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现在只是谈成长、谈上市,某一种程度上已经过时了,已经不是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最核心的本质。

   2017年6月15—18日,“2017(第十九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在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召开。本届论坛由民建中央、广东省人民政府、广州市人民政府、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科学技术部支持,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民建广东省委、广东省金融办、广州市金融局、广州市科创委、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政府、深圳市金融办、中国青年创业就业基金会、证券时报社联合承办;科学技术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广东省科技厅、民建广州市委、广东省风险投资促进会、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广州股权投资行业协会、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科技金融税收促进专业委员会、广州南沙开发区(自贸区南沙片区)管委会、广东金融高新区管委会、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深圳市众合瑞民产学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锂财富、上海国际创投、无极道控股集团、上海盐商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创投小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佛山千灯湖创投小镇共同协办;深圳中投风险投资研究发展有限公司、广州中投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具体执行。

  6月15日下午,在开幕式后的高层论坛,以“双创战略新动能 风险投资新格局”为话题展开,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张云峰先生主持,全国人大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先生、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王建军先生、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洪磊先生、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董事长倪泽望先生、前海母基金首席执行事务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先生、赛伯乐投资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敏先生、九鼎投资董事长蔡雷先生分别从政策监管的层面以及行业发展的角度,发表了精彩的演讲。艾媒网作为合作媒体,受邀参加了本次论坛。

  以下为九鼎投资董事长蔡雷先生演讲实录:

  主持人张云峰:谢谢朱董事长,朱董事长讲得东西非常好,他不光是投,他投完以后跟你共同创业,就是谁找他投谁就成功了。创投要做到极致就是我们朱董事长讲的,不仅投,还要辅导这个企业快速发展,然后取得我们作为众投应得的收益。还有一家,也是这么干的。这一家,大家都知道,鼎鼎大名的九鼎投资,现在九鼎投资规模空前了。他们的做法是一方面是投资,另外一方面是帮助企业,现在九鼎投的企业的数量非常高。下面我们有请九鼎投资的董事长蔡雷先生给大家分享的投资经验。有请蔡雷董事长。

  蔡雷: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大家听了一整个下午,今天我是最后一个,希望给大家做一个交流,聊一下风险投资的那些事。VC和PE的本质在我看来都差不多,我的题目叫《实施见龙计划发展中国经济》。

  不管是VC和PE,都是跟私营企业相关,九鼎是中国PE机构,我怎么认识VC?股权投资有两个最重要的属性,在座有很多同行,估计有很深刻的理解。

  之一产融结合,企业发展离不开产融结合,而且中国最新的我们提倡叫虚向实,实际上股权投资机构,天然就是虚实结合在一起的。一方面当然它不是完全的产业,完全做实就不叫金融机构了。不管是直投基金还是母基金,就是金融行为。同时这种金融性的资本必须直接投资到实业,像股权投资基金,股权大量的投资是没有上市的企业,而且是跟企业的发展荣辱与共,短则三五年,长则五六年。现在看也有一些所谓的股权投资机构,到二级市场放一点钱就走掉了,这符合股权投资的本质。资产端一定是高度产业化的。就是不管我们做什么类别,在哪个地方做股权投资,一定是资金、资产到产融结合。

  之二:高度本地化,任何一个PE领域都是高度本土化。你的金融发展水平跟金融工具高度相关,而且还要监管。金融机构没有办法,因为资金端和金融形成必须要监管。同时,资产段也是高度稳定化、本土化,不管是什么行业。深圳我们可能就创业型的高科企业更多一点,但是一定是本土化。所以我们股权投资行业一定一个本土化的行业,需要耕植当地,本地化的模式与所在地产业、金融环境高度相关。这是我认为股权投资最基本的特点。

  就这个特点,我跟大家分享一下PE的三阶段,我们做PE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在深创投作为最早一批PE到现在不到二十年,我们认为中国PE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做成长型投资阶段,这个时候股权投资主要模式就是参股,第一代创业者都在,不可能控股,赚钱的主要模式就是成长,快速成长的企业行业赚钱。这个阶段过了以后就进入中国2009年以后创业板开始,然后就增加了上市投资阶段,就是IPO,参股成长+上市,九鼎就是在这个阶段发展起来的。经历了第二个阶段以后,现在也结束了。现在只是谈成长、谈上市,某一种程度上已经过时了,已经不是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最核心的本质。

  最核心是什么呢?本土化的环境也变了,本土的环境,金融市场、产业环境已经不太支持你靠参股+上市赚钱,产业的特点需要整合,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二三十年需要快速整合,出现行业龙头和行业巨头去做的纽带。同时逐步到了第一代创业者要退出的时候,很多企业控股就可以了。当然控股还不是太主流,主要是参股,真正控股还要5到10年的时间。这个阶段,我自己认为,很多场合也在讲,现在1+N产业整合,龙头就是1+N,做成一个大龙头,一个大龙头做成世界龙头这个过程来赚钱。N主要是控股为主,帮助1去控股。实际上这个模式也跟前面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相符,投资行业一定是高度的本土化,一定是产融结合,就是产业金融两个因素不断深化的过程。这就是我第二个讲的内容。

  下面讲讲基于背景我们自己的思考和实践。中国如果PE进入到整合型的时代,我们要做1+N投资,我们就推出了一个见龙计划,什么叫见龙计划呢?见龙这个词很奇怪,为什么叫见龙?也叫潜龙。大家看《易经》,叫潜龙在渊,见龙在田,飞龙在天,这个词什么概念呢?

  就是像《易经》描述龙的状态反映了事物成长的阶段,包括人、企业、事物的成长阶段,一开始的模式是潜龙深潜水底,这个时候你不能瞎折腾;然后就到见龙阶段,农耕时代出来然后就会有第二个阶段,就是所谓快速成长阶段,这个阶段我自己思考实际上跟我们做股权投资的判断规律是完全一脉相承的。因为经常看企业,企业发展阶段就是潜龙、见龙、飞龙的阶段。

  首先是看企业的价值,什么价值呢?开始你的企业是比较小,龙型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大型的样子。我们大量的初创型企业就是市值1~10亿人民币(中位数1亿美元),就是潜龙企业。第二个是见龙企业,市值10~100亿元人民币,即独角兽企业。就是10亿美金。但是我也不知道这个龙之间有什么不一样,这个龙是相互验证。第三个是飞龙企业,市值100~1000亿元人民币,这个太重要了,要发展经济发展实体,最本质的就是看你多少飞龙,就是中国和美国差不多,就是以这个数量来比较。美国有多少飞龙企业呢?所谓的100亿美元的市值企业,我们所知道的,很多所谓世界五百强企业、有名企业都叫飞龙企业,中国有多少呢?中国还是比较少,只有120家。

  基于这个,我们认为,很必然中国经济总量将超美国。现在中国经济GDP数量11万亿美元,美国18万亿美元,中国飞龙企业数量是美国的20%,一个经济体的成熟程度一定是跟它的优秀企业尤其是飞龙企业的成长度相关。100亿美元市值的阶段,通常就是世界级的龙头,就是你行业里面的世界级龙头,见龙可能是刚刚上市,上市就是四五十亿美元,要变成飞龙级企业还有差异。中国从这个比较上必然根本就不需要预测,中国五到十年实现更多的机构。会出现多少呢?我认为会增加200~400家。

  而别人绝大部分市场化,我们有大量是国有企业。中国有120多家飞龙企业,绝大部分是在北京,为什么呢?因为是央企,不是干金融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在广东深圳广州,大概有多少?有20家,除了北京之外,最多的飞龙的地方,我一直认为广东的经济在全中国来说时最具活力和最健康的经济,为什么?就是飞龙企业最多。大家能够熟知的情况,腾讯和华为是一千亿美元的企业,还有银行业的有什么广发这些金融机构,还有万科、格力、美的等等这些企业,创新企业有兰斯、比亚迪,还有温氏、海天、顺丰,广东经济很大,就是在于飞龙企业,实际上中国有很多地级市,如果你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龙头,而一个飞龙企业你一年的市值都有两三百亿美元,那你就是一个支柱产业就起来了。我们九鼎的理想是助力100家中国见龙企业成长为飞龙企业,为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

  怎么做?就是三招,帮助企业把方向树立好,为客户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帮助你见龙企业提供粮草弹药,给他们提供好资本,还有线上线下等等这些实现好,一个见龙企业就有可能从10亿美元的体量成长为一个100亿美元的公司,给我们带来十倍的成长空间。这个过程当中,一个企业,10~100亿人民币投资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真正股权投资机构的机遇。

  基于这个,九鼎有什么理想?就是带着中国股权机构的理想,希望未来五到十年,帮助中国打造一百个飞龙企业出来。每一家投资十到一百亿,总体我们投一万亿进去。这就是我们中国股权投资大家一起干的事情,我们希望团结大型机构,各种各样的机构,行业里面的机构,需要大量的团队和我们一起来实施我们见龙计划,最后让中国的经济再上大台阶。

  当然如果我们把这个实现了,中国的股权机构,甚至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了贡献。真的实现了,本身我们九鼎也好,类似于这样的股权投资机构就可以成为一个飞龙企业,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能与大家合作。谢谢大家!

  主持人张云峰:刚才蔡董事长把九鼎投资怎么投,都说清楚了。九鼎有钱,有钱的先干掉他,但是他是见龙、潜龙、飞龙,你上号,把号对上了就把钱给你了。今天我们时长很长的论坛告一段落了。

  中国的投资业为中国实体经济的越来越大。但是问题不能忽视。中国投资界整个结构是不合理,PE多于VC、VC多于天使,实际上现在PE投资成功率只有20%,VC投资成功率越来越高了。第二我们退出的方式过于单一了,现在靠重组并购的方式,这个问题在逐步得到缓解。中国重组并购不能突破美国的10%,对于中国的经济总量全世界第二大的工业,这个数据是杯水车薪。像投资机构之间的存量化在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靠场外市场,包括新三板以及股票中心总共加在一起41个,但是这里面的退出功能还是不行的。中国新三板发展很好,但是退出还是很难很难的,未来中国退出还行的就是上海股权交易中心。万般无奈,中国投资机构退出就是主板、创业板,上交所和深交所,就会形成严重的瓶颈,风险投资希望上市越多越好,二级市场投资者他们就骂你了。这些问题怎么平衡?这是一个大问题。

  终于盼到投资企业上市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什么时候能够退出呢?为什么你选择不了合适的时机呢?因为中国的股市虽然市盈率不低,流动性好,但是没有内在的规律。特别是我们中国的股市跟整个经济的发展有关联性。这样的一个市场必然会形成一个完全没有规律的完全投机的市场。完全投机的话,你就没有办法选择你的退出。中国的股票市场跟经济发展完全不接轨,所以这些都是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探讨。

  我们非常感谢今天发表真知灼见的专家学者,也感谢我们各位听众的积极参与。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速记稿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