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周二,微软发布了一款精美而轻盈的笔记本电脑,该产品看上去跟苹果的产品非常相似。

   彭博社近日撰文讲述了微软是如何抓住苹果笔记本创新乏力带来的机会的。文章称,尽管历经了不少挫折,走了不少的弯路,但该软件巨头如今有机会抢夺苹果的用户,奠定硬件巨擘的地位。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需要激进的变化

  大约3年前,微软硬件主管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开始在与董事会成员、高管和他自己的团队成员的会议中展示一张幻灯片。该幻灯片描绘了一个坐满大学生的教室——全都在使用苹果的产品。迈尔森所传达的信息简单明了:公司需要做出激进的变化,否则将面临在下一代顾客的争夺中不敌其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的风险。

  本周二,微软发布了一款精美而轻盈的笔记本电脑,该产品看上去跟苹果的产品非常相似。它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开机,搭载一个新的Windows系统版本。它是最新的一款Surface品牌产品,该系列目前已经有颇受欢迎的平板电脑产品线和一体化台式机。迈尔森押注该新款笔记本将会在说服Mac忠实用户尝试微软的产品上大有帮助。微软所瞄准的大学生,是那些它认为非常渴望得到1000美元的优质笔记本的人群,他们希望所购买的设备能够用上四年时间,毕业之前都不会过时。

  该款笔记本将于下个月进入市场,现在预测它将有怎样的销路还为时过早。但它的存在至少说明微软雄心勃勃的硬件项目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在进行重组之前,微软的硬件部门造成了极大的消极影响——作了几乎100亿美元的资产减记,裁员数万人,激怒合作伙伴,令投资者感到失望,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长达40年的兄弟情谊也走到了尽头(鲍尔默称这部分因为他力促发展硬件业务。)

  在迈尔森和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在硬件发展上变得很有纪律性,变得主要专注于竞争没那么激烈的市场领域或者创造新的品类,其中包括可让穿戴者给周围环境投射3D全息图及与之互动的HoloLens “混合现实”眼罩。其余的一切事情微软都交给了戴尔、联想、惠普等合作伙伴。Surface品牌在上一财年给微软带来了超过40亿美元的销售额;上个月,微软更是首次在J.D. Power美国平板电脑满意度调查中位居榜首。“我们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成长了很多。”微软硬件营销主管尤瑟夫·迈赫迪(Yusuf Mehdi)说道,“这是我们日以继夜的努力的结果。”

  微软还没有掌握硬件发展之道。该公司上周公布的财报显示其季度销售额不及预期,原因是Surface营收同比下降26%。它本来就预期该系列产品会出现下滑,因为Surface Pro机型开始老化,但那个幻灯片所显示的比微软高管们预期的要更加激进。它能够起到提醒作用:一家涉足计算机硬件市场不久的公司仍需要学习该以怎样的频率更新升级产品线,该以多大的幅度削价清理旧库存。该公司的高层面对挫折表现得泰然自若,称他们仍将致力于Surface品牌和其它设备的发展。

  微软变身成为硬件公司,正值苹果产品缺乏创新。Mac在苹果的地位一直都不如iPhone。距离苹果上一次对与微软笔记本最为相似的Macbook Air进行重新设计已经过去快7年了。与前代产品相隔500多天才推出的最新款Macbook Pro也被专业人士诟病性能不足,太难使用。苹果当初曾在开发者大会上用“雷德蒙德,启动你的复印机吧”口号嘲讽微软,如今它也承认自己疏远了Mac的忠实用户,承诺要做得更好。这产生的影响是:微软有机会抢夺苹果的用户,奠定自身作为硬件巨擘的地位。

  硬件业务的改造

  纳德拉2014年2月出任微软CEO的时候,该公司还不清楚是否该涉足硬件业务。14个月前,Surface RT平板电脑一败涂地。后续的产品也好不到哪里去。与此同时,微软不能再依靠其Windows在PC领域的垄断地位,因为消费者纷纷弃PC而去,转而拥抱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纳德拉需要找到办法来维持公司的行业地位。

  当时,该公司的硬件团队正准备在春季推出两款新的平板电脑产品:Surface Mini和Surface Pro改良版本(包含键盘和可拆卸屏幕)。纳德拉告诉他们,下一款设备不成功便成仁。负责Surface产品的副总裁帕诺斯·帕奈(Panos Panay)表示,“他的观点就是‘这款产品必须要做得很好,’它意味着我们要么进入硬件领域,要么退出。”

  该团队砍掉了Surface Mini,因为它跟市面上已有的产品并没很大的不同。相反,他们专注于另一款平板电脑的开发,该产品最终成了相当热销的Surface Pro 3。纳德拉还要求该团队加快一个绝密项目的开发,该项目最终诞生了HoloLens,一个全新的品类。

  该新任CEO还作出了一些重大的运营变动。首先,纳德拉承认微软2014年对诺基亚手机部门的收购是个败笔;他裁减了超过1.5万名员工,对该收购进行了资产减记,同时也基本淡出手机市场。接着,他将该硬件部门剩下的资产及其士气低落的员工交给已肩负振兴Windows重任的迈尔森。如今,微软的软件和硬件工程以及设计师协力打造无缝顺畅的用户体验,秉承这一苹果数十年前便奉行的理念。

  当初被调遣到停车库拥挤的房间工作的工业设计师在微软的园区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在一个占地10万平方英尺的实验室中,他们使用一流的3D打印机和计算机控制机器来快速打造和完善原型产品。办公楼其中一个区域像是生物学教室,里面有头骨、骨骼和带36个摄像头的扫描装置。在里面,该团队可以在不同大小的头部、腕部和体型上测试设备的人体工程学。微软在一间“无声的”房间中对音频进行了完善,该房间能够非常有效地吸收声音,因而被吉尼斯评为世界上最安静的地方。新款Surface笔记本需要广泛的测试,因为它取消了喇叭孔,转而通过键盘来传输声音。

  打造别出心裁的产品

  一开始,有同事建议迈尔森去看作家兼励志演讲家西蒙·斯涅克(Simon Sinek)2009年发表的一个TED演讲。演讲的主题是什么让领导者变得卓越。斯涅克指出,好的公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如何去做,而伟大的公司知道为什么去做。在网上观看那个演讲视频的时候,迈尔森问自己微软为什么要打造Windows。对于一个领导一个过去二十多年一直是公司主要的利润和营收引擎的部门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随着销售额和市场份额的下降,迈尔森决定去琢磨如何让Windows设备变得独一无二。

  他的团队的学习方式是:观察用户如何使用产品,发现他们的需求,尝试用绘画程序和与Surface兼容的数码笔(后被苹果效仿的一项创新)来迎合他们的需求。苹果很久之前便与创意社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如今微软也在尝试通过Surface Studio与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们建立关系。“Windows上出现了很多的人文创意。”迈尔森表示。这种专注在设计上给该团队带来了帮助。“从工艺角度来看,这很美妙。”他说,“它催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带来了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方面的灵感。”

  不久之前,这么一家公司的硬件产品还主要由像键盘和鼠标这样的外设构成,如今却能够打造出精美的拉丝金属设备,它们或许算不上革命性的,但至少独出心裁,对消费者很友好。

  Surface Book所配备的支轴铰链设计得像是手表带,让笔记本电脑能够从任意角度打开;该产品还配备可拆开来用作平板电脑的屏幕。去年秋季上市的独立无线旋钮Surface Dial可让用户做一系列的事情,从提高音量,到改变颜色,再到缩放设计蓝图,其售价为100美元。Surface Studio是一款高端的一体化电脑,所配有的巨型屏幕能够折到数字制图桌当中。微软还打造了售价3000美元的混合现实眼罩,成为了目前在增强现实领域走得最远的大公司,尽管该产品目前太过昂贵,还无法在大众市场广为流行。微软在平板电脑与笔记本两用型设备等新品类的努力也给联想等合作伙伴带来了机会,帮助提升了Windows的市场份额。

  “手机已成昨日黄花”

  微软的硬件产品线有一个明显的漏洞:手机。然而,尽管今年智能手机销量据估计将达到15亿以上,该公司称目前它满足于在该市场充当旁观者,除非有真正与众不同的产品要提供。“我们不打算推出又一款别人都已经做出来的设备。”微软营销主管迈赫迪表示。HoloLens发明者、微软内部的未来主义者阿莱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指出,不管怎么样,智能手机都已经成了昨日黄花。“手机已死。”他说,“人们只是还没有意识到。”基普曼深信某种像HoloLens这样的混合现实设备将会取代手机——苹果内部也这么认为。

  微软也遭受了不少的挫折。由于两个版本都没有做好,又或者说在定价和性能上没能做好,它叫停了运动腕带的开发,尽管它在硬件实验室在手腕测量调适上花了不少的心思。第一代Surface Book高端笔记本关闭的时候屏幕和键盘之间留有过多的空间,因而被诟病容易吸入灰尘。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称,去年,苹果夺回了一些市场份额,微软选择不在圣诞节之前升级更新Surface Pro系列,因而Surface平板电脑销量出现下滑,季度营收也低于预期。与此同时,迈尔森表示,纳德拉在大力推动该业务给公司带来更多的收入和利润。

  微软的硬件团队对于未来谨慎乐观。“新产品很受欢迎,”帕奈说,“但谦卑地说,要记住我还经历过硬件资产的大幅度减记,也经历过登台推出Surface RT。”(乐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