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什么多次社交形式下来,支付宝依旧做不好社交?

   1月18日,支付宝集五福活动上线,用户AR扫取4次福字就会随机四张福,通过好友间的互换集齐五福红包,在1月27日除夕当晚领取。

  基于去年支付宝的敬业福事件,今年集五福活动把收集门槛降低了N倍,活动仅一天多的时间,截止现在,成功集齐五福的用户有1400多万。

  这只是活动刚开始,如果到27号除夕当天,会有多少人能集齐,你们自己猜。


  今年的五福活动和去年相比除了难道降低以为,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红包金额的领取规则,去年活动逻辑设定的是平分机制,而今年是随机,所以还在努力收集福字的同学可以歇歇了,按现在收集成功的速度来看,收集福字到最后,领取到的红包金额无非就是块八毛的。

  以为调低了收集难度就可以获取用户做社交的支付宝还是翻车了。当下互联网用户的挑剔已和多年前完全不一样,无需教育用户,你的产品逻辑与活动形式,他们参与一次就通,所以集五福活动不管是难是易,支付宝最后得到的依旧是一片骂声。

  为什么多次社交形式下来,支付宝依旧做不好社交?

  2010年,马云曾公开说过:“淘宝就是社交。”所以后来阿里出了一款产品叫“淘江湖”。这个产品可以理解成卖家与买家的一个圈子,算得上是阿里第一次做社交。

  后来这个产品无疾而终,阿里又投资新浪微博与陌陌,算得上是一次大手笔。但一段时间沉淀下来,阿里应该也发现,其效率还不如自己的产品淘宝客。

  然后,微信迅速崛起,占领移动端社交市场,各公司大佬们都觉得压力山大时间不多。这时,阿里祭出一击必杀,来往!来往刚上线的时候,算得上是风起云涌,马云在来往上亲自挂帅,各路明星大咖纷纷助阵,一时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1000万。

  当时有人质疑,他看好来往,我看好微信,赌的两年后分别占据的市场份额,其实不用两年,一年就见了分晓。

  风风火火的来往退出江湖后,阿里又推出了重量级产品“钉钉”。然后钉钉火了,但是这种火的结果只能算是得到B端用户的青睐,钉钉更像是一款高级的CRM,对于C端用户来说,依然是失败的。


  最后,阿里的社交重担在众望所归的目光中,落在了“支付宝”身上。

  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对于使用支付宝的需求,除了淘宝购物时付款,就是充值手机话费,再或者用余额宝理理财,使用频率很低,没有社交属性,只是一个生活所需的工具支付宝是一个生活工具,仅此而已。在使用支付宝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人与功能的交互,但无法看到人与人的交互。

  通过这次集五福的活动,我们也能看出这又是一次“无效社交。”

  用户之所以参与活动,是为了得到最后的红包奖金。在活动进行中,支付宝的使用频率会依次递进,达到顶峰,用户会不断使用支付宝送福互换,但当除夕来临活动结束后呢,不用猜,它的社交属性会瞬间暗淡下来返回到最初的工具属性,但活动的目的却没能达到真正的社交,说白了,都是总额2亿元红包砸出来的,就算是红包金额调整到20亿,结果还是一样。

  无论收集“敬业福”是难是易,阿里做社交都输定了。

     支付宝不是没有机会,如果厚积薄发、步步为营,相反会有很大的机会。生活中的社交大致就是:相识→交谈→达成交易。

  据了解,做社交平台的发展定律:始于约炮,兴于炫耀,衰于鸡汤,亡于电商。想做好一款产品,也也总强调不忘初心,才能看到未来。

  对于未来的猜想:社交正在从“以信息分享为中心”向“以交易为中心”的方向做出转变与发展。如果这个猜想正确的话,那么支付宝绝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与当仁不让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