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拼脑是商业互联网化的专家约见系统,为传统企业转型及跨界互联网提供约见行业顶级专家、定制精准培训课程和专家组落地顾问服务。

   知识付费是当下的热点,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有许多爆红一时但是后劲乏力的产品,比如说在行。在行作为一个C2C模式的知识问答软件,曾是知识变现的一个典型产品。但是在行C2C模式弊端也很明显:在行过于专注于专家领域,市场比想象中小。而且“分享者”一般属于某一领域的“专家”,本身就是“精英人群”,而“求知者”一般属于普通从业者。前后两者的收入对比就很明显,现在要求一个普通从业者向该行业精英人士付费“购买”知识,其实对于大部分普通从业者而言,很难。

  拼脑创始人林喜德

  和在行不同的是,拼脑做的是2B的知识付费。拼脑是商业互联网化的专家约见系统,为传统企业转型及跨界互联网提供约见行业顶级专家、定制精准培训课程和专家组落地顾问服务。“通俗来讲,拼脑做的就是全球专家的智库。”拼脑创始人林喜德介绍说。

  信任,是2B知识付费的基础

  林喜德曾任国内IT行业某上市公司的高级顾问,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在当下国内众多中小企业正在面临转型难的问题。因此,林喜德先生希望利用“拼脑”这种形式,把全球新商业领域、互联网领域里面的专家连接起来,以智库的方式,为国内众多亟需转型的中小企业提供咨询、培训和顾问的业务,帮助他们完成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信任。作为一个常年混迹在咨询行业的“老炮儿”来说,林喜德明白现在的企业不是不想找老师进行企业培训,而是被骗怕了。因为现在很多人善于包装、营销自己,名气很大却不一定有很强的能力。这些人动动嘴,企业却可能要伤筋动骨。因此,林喜德先生希望用“拼脑”这个品牌为那些有能力的人做信任背书。

  拼脑信任背书的能力来自于广阔的专家资源和以往国际专家的运作经验。作为广东省网商协会的孵化项目,拼脑在成立之初就可以接触到网商协会在全球的1800多家会员单位,覆盖了互联网、电商、人工智能等众多领域,从而形成了一个拥有众多专家资源的专家库,涉及各个行业,这也是拼脑获取国内专家资源的主要途径。

  但是国际上的专家资源很难用“库”来圈定,一方面那些知名专家的商业化路径非常清晰,难以有操作的余地和空间;另一方面,也很难找出知名度不高但能力极强的少林“扫地僧”。因此,拼脑在运作国家专家的时候摒弃了“库”的做法:不看企业的具体需求,而是看整个中国发展趋势的需求。“我们去年什么做凯文凯利?因为在99年的时候,凯文凯利在写失控的时候,有很多人看不懂。到2000年乔布斯推荐过到张小龙推荐过,15年罗振宇推荐过。特别是新书《必然》出的时候很火。中国也一直在提AR、VR、人工智能,就把kk找了过来。”林喜德说道,“同样拼脑根据中国整个行业的现状来邀请唐·塔普斯科特来IEBE进行分享区块链的心得,区块链将成为未来几十年最具影响力的黑科技。”从国内专家资源库到国际专家的邀请,林喜德把这称之为“大数据+用户洞察。”

  专家带来的不止知识的共享

  而这些专家能够从拼脑这个平台获得什么呢?先从拼脑的业务说起,目前拼脑涉及从课程到咨询,再到组成私董会帮助企业诊断等企业转型前期的所有业务,但是在企业转型过程中涉及到业务层面的事情,比如说网站怎么运营等具体业务,林喜德希望可以通过拼脑派单给专家。

  在拼脑的商业模式设计中,专家不仅可以带来知识的共享,还可以带来资源的共享。“对于一般的专家来说,不一定非得局限在拼脑的智库之内,他还可以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当专家在接拼脑咨询或者培训项目的时候,同时拼脑也变成了他的一个业务来源,因为所有后续涉及到具体执行层面的业务都会派单交给他来做,同时拼脑还能够给专家提供信任背书。”林喜德说道。

  品牌孵化、股权投资是未来发力的重点

  不过在当下咨询、培训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拼脑并不以咨询、培训为盈利支撑点,而是希望以咨询、培训为切入口接触到大量的企业,通过提供延伸的服务和业务盈利。“我们认为,咨询层面是世界观,但是企业也需要方法论,需要一个工具。比如我们会结合企业的商业模式设计与场景相符合的一个产品,通过这个场景,放大企业的市场影响力。目前我们已经为国内最大的手表电商平台设计了金融产品,而且在消费领域我们以后还可能会涉及保险等等。”林喜德解释道。

  除此之外,拼脑还通过举行一系列的论坛、峰会成立相关的行业联盟,比如拼脑通过举行相关农业的峰会,并成立了一个农业联盟。“我们以后也会做基金,农业这一块我们现在正在筹备,准备把农业联盟下众多地市级优质的农产品孵化为品牌。”

  而且股权投资也会是拼脑下一步的发展的方向。“当我们看过这么多的案例之后,我们想做股权投资。”林喜德说道,“我们希望拼脑能够成为专家的股权池。当专家在做顾问看项目的,可以投钱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