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而对于OPPO公司的诉前禁令,是对厘清手机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入口竞争规则,推动行业有序竞争的一次司法保护探索。

   继“流量劫持”后,手机软件劫流也来了。

  日前,因OPPO手机拦截腾讯旗下腾讯手机管家软件,遭到腾讯起诉,并向武汉当地法院提请了“诉前禁令”。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则责令OPPO立刻停止侵权,还裁定武汉一家旗舰店暂停售卖OPPO手机。

  事实上,手机行业这种涉嫌侵权的行为并不少见。

  今年年初,OPPO的兄弟公司vivo就曾因“拦截”第三方应用软件,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诉前禁令。

  第三方软件遭劫流被起诉

  据悉,OPPO软件劫流共涉及三家公司。分别是:1、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其为OPPO手机操作系统的运营者及手机的生产者,该手机上预置了“软件商店”,并且无法删除。2、东莞市讯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为OPPO“软件商店”的运营者及OPPO账号系统的运营者。3、武汉市江岸区恒华通讯器材经营部,其为OPPO武汉旗舰店经销商。

  而OPPO的侵权行为主要为劫流。即无论是在何种情况下,均有劫流行为的发生。根据起诉书内容显示,当使用OPPO手机通过腾讯官网下载和安装“腾讯手机管家”软件的过程中,OPPO设置跳转页面至OPPO手机自带的“软件商店”,让用户重新下载、安装软件。

  另一种则是当用户通过“腾讯手机管家”下载、安装软件的过程中,OPPO设置验证弹窗页面,设置跳转页面至OPPO自带的“软件商店”,让用户重新下载、安装软件。

  因此,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责令OPPO手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且不得以类似的方式实施相同的行为。

  可以说,禁售令是腾讯手机管家无法在短期内有效制止OPPO截流导流的一种无奈之举,毕竟在无法立刻让OPPO去修改操作系统相比,禁售是一种更加直接的停止侵权的方法。

  而对于OPPO公司的诉前禁令,是对厘清手机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入口竞争规则,推动行业有序竞争的一次司法保护探索。

  同时,OPPO弹窗导流的行为,是软件和硬件厂商行业交叉发展产生的一种新型的不正当竞争,也是未来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手机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手机入口之争。

  而一些手机厂商拦截第三方软件正常运行被起诉的案件也并非个例。

  今年年初,vivo也发生过类似事件,其曾在用户下载安装“应用宝”软件的过程中,进行反复弹窗提示、设置倒数读秒默认取消安装以及设置跳转至“vivo应用商店”链接按钮的行为。后经法院审理认为,vivo公司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责令vivo公司停止前述行为。

  去年3月,奇虎360也曾因用户通过小米MIUI操作系统下载360手机助手被弹窗阻止,将小米公司诉至法院。

  或有1亿人正遭受软件劫流

  当前,除了芯片和专利,就连手机软件劫流也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

  而手机软件劫流的现象多发于Android系统手机,这得益于Android系统的开放,但是开放就会带给一些厂家钻空的机会。

  通过不同的方式下载第三方软件时,会有不同的用户体验。一些手机对第三方软件进行“拦截”的确存在。

  通常,用户通过第三方软件官网下载安装软件时,会收到多次“弹窗”阻碍,并以类似“手机损坏和数据丢失风险”的“安全提示”提醒手机用户要去其自家应用软件市场进行软件的下载和安装。

  实际看似是安全的提示,但这其实是一种“伪安全”做法。“一方面有利于自身APP的引流,而另一方面更是涉嫌左右用户对软件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此种做法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潜规则。”有业内观察人士表示。

  中国政法大学李俊慧曾撰文指出,如果第三方软件果真存在问题,类似的“安全提示”则显得必要,而如果软件安全,还多次被“提醒”,“安全提示”则有被滥用的风险。

  一般手机对于第三方软件提示仅仅是“未知来源”风险告知,而 OPPO 手机页面使用的则是“手机损坏和数据丢失风险”,如病毒广告风险等恐吓性描述语言,用户自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对此第三方软件产生安全性怀疑。一旦产生怀疑,他们必然会改变下载途径来规避“安全”问题。

  手机厂商滥用“安全提示”,来谋取不正当的竞争优势,限制第三方市场的流量,误导用户降低第三方市场应用的安全性,确实属于不正当竞争。

  依据《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其已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另外,手机厂商还干预和误导用户选择,是对消费者的不尊重。

  据调查,当前,获取一个APP用户的下载成本大约为1元,而激活的成本则高达1.5到10元。

  随着手机厂商的出货量不断增大,应用市场的利益分割也在不断加大。几乎所有的厂商都不愿放弃这块“肥肉”。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OPPO手机之所以对用户下载采取导流行为,其实是在近两年智能手机竞争白热化之后,OPPO希望从APP端获得更大的发展。而OPPO公司近两年也确实在一边发力手机研发,一边发力APP市场利润。

  6月7日,欧珀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任何手机第三方软件来源,都需要官方检测,但并没有法院所说的不正当竞争。对于案件最终决定还需要法院判决。

  根据Newzoo2016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在应用市场占比已达9%, OPPO占比为7%。更有数据统计,国产智能手机预装APP收益可达毛利的20%-30%。

  在日前的OPPO手机发布会上,OPPO产品经理王伟称,“到2017年年初,有超过1亿人使用OPPO手机”。

  同时,公开资料显示,OPPO一季度收入54.1亿美元,但是OPPO营业利润却有17.3亿元,而对于这样的利润,吴强称手机行业竞争充分,生存压力都很大。很多企业在困难时削减费用,而OPPO在10年前困难时则是加大投入。

  如果按照王伟所称,截止今年初有1亿人在使用OPPO手机,那么这表示,当前有1亿人正在遭受OPPO的非法软件劫流。

  软件劫流数据忧

  之前,蓝鲸TMT曾曝光有用户遭到运营商流量劫持而使该用户无法正常访问网站和软件,甚至花去高额流量费。

  其实,手机内的软件劫持与网站流量劫持类似。均是出于自身保护或某种利益而驱使一些商家冒险。

  流量劫持通俗讲,就是用户原本想访问A网站,但有人偷偷做了手脚,让其实际上打开的是B网站。

  例如这次OPPO案件,就是一个典型的流量劫持案例。你想通过腾讯应用宝去下载软件,但该访问流量被OPPO劫持,而最终转到自家应用商店。

  流量劫持通常有两类:域名劫持和数据劫持。前者用户在正常联网状态下,目标域名会被恶意地错误解析到其他IP地址,造成用户无法正常使用服务。而后者,对于返回的内容,会强行转入其它内容,或插入弹窗广告等,干扰用户正常使用。

  所以,综上所述,OPPO的做法属于第二类情况——被数据劫持。而这种劫持已经成为不少人快速牟利的一种手段。

  随着我国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尤其是与手机息息相关的各类应用软件,它们成为了各大手机厂商口中的“肥肉”。

  其实,无论何种劫持均会带来一定隐患,因为它无法监控,客户隐私无法带来安全保障。而最严重的情况可能还会导致资金账户密码被盗,造成财产损失。

  对此,360互联网安全中心专家安扬认为,流量劫持对网民来说具有强制性,不能自己选择,只能被动接受,因此这种形式会被很多互联网公司采用,有日益泛滥之势,而且这个趋势正在向手机应用软件发展。

  另外,还有分析人士直言称,对手机软件截留的做法,最受伤的是第三方应用分发平台,更是对整个产业发展带来巨额的损失,虽然是有利于手机厂商,但无益于用户。

  软件流量入口或引“第三次手机行业大战”

  2016年1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明确了“移动应用分发平台服务”的管理责任。

  该规定中明确指出,“提供移动智能终端预置软件的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自觉维护行业公平竞争,依法维护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不得实施破坏市场竞争秩序、侵犯用户合法权益的行为。”据悉,该规定将于今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

  当前,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软硬件迭代速度加快,而未来,对于软件流量入口的争夺将会愈演愈烈,甚至可能爆发继专利和芯片后的“第三次手机行业大战”。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