指出,ofo活跃用户数比摩拜多434万,活跃用户增速为摩拜的6.5倍。朱啸虎见此报告后转发朋友圈,并附评论称“和街头实际数量一致”。朱啸虎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金沙江创投是ofo的主要投资方。

  马化腾显然对报告不满,在留言中对结论进行反击,称微信支付数据里,摩拜高出一倍多,并表示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未来价值和潜力完全不同。朱啸虎回复,ofo现在也是智能锁,性价比最优的方案才是好方案。

  马化腾则对ofo的智能锁嗤之以鼻,认为必须双向通信才算,性价比再高的功能机在智能化浪潮下也是不堪一击,并说“没有必要因为自己投资了而歪曲,如果我们投了ofo肯定也不看好这样的模式而必须要改”。

  朱啸虎则回复说,数据说明一切,一年后看。看到自家老板被呛,腾讯投资总经理也加入留言,表示“数据现在就有,不用等三个月等一年的。”2分钟后马化腾接着留言,天天可看实时数据。朱啸虎不服,并表示可以去街头看看。

  “数据说明一切,1年后看。”朱啸虎为马化腾关注摩拜的举动点赞,但又调侃了句微信:应设阅后即焚功能。

朱啸虎朋友圈截图

马化腾在朱啸虎的互怼

  随后有人在朋友圈晒出二人互怼截图,火上浇油的是又有人亮出了一张ofo小程序被禁的截图。

ofo小程序被禁

  对此,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回应称,ofo小程序是个人做的小程序,提交类目是生活服务和商业服务、公关推广等,并称“如果是正式做,建议用公司资质为宜。”ofo的人则回应说,ofo没有微信小程序。

  对于今天的数据之争,AI财经社分别采访了ofo市场资深副总裁南楠以及摩拜相关负责人:

  ofo的回应:

  AI财经社: 今天朱啸虎与马化腾的朋友圈之争,你怎么看?

  南楠: 最后拿结果说话,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目前从第三方的数据看,ofo已经是第一。

  AI财经社: 马化腾对你们的数据有质疑?

  南楠: 你看他给摩拜开了什么东西,作为投资人给摩拜量是很正常的。

  AI财经社: 数据上你们有很强的优势?

  南楠: 不管从硬件还是从日活也好,各种数据,都能体现我们是行业第一名,我们都用第三方数据,都不用自己说话。

  AI财经社: 马朱之争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关于锁的问题?

  南楠: token这个词用得很上一代,我什么都不想说。小灵通都是20年前的事情了。我觉得朱总说得很对,别管别的,最后看订单量,不管是马总给摩拜导流量,还是别的投资人给我们,这都没用,满足用户的需求,把事情做大了才是重点。我还是觉得这个事情,要从硬件、软件做出的结果看,我们公司一直都比较低调,这种口水的事情我们参与的比较少。

  AI财经社: 一年双方的竞争会有结果?

  南楠: 这两天已经开始有小的共享单车企业退出,悟空单车的CEO很理智的复盘了,这个事情运营的难度比很多新进场的玩家想的要难很多。很多互联网公司搞定APP,以为搞定流量端就可以,而共享单车很复杂,还要搞定硬件,搞定运营,是一个非常难的管理高度,不管是马总也好还是其他互联网公司,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难题,所以最后提出什么都不管用,最终是看结果。

  AI财经社: 可是悟空单车和你们很类似?

  南楠: 不一样,我们现在知道车在哪,我们都有智能化管理系统的,他在用我们一年前的方式,新入场的玩家永远不知道现在的头部玩家是怎么玩的。

  AI财经社: 你们和摩拜相比,优势在哪些方面?

  南楠: 我觉得,不管是摩拜还是我们,都是创新型的企业,但从第二季度开始,我们从焦灼状态已经变成了超过摩拜不是一点了,数据拉得越来越开,双方先把业务做好吧。

  AI财经社: 第二季度为何开始领先?

  南楠: 第一季度我们双方还比较焦灼,第二季度开始领先。因为我们的硬件和软件做了很多升级,具体的举措过段时间我们会公布。我们很快会给你们公布每个细节点的变化。

  AI财经社: 大家特别关注的是ofo的损坏率?

  南楠: 这个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

  摩拜的回应:

  AI财经社: ofo说,与你们是在第二季度拉开差距?

  摩拜相关负责人: 现在有些媒体因为某些目的,发出了一些不当的声音。基本的事实反而被忽略了。

  你有兴趣可以研究下ofo不同时代的车和锁。最早ofo的车是26寸的充气的,锁是键盘的,这种车的投放是百万级别的,目前在市场上找不到了。为何百万级的车没了,这是一个疑问。

  后来他们出了第二代,22寸的加上圆柱行的锁,这个车也是百万级的,然后你再找找这个车,这些车为何也没有了。大家应该有些独立的思考,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的车没了,假如一辆车300元,这些资产去哪了,这是大家忽略的一个事实。

  其次,其实做一个密码锁加上买一个两三百元的车,没有难度,为何我们不做?是因为我们不相信能成,我们为何找最难的做,做GPS、轴传动,单次收入,公共汽车起步都是两三元,我们做五毛一元钱的生意,有那么高的人力成本和维修成本。第二,街上的各种颜色的车就两个流派,一个是摩拜这样的,大部分都是和我们这样,为何ofo走另外的一条路。我们要造一个一千元的车,他们就造一个300元的车,我们造物联网的车,他们造一个密码锁,背后是不同的路线。

  第三,我们是说的少,做的多,实干人,但是有些投资人过段时间就出来放声音。比如,90天结束战斗,本来我们做这个事情,是缓解城市交通,没把这个当成战斗,为何要90天结束战斗,90天结束了没有呢?

  AI财经社: 那你认为一年能见分晓吗?

  摩拜相关负责人: 人都是有自己的口碑的,你好好把自己的业务做好,服务好用户。我们从来没有说把谁打死,你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把自己的书读好,把自己的球打好,你干嘛老想着我好不好。出发点、动机就不对。你让别人不能出成绩,这是不对的。

  AI财经社: 但ofo不是你们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吗?

  摩拜相关负责人: 这不重要,不要去想这些,别人好坏都是别人的事情,不关你的事情,你把自己的稿子写好,别人写黑稿,那是别人的事情,我觉得挺有趣的。毫无疑问,Pony(马化腾)是看的清楚。

  AI财经社: 马化腾站出来力挺你们,你感到意外吗?

  摩拜相关负责人: Pony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很支持。

  AI财经社: 但是之前没有这样公开在朋友圈中怼过吧?

  摩拜相关负责人: 很多次,Pony还是比较耿直的人。

  AI财经社: 这次是因为有媒体捅出来?

  摩拜相关负责人: 不是,是有人贴出来的。所有的炒作背后都是有原因的。

  AI财经社: 你觉得是故意的?

  摩拜相关负责人: 我不知道。但是Pony说的很有道理,百万级的车都没了,变成了垃圾,这不是好事,对行业也不好,大家可以从这个角度看看。

  AI财经社: 马化腾的意思智能锁是关键?

  摩拜相关负责人: 一直都是呀。不是锁是竞争的关键,我们回头看事情的本质,我们是一开始花了很久的时间研究共享自行车。原来有桩的车,是很容易管理,很容易跟踪数据的,无桩表面上看是无桩,实际上是智能,就是你取消了桩,但是功能要延续,否则怎么延续桩的数据管理功能,你要让车的数据被管理,你得有智能锁,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很多人都不明白。

  投资方之争

  大佬互怼的背后,实际上更多的是单车背后不同投资人的利益之争。

  马化腾代表的腾讯是除摩拜单车创始团队以外最大的股东,在上周领投了摩拜超过6亿美元的E轮融资,此前也分别在C+轮、D轮入股。腾讯给了摩拜很多优质资源,在接入小程序后,摩拜4月份活跃用户量环比增速超过200%,一个月新增2400万注册用户,除去“小程序”、钱包“九宫格”外,还将向摩拜开放包括微信在内的核心资源,帮助摩拜完成业务扩张。

  朱啸虎是金沙江创投合伙人,也是ofo早期投资人。2016年9月,朱啸虎曾断言:“共享单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现在9个月快过去了,共享单车的战争不仅没结束,从烧钱大战到补贴大战,还转移到海外大战。

  朱啸虎也开始改口,称目前摩拜和ofo并没考虑合并。

  ofo背后有蚂蚁金服,今年4月,蚂蚁金服参与ofo的D+轮融资,随后双方推出“信用解锁”服务,芝麻信用分650分及以上用户可以免押金骑行小黄车。除此之外,蚂蚁金服也为小黄车在支付、国际化等领域展开战略合作。

  因此,也有网友认为,相对接入微信小程序的摩拜,ofo接入的是支付宝,而且大部分走的也是支付宝支付,没走微信支付,所以马化腾所说的数据没有统计上。

  这就意味着,共享单车领域现在也是腾讯系和阿里系的竞争,究竟谁能最后胜出仍是一个未知数。

  智能锁之争

  在这场朋友圈互怼中,关键词之一是智能锁。马化腾说ofo的采用token的方式不算智能锁,并称这是“小灵通”肯定要废掉。ofo公关方面称不怼马总,但其用词都是上一代的。

  ofo起初强调低成本占领市场,所以选择了用更便宜的机械密码锁。而摩拜很注重产品,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智能远程锁。

  这两种锁带给客户的用户体验完全不同。相对来说,智能锁更加便捷,只需扫码就可开锁,骑行结束后可自动扣款。而机械密码,需要输入7位数字,再输入密码才能开锁,骑行结束后需要确认支付。

  ofo的锁优势开始很明显,在前期的战略扩张中,通过低成本的产品迅速占领市场,如此良性循环才有了ofo今天的成绩。虽然很多人吐槽ofo车锁有漏洞,但朱啸虎称ofo的财务模型很健康,即便2/3的车锁被私占,ofo仍可盈利。

  摩拜的智能锁则让更少的故障车出现在客户面前,但前期因为智能锁增加了单车的重量,也影响了体验。但摩拜在改进,为第一代重车“瘦身”,在定位上也精准了很多。而ofo目前仍存在“十辆自行车八辆坏”,但有人称,之所以纵容这种现象,不失为ofo一种宣传措施。

  抵不过市场舆论,加上竞争的不断升级,ofo最终也在数字锁的基础上也增加了自己的智能锁。今年2月,ofo与电信、华为携手,研发基于NB-loT技术的电子锁。

  所以朱啸虎回复马化腾说,ofo现在已经也是智能锁了,而马化腾的回复是,“没智能锁,堆一堆哑终端谁不会”。

  哑终端是依赖主机才能进行处理的终端,其本身没有处理器、硬盘或软盘,只有键盘、显示器和到主机的通信途径。ofo推出的第一款智能锁只能通过手机定位,即通过用户手机端支付后定位单车,准确性存在偏差。

  而摩拜的智能终端有自己的处理器、存储设备以及软件程序。它可以提前预约车辆,实时定位产品位置以及清晰了解目前的产品状况。摩拜的锁是双向通信,即手机端和单车端可以互通。

  虽然现在ofo推出了新的内置定位器智能锁,但由于ofo此前是机械密码锁,二维码和数字牌一起放在了单车座椅之下,这使得扫码并不方便。另一方面,ofo的智能锁扫码后,也不像摩拜一样可以直接骑行,还需输入密码才可使用。解锁步骤多又影响了客户体验。

  对比现在才入局智能锁的ofo,摩拜的智能锁则拥有大数据优势。创始人胡玮炜说,摩拜这把智能锁经历了2万次高强度的测试,让单车和用户保持“在线”。

  这也让智能锁把摩拜带入大数据时代的前端。今年4月,摩拜还借助人工智能平台,整合包括时间、天气、车型、人群、地域等多个变量因子,对未来任意时间点、任意地点的共享单车骑行状态进行精准预测,提升摩拜单车运营效率。除此之外,摩拜也发布单车出行数据,为城市规划提供智能调度。

  数据之争

  针对马化腾在数据上的质疑,ofo市场资深副总裁南楠对AI财经社称,不管从硬件还是从日活也好,各种数据都能体现ofo是行业第一名,“我们用第三方数据,都不用自己说话。”

  南楠力挺朱啸虎,称不管是腾讯为摩拜导流,还是别的投资人为ofo导流,最终还是看订单量,“满足用户的需求,把事情做大了才是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引发朋友圈互怼的艾瑞咨询数据,因其商业模式的争议,已不是第一次引起互联网大佬的争吵。去年今日头条就为此与之交恶。

  接近大数据行业的人士称,从各大羊毛群比例来看,ofo上的羊毛党数量极多。今年4月有媒体曝出,ofo“羊毛党”们为了薅到羊毛想尽了招数,专门有人上传了破解ofo的视频教程和修改ofo密码的教程,“单次开锁5毛,6元可包月。”也有业内人指出,ofo之所以不打击羊毛党,不排除是为了数据好看。

  对此,ofo并不意外,称损坏率是ofo的可控范围。此前,ofo一位投资人在接受i黑马采访时,曾直言不讳:“你觉得在一个事情的早期传播与挣钱相比,哪个更重要?你给我5毛钱,现在对我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我帐上趴着1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我的第一优先是让大马路上所有能看到的,都是我的车。”

  今天无疑是共享单车最狗血的一天。除了两大巨头投资人互怼外,新的“彩虹单车”出现了北京街头,而另一家共享单车“悟空单车”因宣布退出而上了热搜。

  悟空单车在今年初投入运营,前后在重庆投放了1200辆单车,但令人无语的是,其中90%的单车都已经找不回了。据称这批单车由于成本控制的原因,全都用的传统机械锁。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称,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只能合作小厂商,车子容易坏,加上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我们很无语。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而要等出来的。”

  2016年共享单车战火迅速燃起,五颜六色的单车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这场共享单车大战,新玩家以为搞定APP,搞定流量端就可以,但共享单车很复杂,还要搞定硬件、运营,更重要的是,这其实也是一场资本游戏。回顾出行市场,当年滴滴、优步中国的补贴大战总共砸了50亿,最后以合并收场。

 

  那么,摩拜和ofo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