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选好赛道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赛道里的选手更是关键,选不好,满仓踏空在所难免。这要求投资者必须弄清楚产业链,哪个环节有哪些好的企业。找到标的企业之后,我们就可以用三段论去更加细致的分析它,去看它的核心竞争力。

  初见谷银基金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洪少华,是在2016年12月底的下午,当日,天高云淡,北风廖。刚从上海回来的他,风尘仆仆。对于忙碌,洪少华笑言这已是生活的一部分,选择作为投资人,也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需承载更多的责任。

  创投老兵,“三段论”发掘企业核心价值

  在加入谷银基金之前,洪少华历任长城证券直投公司投资业务负责人,执行董事;曾任新三板公司九尊能源董事、夜光达董事;中泽创投公司副总经理、中汇道明副总、中粮集团战略并购部经理等职,有着十余年的私募股权投资和并购经验。曾主持或参与过数十家企业的股权融资或并购,其中投资并上市或并购重组的企业有安徽盛运股份、西陇化工、凌云B股,所投多个项目在市场上业绩表现良好并获得理想回报。比较幸运的是,洪少华所投项目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失败案例。

  十余年的行业经验让洪少华不像其他投资人那样迷恋“独角兽”。在他眼里投资是门生意,“不一定要投出独角兽才算赚钱,独角兽和赚钱中间也不能划等号。比如上千亿的盘子,三百亿进去,由于体量本身限制,也挣不了几倍。就投资本身来说,从进到出要有一个套利空间,而套利空间需要企业成长性的支撑。”

  在洪少华看来,企业成长性以及成长潜力是由其核心竞争力决定的。投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沙里淘金,发掘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发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听起来简单,实则不容易,需要深度思考和多维判断。对于如何研判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有一套自己的 “三段论”。

  所谓“三段”是指看一家企业,主要看企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重点关注企业的成长质量和成长速度;“现在”,需重点研究企业的产品、技术、商业模式及管理团队。他进一步解释道:“产品是不是具有高附加值、技术有无领先性、商业模式是不是可复制,能不能快速扩张、加起来,以及是否形成一支优秀的管理团队,需结合企业的规模、市场份额、盈利能力及其它财务指标进行综合判断。

  “未来”,市场的容量、行业的成长性以及企业未来一年的经营目标和三到五年的战略规划是考察的重点。市场的容量和行业的成长性决定了企业发展的“天花板”。企业未来的一年的经营目标是“最可见”、“最可验证的”。三到五年的战略目标虽然无法用具体的目标来验证,但企业制定的目标和落地措施的合理性却可以被分析。目标代表企业的野心,“如果一个企业缺乏远大目标,很难想象能有大发展。”结合着行业的成长速度、市场容量,结合着企业的战略目标及其制定的具体落地措施,企业的发展逻辑是不是跑得通以及公司有什么样的资源和能力支撑企业实现这些目标便有迹可循了。

  一家企业,如果过去成长速度很快、成长质量很好,现在形成了一只优秀的管理团队、有高附加值的产品、有良好的商业模式、加上领先的技术,并在规模上、市场份额、盈利能力等方面处于行业前列,形成了自己的经济护城河;未来行业又很大的成长空间,估值又相当合理,当然是好项目。

  “大的投资逻辑很容易懂,但深入细节,每一个细分项目都需要有支撑其结论的判断逻辑与方法,需要进行供应商、客户、竞争对手、专家访谈等多维立体的调研,加上信息不对称,所以判断一个项目并不是易事,是需要无数个夜晚仰望星空进行深度思考的。”,洪少华总结道。

  顺势而为,赛道里的选手更关键

  谷银基金和洪少华的缘分悠远。早在四五年前,洪少华和谷银基金董事长马刚结识于一家宁波企业的董事会。据洪少华讲述,通过一来二去的沟通,两人发现彼此对于企业的经营管理、投资理念、未来的发展方向等看法趋同。相互欣赏,彼此信任,成了朋友。这也有了马刚的邀请加盟,以及洪少华的欣然应约。

  据了解,谷银基金创建于2014年,目前共募集了8支基金,总规模约4.5亿元。两年多来,七八十人的谷银团队一共投出2亿元,9家企业。重点投资领域是高科技成长、消费升级以及先进制造。之所以选择这三个方向,在洪少华看来,是顺应了国民经济供求的新动向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

  从九十年代中期到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的老路径,依赖“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和出口,依赖丰富的劳动力,逐渐没有了往日的“魔力”。产业结构升级成为题中之意,科技创新成为助力产业升级的关键。而且国内科技创新的环境日益完备,比如国人整体的素质越来越高,国内企业像华为等,已经在通信领域崭露头角。“于是一大批高科技企业将应运而生,所以我们选择科技成长作为投资方向”。

  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消费统计,当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时,消费转为以享受型的精神需求为主导。我国2014年人均GDP为7594美元,未来我国对于低端必需品消费增长将逐步放缓,而能够满足居民较高层次需求的享受型消费增长将加速。在消费升级方面,洪少华认为投资者应该关注大健康、文化产业,“其中文娱消费具有典型的逆经济周期的特点,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文娱消费支出仍保持着1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

  从制造业方面来讲,它是一个国家的根本产业,如果离开了制造业,产业空心化将会出现。目前,我国的制造业仍停留在简单、重复、模仿和加工这个层次,附加值不高。随着劳动成本的提高,低端制造业逐渐向东南亚、印度迁移,制造业亟待升级。不破不立,未来制造业将和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结合,不断地迭代。

  “选好赛道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赛道里的选手更是关键,选不好,满仓踏空在所难免。这要求投资者必须弄清楚产业链,哪个环节有哪些好的企业。找到标的企业之后,我们就可以用三段论去更加细致的分析它,去看它的核心竞争力。”洪少华认为这一个方法是可以通用的,无论所投资的企业在哪个行业“万变不离其宗”。只不过针对不同的行业,投资人需要选择不同的指标来判断企业是否具备核心竞争力。

  投后管理上,“帮忙不添乱”是谷银基金在投后企业与基金之间画下的“红线”。投资人尤其是在董事会或股东会担任职务的投资人有义务和责任为被投企业提供适当的建议,愿意针对不同的问题,将自己的意见分享给企业。此外,投资人还可以为被投企业提供业务拓展等方面的帮助,比如为其对接相应资源等。

  退出,在洪少华看来,属于投后管理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退出要跟投后结合。对被投项目公司的经营状况、行业发展以及技术,都要保持敏感度。“只有对企业情况足够了解,你才能够知道在什么时间点恰当的退出。”虽然目前主流的退出途径无外乎上市、并购、隔轮退等,但好的项目不愁退出,相反坏的项目才有被套牢的风险。从理论上讲,只要价格合适没有沽不出的商品,但是好的投资人善于跟踪企业,找出最佳的卖出点。

  对于未来,洪少华透露:“谷银将继续围绕着高科技成长,消费升级和先进制造进行纵深布局。在文化、先进制造以及人工智能方面,或将成立基金,重点深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