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霸得蛮、吃得苦,耐得烦,从记者转行为投资人,扶持了腾讯、百度、360、搜狐、携程、当当、如家、物美等几十家重量级的IT公司,堪称“中国VC第一人”。毫不夸张地说,你能够想到的IT公司就有他的影子,他就是IDG中国合伙人熊晓鸽。

  他霸得蛮、吃得苦,耐得烦,从记者转行为投资人,扶持了腾讯、百度、360、搜狐、携程、当当、如家、物美等几十家重量级的IT公司,堪称“中国VC第一人”。毫不夸张地说,你能够想到的IT公司就有他的影子,他就是IDG中国合伙人熊晓鸽。

  在投资界叱咤风云的熊晓鸽行事低调,他的人生犹如过坐山车。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熊晓鸽的跌宕人生。

  命运在1977拐弯

  熊晓鸽,1956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我父亲是钢铁厂的干部,母亲在纺织厂工作。”熊晓鸽说,“但父亲尽可能给我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熊晓鸽的父亲转业前是军人,和黄继光是战友,一起参加过上甘岭战役。战争使熊晓鸽父亲留下了伤残。“文化大革命”时期,熊晓鸽的父亲受到迫害。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父亲极尽可能地给熊晓鸽创造一个较安静的成长环境。熊晓鸽回忆说:“那时父亲不让我经常出去玩,怕我受其他小孩子的欺负。我常常在家玩各种电器,因此喜欢上物理学。”父亲希望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学习条件,一直都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给他买各类小电器组件等东西。

  由于父亲是钢铁厂的干部,熊晓鸽又喜欢物理,因此,在高考恢复前,熊晓鸽就在钢铁厂当了四年的电工。

  1976年,“四人帮”垮台,隔年恢复高考。当了4年工人“老大哥”的熊晓鸽突然感觉“知识分子的春天要来了”,他决定抓住春天的尾巴。

  1977年,熊晓鸽顺利考上湖南大学英语系,成为当年40.2万人的一份子,当年的高考录取率为6.5%。

  毕业之后熊晓鸽继续读研,最终以全国统考总分第三名的成绩上了中国社科院英语采编专业,后又远赴美国波士顿大学继续求学,成为改革开放后兴起的留学潮中最早一批到美国的中国学生。

  1985年秋天,课堂上来了一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他一眼就相中熊晓鸽“你做记者很有潜力”。这时,熊晓鸽也收到周全的信件:“快点来美国吧,只有在美国才能早日实现你的梦想。”

  周全是谁?那也是一个学霸级人物,1981年毕业于中国科大,后考入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读研究生,1989年获美国Rutgers大学光纤专业博士学位。

  1984年国庆,熊晓鸽去大连旅游,通过同学介绍,他住在周全的宿舍。湘军碰见淮军,自然英雄惜英雄,两人遂成为了一辈子的朋友兼生意伙伴。

  “生活费不够怎么办?”“我借给你1000美元。”

  于是,熊晓鸽怀揣38元美金去了美国,拼命苦读,只用了8个月就拿到波士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硕士学位。

  后来,又在导师的帮助下,熊晓鸽获得了以培养外交精英知名的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遇见贵人——麦戈文

  在美国当记者的熊晓鸽经常去硅谷采访,由此认识了很多投资圈的人,其中包括IDG董事长麦戈文(熊晓鸽称之为“老麦”),而将熊晓鸽这个“门外汉”带入风险投资领域的人,也正是是IDG董事长麦戈文。

  熊晓鸽与麦戈文的初遇是在1988年,当时33岁的熊晓鸽还是一名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的学生——他刚从波士顿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同时他还在美国卡纳斯出版公司打工,挣着每小时15美元的工钱。

  当时,中信集团的荣毅仁主席在弗莱彻演讲,会后,荣主席与麦戈文的见面由熊晓鸽做翻译。

  两人第二次见面是老麦给纽约的华人留学生作演讲。当时老麦讲了一个5分钟的笑话,熊晓鸽只翻译了两句话,下面却掌声雷动,笑声不断,导致老麦相当佩服熊晓鸽的口才。熊晓鸽当时的两句话是“刚才麦总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请大家鼓掌!”

  两人的第三次际会是在1989年。当年6月,卡纳斯决定全面撤出中国,“难道又要丢掉工作?”熊晓鸽急了,他给老麦写了一封毛遂自荐的信。结果第二天,老麦就约熊晓鸽面谈,原定45分钟的见面谈了三小时。最后,麦老大问熊晓鸽有什么要求,熊晓鸽只了说一句“能够直接向您汇报就可!”

  1991年11月,熊晓鸽正式加入IDG。

  “外行人”的逆袭之路

  1993年,熊晓鸽带着死党周全与上海科委达成合作,投资2000万美元成立中国第一家合资技术风险公司——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

  万事开头难。当在中国没人知道风投,没人了解风险投资。

  熊晓鸽去一家企业谈投资,因为大家都不懂什么是风险投资,解释起来也就颇费口舌。“当时我也很年轻,又是一张娃娃脸,说半天人家都不相信,觉得我们就像一家皮包公司。”

  有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对熊晓鸽说,“小兄弟,我看你既不抽烟也不喝酒,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坏毛病,我相信你不是骗子。不过,你要给我这么多钱,等我把企业做好了,你还要退出去,你这不是傻吗?”

  这让熊晓鸽深刻地意识到要让更多的人了解风险投资,于是,他决定在深圳举办一个风险投资论坛。不过,广告也做了,消息也发出去了,报名的人却寥寥无几,熊晓鸽心里凉了半截。正好当时计算机很火爆,熊晓鸽决定赶一下“时髦”,将论坛改名为IT投资论坛,“结果一下子来了很多人。”

  为筹办这次论坛,熊晓鸽花了不少心思。不仅邀请了不少国外风险投资大腕,还请来了IDG创始人麦戈文,更重要的是,他还请到了时任电子工业部主管计算机的一位司长。

  “国外那么多的IT企业,早期很多都是靠风投做起来的。”这是论坛给听众带来的最大震撼。而电子工业部领导的到来,却给熊晓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论坛结束后,熊晓鸽接到电子工业部的电话,邀请他为电子工业部司局以上领导做一次风险投资的介绍。

  熊晓鸽回忆说,“当时还没有PPT,只有投影仪。”于是,他自己精心准备了幻灯片。“我把美国风险投资市场的发展情况做了介绍,还对风险投资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提出了个人建议。”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时任电子工业部部长的胡启立竟然也出席了讲座。后来部领导对风险投资模式给予很高的肯定。

  两年多的跌跌撞撞,熊晓鸽也总结出来——“我的工作就是做投资,只琢磨3件事:一是市场,二是产品,三是管理团队。实际上,最根本的就是琢磨人。琢磨一个项目进入的时机,还要观察项目的团队对资本的复杂态度。”

  2000年以后,IDG的基金规模快速扩张。如今,IDG在中国的投资项目相当广泛:互联网、TMT、医疗服务、奢侈品、文化产业等。

  “中国VC第一人”的光辉战绩

  张朝阳、马化腾、李彦宏……这些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响当当的名字,搜狐、腾讯、百度……这些中国最为成功的互联网企业背后都有熊晓鸽领导的IDG的身影。

  搜房网,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1996年在搜房网第一轮融资时,IDG以100万美元获得搜房网超过20%的股份,而2008年金融危机时,国外一家VC急于退出,以不到5万美元的价格甩卖了此前数百万美元购入的股权,搜房网上市时,IDG获得的回报超过100倍。

  1997年底,张朝阳基本上花光了尼葛洛庞帝早期的17万美元,后来找朋友借的10万美元过桥贷款也烧得差不多了。怎么办?张老大突然想起了在美国海关给他唱《送战友》的熊晓鸽,老朋友自然不能含糊,后来熊晓鸽联合英特尔公司、道琼斯、晨兴公司一起投了搜狐220万美元。

  当时,国内的ICQ以1亿美元卖给AOL,小马哥心想“作为ICQ的汉化版,总该值点钱吧”他把商业计划书反反复复改了六个版本,不料找了一圈,出60万都没有人买!

  熊晓鸽得到消息后,大骂“这帮不识货的家伙,太便宜了!”他连夜拉着电信盈科的李泽楷,于2000年上半年,一家出110万美金,两家各拿下腾讯20%股权。20%的腾讯股权是什么概念,要留在现在价值3800亿!

  2000年初,百度上线后,缺钱缺得厉害,李彦宏着急上火,到处寻找A轮融资。好在那年夏天,就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李彦宏在恒基中心IDG公寓里获得了IDG的150万美元,百度因此安然度过了寒冬期。

  如果当时熊晓鸽但凡有半点犹豫,估计百度就不是日后的百度了!5年后,2005年百度登陆纳斯达克,为IDG带来了高达1亿美元的投资回报,投资收益近100倍!

  2015年3月,暴风科技上市后获得39个涨停,股价一度超过320元,股民3570元涨到9.5万,市值接近40亿美元,成为了创业板“妖股之王”。而IDG成为暴风的第一大机构股东。

  熊晓鸽及其IGD资本的投资清单还有360、盛大、携程、当当、如家、物美、完美时空、易趣、3721、金蝶等300多家,基本上等同于中国IT界。

  IDG第一只基金1993-2003年年均回报率是36%;第二只基金1999年-2005年回报率超过40%,到2006年底,IDG共在中国投资不到2亿美元,回报已经达到10多亿美元。据估计,仅2006年之前IDG投资过的企业市值峰值就超过3万亿。

  英雄迟暮,痛定思痛

  英雄盖世豪杰,终有落幕,赌王神算,也有失算。即使是在投资界叱咤风云的熊晓鸽,也难免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可谓是“英雄迟暮”。

  1、错失阿里

  眼光高,只投行业前二,只眼藐视马云,转投8848、慧聪和MadeinChina,最终错失马云。昨天的马云你爱答不理,今天也高攀不起。

  “IDG在中国投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包括百度、携程等,居然就把阿里巴巴给漏掉了,所以这是我们最大的失败。”熊晓鸽曾说。

  2、放弃腾讯

  当时马化腾还不够自信,攻技术,缺模式,眼见烧钱无底洞,IDG急刹车退出腾讯,当腾讯一跃成为互联网企业第二,成为万亿体量时,熊晓鸽追悔莫及。

  3、放弃乌镇

  熊晓鸽曾经以4412万人民币入股乌镇旅游,占其15%的股份,4年后以4.14亿的价格将股份转给了中青旅。获得八倍增长,年均收益200%!当时,这样的数据震撼资本市场。

  但当乌镇承载光荣与梦想,举办一次次乌镇盛会,互联网大佬齐聚,连习大大和梅德韦杰夫都亲临夜游,旅游收益长虹,放手乌镇成了又一个失误。曾经的八倍惊叹,如今也是摇头叹息。

  4、错失电商行业

  IDG错过整个电商行业,电商领域成功上市的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公司,IDG都未下注,却反而被红杉一一命中。

  英雄战绩赫赫,也有迟暮时。“错过就是错过,没必要捶胸顿足,这是投资人必须有的心态。”这句话难免还是透露了熊晓鸽的些许遗憾。

  痛定思痛,最近两年,熊晓鸽笃信“敢于豪赌的人总是通吃”,他开始提前布局90后。2016年8月,IDG资本宣布成立一只1亿美元规模的90后创业基金。

  今年1月19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IDG资本联合泛海控股全面收购IDG集团”。交易完成后,IDG资本将成为IDG投资业务的控股股东。

  创造过无数传奇的熊晓鸽再一次以这种传奇的品牌传递方式,向麦老大致敬。

  熊晓鸽曾说,除麦先生外,联想集团的创始人柳传志也是他最钦佩的人。在他看来,“老柳做事、做人都是值得我学习的榜样。”他欣赏柳传志的守诺言、重诚信,亦认为老柳用人、识人有长远布局,“他是伯乐,用人有独到之处。”

  有人曾调侃熊晓鸽是“半路出家做投资”,他笑称老柳“更是半路出家,做科学研究和做企业完全是两码事,而现在老柳还做了投资。”

  记者问他:“有没有像柳传志那样物色过接班人呢?”

  熊晓鸽爽朗地笑答:“我们的团队还处于投资管理的黄金期。等哪天自己退下来了,我想静下来写点东西。其实我骨子里还是个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