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份靓丽的财报对于欢瑞世纪的股价似乎并没有提升的积极效应——整个传媒上市板块在各种风口劲吹下,股价上涨乏力似乎也是难解之谜。

   顺利借壳星美联合上市的欢瑞世纪(000892),4月7日发布首份年报(2016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2016年实现营收7.39 亿元,同比增长了55.69%,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65 亿元,同比增长54.74 亿元。但这份靓丽的财报对于欢瑞世纪的股价似乎并没有提升的积极效应——整个传媒上市板块在各种风口劲吹下,股价上涨乏力似乎也是难解之谜。


  增收利润高速增长

  电视剧业务占营收过九成

  在整个影视剧市场爆发的大背景下,欢瑞世纪的财务数据相当抢眼,尤其是电视剧业务,成为拉动欢瑞世纪营收快速增长的发动机。

  年报显示,电视剧及衍生品业务是欢瑞世纪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年贡献了7.09 亿元,占公司全部营收的95.5%,毛利率60.9%。欢瑞影视共制作完成《麻雀》《青云志》和《大唐荣耀》等三部电视剧,并与湖南卫视、北京卫视、安徽卫视及腾讯视频签订了发行合同,完成了三部电视剧的首轮发行。其中,《大唐荣耀》于 2017年春节期间在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黄金档开播。

  年报同时也显示,处于拍摄阶段的电视剧有《天乩之白蛇传说》、《封神之天启》、《天下长安》、《秋蝉》,其中《天乩之白蛇传说》和《天下长安》已分别于2017年1月和2月开机。

  艺人业务拓展不利

  转型电影竞争压力大

  在欢瑞世纪发布2016年报后,读娱君关注到有媒体将欢瑞世纪和嘉行传媒做了对比,认为欢瑞世纪的艺人经纪业务在明星IP化的大背景下增长乏力。

  年报显示,2016年艺人经纪业务和电影及衍生品业务的收入共为0.3 亿元,占比仅为5%,但是这两块毛利率较快,分别为93.37%、85.9%,比电视剧及衍生品的毛利率高——和2015年相比,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这和明星片酬一片高涨的形势相违背,或可以解读为杨幂等知名艺人的解约带来的影响的持续吧。


  根据自媒体娱乐资本论披露,2016年,嘉行传媒的相比之下,嘉行传媒的艺人经纪创造收入1.53亿元,同比增长98%——虽然量级和欢瑞世纪还有差距,但作为一家新公司,嘉行传媒的艺人经纪业务的进步神速。


  需要关注的是,作为欢瑞世纪的当家艺人,李易峰仅仅持有72万股的限制股,按照4月11日收盘价11.67,李易峰持有欢瑞世纪的股票价格不超过900万人民币——这个量级,对于重量级艺人而言,绑定力度并不大。或许这也是欢瑞力捧秦俊杰任嘉伦杨紫等新人的潜台词吧。在欢瑞世纪已经开拍的电视剧主演名单中,并没有出现李易峰的名字。



  同时,在年报中也显示,除了拍摄中的四部电视剧之外,欢瑞世纪未来将投拍的作品中,包括五部电影——《诛仙》1和2、《楼兰》1、《天子传说》以及《蚀心者》等。从数量和投资量级,以及IP影响力来看,欢瑞世纪对电影行业的期许还是相当大的,但读娱君认为,大举进军电影市场或许会成为欢瑞世纪的“拐点”:

  —国内电影市场本身的增长乏力:在经历多年的高速增长之后,2016年电影票房并没有如预计突破600亿大关,全年完成终457.12 亿元的总票房;在刚刚结束的2017年Q1的国内票房累积142.5亿,较去年同期的144.9亿下降1.7%,观影人次首次出现负增长,累积4亿,同比下降3.6%。所以对于电影新丁,欢瑞世纪的前景并不被读娱君特别看好。

  —电影和电视剧市场的差异化:电影市场和电视剧市场最大的差别,在于商业模式的Tob和Toc化。电影的商业实现,是纯用户的,观众一张票一张票堆积的;而电视剧市场,走的是机构“采购”制,购剧的主力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回款也并不及时——以欢瑞世纪的《麻雀》,就是提前将收益卖给千乘传媒才让财报看起来不错的。

  绑定腾讯和北京卫视的机遇和风险

  以及作品不及预计的忧虑

  在欢瑞世纪的电视剧版图中,腾讯视频和北京卫视无疑是最重要的两个合作伙伴。

  腾讯侧——根据资料显示,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欢瑞世纪与上海腾讯每年合作拍摄8部电视剧或网络剧,每年投资拍摄总集数不低于256集。同时根据具体作品,设立三档每集采购价格,分别不低于250万元、350万元、750万元。预期未来2017-2019年会为公司贡献至少6.40/8.96/19.20亿元营业收入。

  以《大唐荣耀》1和2为例,以最低档250万每集算,60+32的篇幅为欢瑞世纪将至少带来2.3亿的收入,和腾讯的合同保证了欢瑞未来3年在剧方面的营收。

  北京卫视侧——2017年北京卫视还一举拿下《青云志2》《盗墓笔记2》《十年一品温如言》《大唐荣耀》四部欢瑞出品IP剧,正式开通全年周播剧市场,其中,《大唐荣耀》1和2、以及《青云志2》已经播完或正在播。

  与此同时,根据资料显示,欢瑞影视与北京电视台就2017年北京卫视频道的周播剧场运营进行合作,欢瑞影视将提供5部电视剧供北京卫视播出,北京电视台向欢瑞影视支付播映许可费,双方共同经营周播剧场的广告招商。对此,有媒体采访相关人士的说法是,电视台出于竞争的需求以及对于成本的控制需要,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这是生存的必须。”“《青云志2》《盗墓笔记2》主要靠视频网站高价购买就能盈利,在卫视端设立专属剧场,品牌效应和招商效应更为重要”。

  风险来自于,绑定北京卫视和腾讯带来的不确定性。截止日前,欢瑞2017年出品剧还没有进入湖南卫视的排播名单,而其他购剧大户,优酷土豆、爱奇艺、乐视等也和欢瑞没有特别的合作出现。相对比电视剧出品大户,华策、慈文等,以及新锐的新丽、柠萌等,欢瑞的独家合作既决绝又刚烈,这一方面保证了合作方的利益,但同时对于体量并特别大的欢瑞而言,也是一种束缚——俗话说,好货还需抬轿子!而从收视率来看,《大唐荣耀2》和《青云志2》的收视率表现都很一般,甚至在前10之外。



  读娱君关注到,在各家投资机构对于欢瑞世纪年报的解读中,很多都提到了风险来自于“行业竞争激烈,影视作品不及预期”。以欢瑞世纪最近被腾讯和北京卫视包销的《青云志2》和《大唐荣耀2》为例,一个在豆瓣上是评论人数不足,一个是比第一季的评分还差,以及评论人数明显少于第一季,热度难以持续。



  所以,在电视剧领域,欢瑞世纪还是面临相当大的挑战,扭转该局面一是对剧的品质有更强的把控,可以参考“正午阳光”等以制作人为主的电视剧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从艺人经纪来看,欢瑞世纪应该还在转型期,还需要观望,至于进军电影的野心,更是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聚焦流量为主的IP剧或许才是欢瑞最擅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