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这个案件是腾讯、阿里巴巴公司接网民举报后向“扫黄打非”部门提供的线索。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今天上午,“中国扫黄打非网”发布消息: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 “老虎直播”已经被查封,并且抓获了影响恶劣的“黄鳝门”事件女主角“琪琪”。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今年3月,网络上热传某直播平台女主播为博取眼球,用黄鳝进行了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此事件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引起众多网友热议。

  “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这个案件是腾讯、阿里巴巴公司接网民举报后向“扫黄打非”部门提供的线索。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底,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将达3.12亿人,实现稳步增长。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尽管在线直播行业政策持续收紧,影响在线直播的娱乐业务的增长趋势,但在线直播行业向教育培训、咨询服务等多个领域的拓展,将有助在线直播用户数量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增长,市场规模在2018年或将达到4.56亿人。2016年被誉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直播成为资本疯狂涌入的“风口”,一时间上千家直播App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被誉为“史上最严直播监管令”,随后,竞争激烈的行业进入洗牌阶段,一大批中小平台因为涉黄、违反规定、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倒闭。


直播APP阵亡名单

  判断“阵亡”的依据如下:1. 媒体公开报道; 2. 在AppStore中已无法搜索到或显示的更新日期停留在去年。这些App的“阵亡”原因我们将在后文详细分析。另外,部分改名字的App算在“存活”之列,如网易CC改名CC直播,洋葱TV改名洋葱圈。(此方法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准确,如有统计失误请留言指出。)

  当然,在这张图上呈现出来的直播App“阵亡者”只是一小部分。在去年直播App最火热的5、6月份,有业内人士称每小时就有三家直播平台上线,一年中诞生的直播平台超400家。

  表面繁荣的背后,一大堆问题开始困扰这些直播平台:监管加紧、同质化、流量增长放慢、刷单、烧钱……“直播热”的泡沫逐渐破裂,留下的是遍地“尸体”。据《2017中国直播行业生态报告》,还剩下的直播平台数量或已低于100家。

  监管力度加大,涉黄直播平台禁而不绝

  大量直播平台被下架,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涉黄。

  在直播兴起之初,相关的规范还不够严格,许多大平台都出现了涉黄问题,比如2016年初,斗鱼TV的“直播造人”事件。王思聪投资的17直播在上线三个多月就登上AppStore免费榜第一位,但很快遭到下架,下架原因与App大量的大尺度内容不无关系。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对于没有资本巨头依靠的中小型直播平台,只能靠吸引流量来赚钱,涉黄是最为直接吸引流量的方式。今年2月,南方都市报以连续四天、近十个版揭露了地下色情直播江湖,各地积极展开行动,关闭了一批涉黄直播平台及相关微信、QQ账号。

  今年4月初,央视点名报道了多家直播平台涉黄的乱象,包括花椒直播、火山直播等。苹果公司也被约谈,要求对直播App加强审核。不久,App Store下架了 60 多家直播平台,责令限期整改。这次大规模曝光如一颗响雷,为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4月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红杏直播”、“蜜桃秀”、“一起秀直播”等18款直播应用软件被依法关停,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并禁止其重新注册账号。

  在严厉的监管和打压下,一连串涉黄直播平台被清理,但另一方面,当媒记君搜索直播App存活状况时,发现仍有一些明显带有低俗、色情元素的直播App存在,媒体报道中也提到很多被关停的App换了“马甲”又重新上线。利益引诱着中小平台和主播们铤而走险,监管部门仍然任重道远。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花式下架、跑路,直播大势已去?

  直播入行门槛低和利益驱使导致乱象频生,同质化竞争严峻。直播内容大多以娱乐为主,包括卖萌、讲故事、打游戏、吃饭、唱歌和花式要钱等。

  这样的乱象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2016年下半年,相关部门连续出台多项规定,包括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和要求直播平台持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严格的证书要求和直播内容规范令不少直播平台闻风丧胆。

  资本让直播火了,致使大多数的角逐者都在拼命烧钱,赔本赚吆喝。但随着监管措施趋于严格,进入寒冬的资本市场也对直播进行了冷处理,一度近半年没有产生新的融资动作。2017年也仅有3例直播平台的融资案例。

  一般而言,传统的秀场模式如果运营得当,拥有一定数量主播和用户沉淀便可以自给自足。但显然,一些平台已经无力回转局面。直播平台盈利的遥遥无期和资本的退去为大多数资金实力较弱的平台雪上加霜。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以光圈直播为例,它成立于2015年,上线两个月内,用户数量就突破了40万,优质主播人数超过5000人,日收入突破15万元。但伴随着同质化竞争的日益严峻,光圈直播的巅峰之后便是断崖。

“黄鳝门”女主角琪琪被抓 用黄鳝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面对直播人数和在线用户的同时锐减,光圈直播想到的解决方式并不是增加运营和品牌露出,而是开“刷假量”的渠道。从真人与机器人1:4的比例一路刷到1:20,为的只是维持表面上的繁荣。资金的短缺让这个曾估值5亿的超火直播平台,留下了300万欠薪和失联的CEO。

  乱象之下,直播平台如何谋求出路?

  资金匮乏,流量危机,涉黄违规,这些都是存活下来的直播平台需要解决的痛点。一些平台已经开始谋求转型之路,试图从直播平台的“严冬”中突围。

  1.向规范化方向发展

  违规涉黄背后折射出的是直播平台的监管问题,上线不足一年,腾讯旗下的直播平台NOW直播专门建立了人工审核团队,以杜绝低俗内容的产生。除内容监管外,NOW直播还开始尝试结束直播平台对主播进行“放养”的模式,引导主播走才艺化的路线,试图探索出一条规范且高质量的直播发展之路。

  2.打通外部平台做引流

  如今,泛娱乐,泛生活化直播平台,如果没有背靠BAT、360等金主,又没有游戏直播这样的垂直平台所拥有的高粘度用户,流量之困越来越凸显。映客的CEO奉佑生曾坦言:“直播行业的红利期已经过了。”

  为了解决流量获取危机,映客在今年3月推出了SDK,向其他应用提供接入直播功能的服务,用户可以在映客上观看其他App的内容,而其他App的用户也可以直接观看映客上的直播内容。映客希望通过让手握用户和流量的中小平台接入,为自己带来流量。“开放平台”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流量问题尚未可知,不过也算为直播平台的转型提供了一种思路。

  百度视频嵌入映客SDK

  3.走娱乐IP之路

  目前,直播平台秀场上大量的同质化内容正透支着用户的预期,也让用户的消费热情衰退,为此,各个平台把目光放在了娱乐明星IP上。

  明星资源的争夺非常激烈,映客与《我是歌手》合作,花椒与超级女声合作,ME则签下了鹿晗首场个人演唱会。今年3月,NOW直播在《速度与激情8》的首映礼上,对影片两位主创人员杰森·斯坦森和查理兹·塞隆进行了专访互动,此前,他们还直播了纽约时装周的新品发布会。

  一直播负责人、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雷涛认为,直播平台最大的问题是内容同质化,各平台上活跃的主播从类型上来讲是非常相似的。而明星、大V、专家的存在,为一直播赋予了非常强的内容特色,也为平台带来了秀场收入之外的广告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