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全球移动通信正向4G高歌猛进,因此已经到了将2G的3个全国性网络进行清理退市的时机了。

   中国的TD-LTE自2013年底给三大运营商统一发放牌照以来,短短三年已经建成了146万个4G基站全球最大规模的4G网络,实现全国城乡以上连续覆盖,超过5.35亿用户,在300多个城市提供了VoLTE高清语音商用服务,大力推动载波聚合技术应用,4G下行峰值速率达到330 Mbps、平均下载速率提升到40 Mbps。

  国际上在139个国家和地区开通4G国际漫游服务,漫游资费同比下降40%,用户数和业务量同比增长66%和244%;协同推动TD-LTE与LTE FDD融合发展,加快提升TD-LTE的全球服务能力。

  中国TD-LTE因其取得的巨大发展,于今年1月9日荣获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这是沿着自主创新的TD-SCDMA十年奋斗所开辟的移动通信技术新航线乘风破浪达到的新大陆,没有TD-SCDMA打下坚实的基础,就没有TD-LTE今天的辉煌。TD-LTE不应停滞,应乘胜前进赶超FDD。

  展望2017年,我们期望在TD-LTE领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1 要2G退市,利用其频谱以增强TD-LTE

  在当前大好形势下,还应看到自身的不足,中国的移动网2G还有2种标准、3个全国性网络;3G有3种标准,都是全国性网络;还有三家都建的无线局域网(WLAN),多年的发展形成了非常纷繁厐杂规模极大的格局,这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应该探讨出一个逐步妥善解决方案。当前全球移动通信正向4G高歌猛进,因此已经到了将2G的3个全国性网络进行清理退市的时机了。工信部14年前已规划给CDMA或GSM用的2G频谱有825—835 MHz/870—880 MHz,计20MHz带宽;885—915 MHz/930—960 MHz,计60MHz带宽和1710—1755 MHz/1805—1850 MHz频段,计90MHz带宽。今天3G已面临收缩阶段,不应再用。

  TD-LTE具有频谱利用率高及成本低的优势,但也具有频谱资源分配不足及缺乏低端频谱的劣势。对于起步较晚、发展相对滞后的TDD系统来说,目前尚没有任何低端频段可用。为加快推进TD-LTE网络建设和产业化发展,建议国家要尽快将2G退市的频段补充划分并合理应用到TD-LTE。

  2 要大建低频TD-LTE,缩小城乡“数字鸿沟”

  当前国内中小城市以及乡镇4G多已覆盖,人们都已享受其廉价方便的信息服务。农村和西部地区与城市和东部地区最大区别是地广人稀、地形复杂,实施电信工程所铺设的光纤线路投资很大,工程特别艰巨。如果用现有的1900 MHz、2600 MHz频段来解决低密度农村和偏远地区的覆盖问题,也将大大增加网络部署成本,限制单站覆盖能力的提升,这对于后续TD-LTE建设覆盖全国农村、实现普遍信息服务是一个严重阻碍。

  而电波传播特性好的低端优质频率可以大大减少建网成本,提升技术与产业竞争力。以1900 MHz、2600 MHz和700 MHz三个频段的路径损耗来规划设计某一地区为例,采用700 MHz频段所用站点仅仅是1900 MHz的24%、2600 MHz的12%。采用700 MHz频段所用投资仅仅是1900 MHz的22%、2600 MHz的10%。

  为贯彻落实中央脱贫攻坚战略部署,深入实施“宽带中国”战略,解决3.1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网络覆盖建设问题,建议将2G退市下来的800—900 MHz频段,特别是450 MHz频段用于解决电信普遍服务,为网络扶贫、缩小城乡“数字鸿沟”提供重要手段。

  3 要提升网络安全水平,防范电信诈骗

  去年9月三起学生遭电信诈骗致死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公安部门高度重视,为了遏制电信诈骗,先后实施了实名登记、大数据预警、银行延时转账、完善法律体系等等有效措施。

  在层出不穷的电信诈骗案中,骗术花样繁多,首先是通讯安全无保障,可轻易上到单位或个人的网站,窃取机密;其次是利用“伪基站”钓鱼,获得授权。因此从源头防止身份信息泄露,自然是首选。

  我国对无线局域网提出的WAPI是全新的高可靠性安全认证与保密体制,万能钥匙无法打开的,WAPI是完整的无线用户和无线接入点的双向认证,“伪基站”无法欺骗。虽然用户每天都要大量使用身份信息,但只有合法的客户才能收到,不法分子的终端没法访问,也就没法窃取机密,用户的终端也不会误入“伪基站”,不法分子也就无法骗得机密。并且违法犯罪行为也能够追根溯源,这就从源头上有效遏制了恶性泛滥的电信诈骗。

  而这就要求全国运营商立即摒弃Wi-Fi,马上把WAPI用起来,加强网络基础设施安全防护,对4G的网络设备也应加上双向认证等安全技术措施,强化技术管控能力。使所有无线网络成为可管可控可追溯的全国性网絡,以维护公众信息安全不受侵害。

  4 要利用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全面迅速赶超FDD

  4G的TD-LTE与LTE-FDD两种标准的主要区别在射频的双工模式上,TD-LTE为时分双工(TDD),只需要指配1个频段,收发采用不同的时隙,频谱效率高;LTE-FDD为频分双工(FDD),需要指配2个频段,收发采用不同的频段,拍卖的价格贵。

  当前国际上虽然TD-LTE用户数占4G总用户数的42.16%,然而网络数仅占14.8%,还需要利用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增强与沿线国家的合作共赢,大力发展信息网络建设,探讨TD-LTE网络与高铁建设的有机结合,挖掘一条创新的信息产业发展之路,使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LTE网络在世界范围内推广,齐心合力以其频谱效率优势全面迅速赶超FDD

  5 要综合平衡,决策发放5G牌照的最佳时机

  回顾我国各代发放牌照启动日期如表1所示:

  

  国际上一般每十年更新一代移动通信网络,可是过去中国在信息通信领域严重落后,1G、2G、3G建网的时间都比国际要晚,特别是3G当时的技术、市场并不成熟,欧美的3G商用一再推迟,某些3G运营商甚至连年亏损,我国针对这种情况提出了“积极跟进、先行试验、培育市场、支持发展”的十六字方针,才没有盲目跟进,从而为自主创新的TD争取了试制试验试用时间,这就造成了中国3G比2G晚14年才上、4G只隔5年就上的特殊情况。虽然启动较迟,但并没有妨碍中国后来居上。

  中国通过十多年的自主创新已经从跟随者快速追了上来,现在5G已经成为领跑者,中国移动规划2018年推动5G的试商用,2020年实现全国范围的5G商用,是否恰当值得分析探讨。

  5G将以万物互联为中心,涵盖物联网、车联网、云端机器人、VR/AR等应用场景,实现所有传统行业的整合,推动世界全面进入信息社会。因此,全球协议和统一标准是实现5G早期商用和建立一个高效生态系统的必要条件。何时发放5G牌照,就应依据技术、市场的发展情况,既不能像3G那样迟迟,也不能像4G那样匆匆,要综合平衡整个信息通信产业投资效益的最大化来决策其最佳时机。

  2016年中国4G蓬勃发展,成为全球第一大网络,为了2017年能全面清理综合发展移动通信网络,通过回顾我国移动通信30年的变革路,建议清退2G,充分利用其频谱;部署低频TD-LTE实施电信普遍服务;加强网络安全保障,以防范电信诈骗;在TD-LTE大发展超越FDD的基础上规划5G,使效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