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月13日下午,由玩转文化传媒、英诺天使基金、厚德创新谷共同举办的“揭秘好莱坞工业化之路”系列分享沙龙在中关村鼎好电子大厦如期举办。

   当我们谈论电影工业化的时候究竟在谈论什么?

  2月13日下午,由玩转文化传媒、英诺天使基金、厚德创新谷共同举办的“揭秘好莱坞工业化之路”系列分享沙龙在中关村鼎好电子大厦如期举办。本期沙龙邀请玩转娱乐法、玩转文化传媒创始合伙人曹雪和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的制片人张子涵为演讲嘉宾,和在场的观众一起聊一聊他们是怎么看待好莱坞的工业化之路以及电影工业化。

  “六大”的商业模式不会出现在中国


  说到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化,张子涵首先提及了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这部影史上令人扼腕的作品的流产。为了拍这部《沙丘》,佐杜洛夫斯基请来了数位在各自领域出类拔萃的专精人才,其中包括超现实艺术家达利、创造电影《异形》里怪物的艺术家H.R.Giger、与宫崎骏和Stan Lee齐名的科幻插画家Moebius以及前卫摇滚传奇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等人。如此群星荟萃的重量级团队满怀信心地要拍一部如同史诗的科幻巨作,结果还是因为太超前,没有潜在的盈利渠道,被好莱坞残忍拒绝。但是佐杜洛夫斯基为了筹备《沙丘》而创作了一整本企划书,其中涵盖了影片所有的分镜头、场景、人物、概念设计,从而为后来的无数好莱坞巨制大片提供了优秀的脚本。没有这本企划书,就没有《星球大战》(1977)、《终结者》(1984)、《超时空接触》(1997)和《普罗米修斯》(2012)等经典好莱坞电影的诞生。

  《沙丘》对于好莱坞电影工业化的非凡奠基使得张子涵无不感慨地说:“改变现状的人往往是在某一领域专精的小团体与外来者。”



  分析2007—2011年华纳电影的出品概况,票房榜上排名前五的电影总成本占了全部电影成本的22%,收获的票房占据了总票房的28%,排行榜上排名前十的电影共占了总成本的近三分之一,收获票房占了总票房的42%。从此概况中可以看出,“这个市场从来都是只有精品和真正大头的头部资源可以占据整个市场,所以这就造成了这样一个矛盾,那就是市场依赖于精品大片,制作大片需要聚拢人才与资源,但目前的趋势是人才资源走向分化,整个行业因为人的分散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张子涵说,“首先是个人离开大公司去创业,大公司为了笼络这些资源,再用资本的方式去收购他们,纳入到自己麾下。按道理,这样应该产生聚拢反应,但事实上不是的,这产生了连锁效应。身边一些优秀的人也好,制片人也好,他们都在考虑是否要从大公司出去,因为他们发现那些出去的同事没有像想象中吃不饱饭,而是活得更好,这要感谢投资人孜孜不倦的奶水哺育。”

  “这个行业太依赖人才了,人才分化后没有谁能真正统一这个市场,所以好莱坞的‘六大’商业模式是不会在中国出现的。好莱坞在长久的自然淘汰后只剩下了‘六大’,这六大电影制片厂又集聚了无数的优秀制片人,他们可以在共同的利益驱动下实现集体工作。而现在的中国都是分散的小力量,这些力量又没有办法真正聚拢起来从而制作出好的工业化影片,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的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

  “因为传统的领头羊效应不再具备,传统的商业模式也不好用了,新的规则又没有出现,所以分散的小公司让大公司和市场都变得恐慌。大公司发现自己没办法再去统领所有的人去搞创作,这个行业说到底是人和想法的东西,人走出去后,只要人的因素你无法绕过或控制,你本身就无法控制这个行业的所有生产环节,也就无法产生边际效应递减。”

  如何理解电影工业化:建立一套新的秩序,改变有问题的事情

  如何理解有工业化和无工业化的电影生产?

  “一次有组织的行动和一次无意识的冒险。”这是张子涵的理解。

  “我们现在没有明确的职责划分和规划,大家都在凭借自己的自由意志办事情,凭借个人能力对环境做出选择、做出判断,这是我们的现状,基本上和原始社会的采集野果没有什么区别。”

  张子涵指出,好莱坞相较于我们拥有一个好的法律环境和契约精神,而这正是我们最缺乏的东西,这就导致在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成本非常高。要解决这种信任问题,张子涵认为电影工业化是我们的必定出路。那么好莱坞是怎么做到电影工业化的?

  “一开始就给所有人发了一份冒险手册,给大家规定了严密的职责和义务,在这过程中还给了每人一部智能手机,从而给出了所有人明晰的路线图和具体每个环节应该怎么做,这些全部都协调好了,并且告诉你潜在的风险是什么,遇到了应急情况还告诉你怎样去做判断和选择,因此每个人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干什么。”

  张子涵就迪士尼的成功谈了电影工业化的强大之处,指出迪士尼的成功绝非运气使然,这背后贯穿着一整条严丝合缝的工业化流程。“编剧们完成整个故事框架后把故事交到概念师手里进行场景设计,然后交到电脑特效师这里进行特效等各种制作,最后完成了再到导演这里”,张子涵解释电影到导演手里时,实际上电影已经做完了,“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并不是让你创造出伟大的作品,而是ISO9001所认证的作品,但是工业化的作品同时也是非常有水平的作品,是让你非常接近最初目标的作品。正是这种无数模块的分工和制片人的串联,一部作品才成为所有团队成员的努力结果,绝非一人所能完成。所以你会看到各大颁奖典礼上,导演的获奖感言里要感谢那么多的人。”


  除了电影工业化之下的分工明确和严丝合缝,张子涵还以《冰雪奇缘》等迪士尼出品的公主系列电影举例说明了工业化之中的经验积累和套路成型,“其实看多了之后你会发现,所有的公主电影都有着相似的故事架构,这是他们在最开始就明确了主要受众和寓意的前提下,在每制作一部电影的过程中,各个分工领域的专家积累了宝贵经验的结果,特效人员、设计师知道怎么再做一个新的公主,营销人员、配乐师知道怎么再去做公主的配套工作,这些人就成了公主领域的专家。他们的每一次成功都为下一部的成功奠定了基础,所以迪士尼一定能成功。皮克斯专注做合家欢影片,漫威专注做英雄影片等等,都是一样的道理。”

  最后,用张子涵的一句话来总结电影工业化的建立对于中国电影行业的重大意义就是,“建立一套新的秩序,改变有问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