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美团点评内部员工透露,近日,美团点评于广州、深圳等地开始试行一套庞大的裁员方案,全国1.5万名自营配送员全数辞退,岗位空缺交由代理商招募的运力填补。

   去年曾因裁员2万人震惊世人的美团点评,今日再掀波澜。

  据美团点评内部员工透露,近日,美团点评于广州、深圳等地开始试行一套庞大的裁员方案,该方案旨在将美团外卖全国1.5万名自营配送员全数辞退,岗位空缺交由代理商招募的运力填补。

  作为对裁员的回应,广深多地的美团外卖配送员发起罢工,配送站已经陷入停转。

  美团发出霸王条款,签或不签,员工都受害

  截至目前,社交媒体上已有不少相关信息在流传。

美团裁员风暴再起,3个月内将1.5万自营配送员扫地出门

  据悉,由于美团自营配送员合同中规定,合同签订后有3个月冻结期,冻结期内任何一方不得对合同内容作任何更改。因此,配送员正在被强制要求签署一份“合同冻结期满后自动且无偿转为代理配送员”的协议,如拒绝签署,则将被美团外卖在冻结期满后无偿辞退。

  这意味着,最晚在3个月后,亦即8月份前,美团外卖麾下共计1.5万名自营配送员将全数被公司除名。

  然而,即便签署了协议,也与自动离职无异。

  据一位广州的美团配送员介绍,签署协议后有两种可能,一是冻结期满后,有代理商接盘这些自营配送员,但比起自营,代理商一般没有五险一金,薪资也较低,福利和收入情况肯定大不如前,所以基本上做过自营的都不会转代理。

  第二种情况则存在更大可能,那就是根本没有代理商接盘。

  据悉,美团专送一直是靠补贴维持经营,由于资金紧张,目前美团外卖在广州、深圳等地正收缩补贴力度。代理商若接手这些地区的业务,在微弱的补贴下,利润微乎其微。而自营配送员的薪资本就高于市场价,如代理商再承担他们的薪资,则基本无利可图,因此代理商一般都会另起炉灶,从市场上招聘新人。

  总的来说,美团自营配送员面对的协议实质为霸王条款,不签等于失业,签署后除非接受大幅度减薪,否则也将面临失业。无论是何种情况,美团外卖也将不再对配送员面临的后果负责。

  接受采访的美团配送员表示,他所在的站点目前尚无一人签署协议,并正酝酿在周末订单高峰期罢工抗议,要求与总部代表协商,如协商不成,或将向政府机构提出仲裁申请。但从社交媒体舆情看,广深部分站点早已因抗议裁员陷入停转状态。

美团裁员风暴再起,3个月内将1.5万自营配送员扫地出门

  布局失误,自营配送一年烧掉7.7亿

  去年的2万人裁员尚未完成,新的1.5万人裁员计划即启动,究其原因,是数量庞大的自营配送员已经成为美团点评资金链上的沉重包袱。

  相比起代理、众包,自营配送是美团外卖在配送业务中唯一需要支付人力成本的业务线。按自营配送员平均月薪8000元计算,美团外卖平均每月要为1.5万名员工支付高达1.8亿的工资及五险一金。

  通过接近美团的投资人士,我们拿到一份有关美团财务状况的审计资料。资料显示, 去年12月美团外卖的配送成本高达9.3亿元,这表明,自营人力成本占到了整个成本的20%。

  再看自营配送的收支状况,去年12月,自营的收入为1.16亿,不算站点房租、车辆损耗、水电等支出,单是扣除1.8亿人力成本,自营配送单月亏损就达到了6400万元,全年合计7.68亿元。

  巨大的烧钱黑洞,是美团必须为早期布局失误付出的代价。

  相比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自营配送员数量最多,原因是美团外卖是三者中最晚开始自建物流的。为了迅速搭建起自有的配送网络,美团外卖采取了高度可控的自营物流模式,半年内在北上杭广深五地招募了过万自营配送员。但畸高的自营配送占比,也给今日的巨亏埋下了祸根。

  有消息指,美团点评在新一轮融资中正面临困难,外卖业务惊人的亏损已经引起老股东高度关注,并让不少有意向的投资者却步。选择在这个节点启动自营配送裁员计划,相信也有安抚投资者的考虑。

  曾经四处出击的美团,正在放弃成为第一

  不过,即使最后获得融资活下来,从决心裁员这点看来,美团很可能已经失去争夺霸主地位的欲望。

  从20世纪末到2012年,雅虎一直与谷歌、苹果、Facebook并列为硅谷乃至世界的互联网巨头。直到CEO梅耶尔上任,开启千人裁员狂潮,后劲乏力的雅虎逐渐落后于对手的步伐,终于在2016年被收购;

  2014-2016上半年,是乐视全盛时期,乐视控股业务遍布电子终端、金融、文化体育、汽车等,号称“乐视生态”。但2016年中从乐视体育爆发的裁员危机,最终蔓延至整个乐视,标志着大崩盘的开始。

  观察中外两家公司的发展走向,即使裁员不是公司堕入谷底的原因,但它毫无疑问断绝了公司复兴的后路。因为人力资源虽无法体现于账面上,其对维系公司发展后劲却至关重要。

  故而,一旦选择大规模裁员,就意味着公司选择为了短期利益,放弃长远的发展,放弃领先市场的野心,甘于沦为一家为财务数据而活的公司。美团点评从去年延续至今,人数合共达3.5万人的裁员,同样也极有可能在释放这家公司从猛攻一线到退守二线的重大信号。

  从2010年成立至今,美团在本地生活行业四处出击,团购、酒旅、电影、外卖、打车,几乎做遍了所有热门O2O领域,战线铺得极为漫长。但与乐视相似,美团也在面临战力分散,多而不精的尴尬。

  在酒旅、电影、外卖三大领域,本来已不乏老牌劲旅,而美团点评不得不用分散的资源与这些对手搏击,后果就是在每个领域,美团都只能争得第二第三,乃至更后的排名;今年,美团进入早已被滴滴垄断的打车领域则更让人费解,事实是,在较早时候美团在南京的打车业务已被阻击,美团打车首次出师即宣告失利;至于唯一领先的团购业务,却遗憾遇上了团购时代的末日,未能控制支付环节的美团,虽然每日有上亿的到店业务流水,却是在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打工。

  公开数据显示,为支持全面出击,美团点评至今已合共投入57.64亿美元,在无法取得决定胜利的情况下,战略收缩或许是理智的选择。

  业内人士分析,美团点评战略收缩有两条路:

  一是完全停止对特定业务的投入,将资源集中在单一业务;二是各业务均减少一定比例的投入,继续均衡发展,保持各领域第二、第三的位置。

  目前,美团点评每个业务都已有一定体量,完全放弃并不现实,因此更现实的做法是后者。事实证明,像神州专车、百姓网这些互联网行业的第二名虽默默无闻,但也能活得不错。

  要执行战略撤退,比起被股东压制的雅虎和乐视,美团点评有不少优势。一来美团点评创始团队此时仍然手握主动权,二来美团尚未发生重大的资金链危机。王兴剩下的问题,也许只有说服投资人和员工,接受一个不以第一为目标的美团点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