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除了易到周航倒戈之外,近几年也有不少网约车高管离职,下面请看盘。

   艾媒网讯 昨日傍晚,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倒戈”贾跃亭,发声明质疑乐视挪用易到用车13亿储备资金,从而导致易到出资金问题。随后晚间乐视回应指责周航“诽谤”,称其行为是“现代版的农夫和蛇”,暗指其忘恩负义。

  其后周航于18日凌晨在朋友圈再次回应:清者自清,不在乎被乐视泼脏水,请贾总先解决易到用户和司机问题。


周航朋友圈回应

  据资料显示:易到是国内最早将Uber模式复制到中国的网约车平台,由周航在2010年创立于北京。2015年10月,乐视汽车拿下易到7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

  但随着滴滴吞并Uber后网约车市场格局趋定、易到的大股东乐视在去年11月起深陷资金链危机,易到的发展前景及资金状况也备受质疑,一度曝出易到司机无法提现、拖欠供应商5000万元等负面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4月9日,有媒体报道周航已经离职易到,加盟了小米创始人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但周航未对这一说法做出回应。而易到和乐视的联合声明显示,周航已经退出了易到实际管理层的角色,但截至本月仍在易到领取工资。

  除了易到周航之外,近几年也有不少网约车高管离职,下面我们来盘点一下。

  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半路出局

  快的曾经是滴滴的对手之一,但在2015年2月,快的被滴滴并购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快步被滴滴“打败了”。


  失去控制权的原快的联合创始人陈伟星,虽然颇为遗憾,但随即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投放在创建于2014年8月的“快货运”上,这是类似网约车的货运APP。主要也是利用移动互联技术,提升传统物流行业的服务标准,改善车货匹配的效率。

  原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再次“跨界”

  在中国网约车市场,不得不提到优步。但在中国市场,这也算是一个“失意者”,它最终的命运同样是被滴滴并购了。

  2016年9月30日,原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也是中国教父级企业家柳传志的侄女柳甄,向员工发送了一封内部邮件,确认正式从优步中国离职。柳甄是滴滴与优步合并后离职的首位高管。


  柳甄作为中国区战略负责人于2015 年4月正式加入到优步中国,2016年8月,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正式合并,10月24日柳甄正式加盟今日头条,成为张一鸣的“小伙伴”。

  滴滴原技术副总裁朱磊任易车网CTO

  2016年12月1日,易车网发出通告,宣布滴滴出行原技术副总裁、商业事业部总经理朱磊正式加盟,出任易车网首席技术官,这一突然消息在网约车界炸开了窝。


  朱磊作为技术副总裁和商业事业部总经理,对于滴滴来说,可以算得上是灵魂人物。他离职前所处的事业部一直是滴滴寄予厚望的神秘变现部门,在广告、试驾、汽车电商三个领域有着不错尝试,一度被投资人和滴滴内部寄予厚望。而他在滴滴所拥有的期权价值,据外界预估已经翻了两倍,其选择走人,个中原因令人费解。

  优步总裁杰夫·琼斯离职 公司麻烦不断

  2017年3月20日,优步总裁杰夫·琼斯突然宣布辞职,其上任刚刚半年。优步创始人卡拉尼克随后于内部电邮称:琼斯在过去六个月对公司发挥了重要影响,但“随着公司认为需要聘请一名首席营运官后,琼斯便作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他认为他在优步看不到自己的前途”。


  优步内部深陷混乱麻烦不断,先后曝出“性骚扰门”、CEO爆粗等负面消息使优步企业形象陷入危机。其中也导致一些高层管理层的离职:包括了与性骚扰丑闻有关的高级副总裁辛哈(Amit Singhal)、Uber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无人驾驶汽车团队黑客查理·米勒(Charlie Miller)等。

  随着网约车市场的缩水,估值锐减、盈利遥遥无期,平台的生存只能靠融资,后面像易到这种倒戈投资人的情况还会上演吗?而网约车高管离职潮这种现象会有所减少吗?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艾媒网表示:无论是滴滴、神州还是易到它们本身的融资比例都不低,所以这种“倒戈”投资人这种情况还是会有的,这也说明在移动出行的竞争,对企业来压力还是很大。

  他认为,像这种网约车高管离职潮,有一定可能是为了套现出局,毕竟网约车这个市场还是属于一个比较大规模的投资市场,整个行业都到了同步竞争、网络竞争这块,所以这个机会对大家来说还是很敏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