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月11日,丰厚资本在成立3周年之际复盘了投资业绩,并对当下热门领域做出了分析预测。

       1月11日,丰厚资本在成立3周年之际复盘了投资业绩,并对当下热门领域做出了分析预测。

  据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介绍,过去3年,丰厚资本管理了2期共计5亿元人民币基金,聚焦天使到A轮的早期阶段,累计投资95个项目,其中1期基金35个,2期基金投资60个。并将在2017年完成第三期基金的设立。

  文娱体育、企业服务、消费升级是其重点关注的三大领域。在所投项目中,文娱体育项目有32个,占总项目数的35%;企业服务项目有20个,占24%,成为跟在文娱之后的第二大类;消费升级项目有17个,占19%。

  而从项目发展来看,丰厚资本一期基金所投项目,共计完成29次融资,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人民币,成功进入下一轮率达49%;二期基金所投项目共计完成32次融资,累计融资近6亿元人民币,成功进入下一轮率为37%。

  此外,丰厚资本的4位合伙创始人也分享了对当下热点问题的分析判断:

  好的投资人、投资机构的标准是什么?岳弢认为,优秀的投资人一定要懂行业,并且能给创业者提供价值。“如果看不懂,这会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没有办法给创业者提供价值,2017年我们觉得好的投资人、投资机构一定是给创业者提供价值的,这些创业者才会真正跟他走得很近、捆得很死。”

  如何看待当下的共享单车热?吴智勇认为这和滴滴快的发展逻辑一脉相承,与阿里、腾讯的介入有很大关联,“看谁做起来,这两家一砸剩下全死。最近摩拜重金砸一下,另外一家看阿里砸,选谁谁活,不选谁谁死,像滴滴和快的一样。”

  直播大战明年战况如何?杨守彬认为直播也会出现像其他的垂直细分的互联网领域的情况,“有可能是老大老二打架,把小三小四小五干死了,老大老二合并了,直播平台会变成一家独大。”

  互联网模式创新已经面临天花板了吗?吴智勇表示,模式创新的项目大都依靠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移动互联网已经发展4、5年了,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死的都死了。”而现在的趋势是,越来越偏实质的内容、技术、价值和体验。岳弢则强调,创新与跟技术迭代有密切关联,“底层技术不迭代创新是不行的。”

  以下为媒体采访问答:

  Q:2016年旅游行业的融资数量比其他行业少,旅游行业也是携程一家独大的局势,怎么看待现在这个行业的特点,怎么发掘项目?

  吴智勇:对于整个旅游行业的感觉,在2013、2014年时旅游是比较大的筹资热潮,甚至包括2012年。后来发现以前投的项目真正爆发出来的不多,尤其是做目的地旅游,很多细分领域巨头一进去以后就变成巨头的生意了,单独一家小公司蛮难成长起来的。

  我们投的是技术底层的东西,而不是偏运营、模式的东西。

  Q:谭总之前做游戏比较多,之前投了一些做游戏、VR的相关公司,2016年年初资本这块比较冷,尤其是游戏非常冷,投得很少了,看到有投电竞的、VR的,2017年对这两个市场公司有什么看法?

  谭群钊:我们主要投资方向,大文娱是第一块,其中挂上很多游戏的元素,游戏是很宽的概念,盛大是泛娱乐的开创者,我们现在投的项目不会局限在游戏里面,也不会仅在VR里面,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游戏领域,我们过去几年的重点是围绕游戏生态布局,游戏内容本身有一些投资是相当不错的,但是我们也看到,特别是最近这两年,CP爆发的太多了,渠道特别集中,单块CP风险是比较大的。包括发行也是这样的,发行是很烧钱的,很多钱被渠道赚走了,夹在中间也很难混。但是整个游戏盘子在增加,今年2000亿,明年还会在增加,这个毫无疑问,游戏公司在出海,中国游戏产业还在快速发展。

  VR也是这样的,我们投了两个,一个是相当优秀的VR游戏团队,VR先盈利一定是游戏先盈利,但是游戏是长期的活,最近两年生态还没有完全形成,我们就看后面的机会。

  Q:整体上资本圈包括投行这一块有一个现象,早期项目失败率太高了,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后端转移,现在在丰厚,接下来不管是在募资新的基金这一块,还是现在已有的基金扩充点上,会不会向B端这块做更多的倾斜?在新的基金这块会不会设专门的基金投资后端?

  吴智勇:我们做过内部探讨,总体来讲丰厚是早期投资基金,我们的定义是,天使到A+都算是早期,偶尔一点点B也算,B轮为主肯定不算早期。这是我们的覆盖范围,长远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去考察全球的一些著名的基金,包括美国的,我们发现很多主流投资特别好的都是以A轮为主,中国的情况来看,很多的天使项目毫无疑问死亡率是最高的,理论上也是这样的,一些企业我们发现,投早期的时候,一些企业成长性往往是一个平缓线,模式验证起来马上会有一个爆发,这个爆发点基本上就是在A轮左右,可能很多天使项目一堆冒出来好几个,抓住这几个投Pre-A和A轮的时候后期相对稳一点、成长性会好一点,这是我们为什么想慢慢往Pre-A和A为主,但是天使是我们的强项,人特别好、团队特别牛,天使一定会投,不会放弃。

  会不会再成立专门的基金,B轮基金、并购基金之类的?至少短期内我们是没有这种计划的。

  岳弢:我们判断的市场在天使轮上面临的厮杀太严重了,双创开始很多人在做基金,非专业的基金公司越来越多。但是,非专业基金公司是不可能会涉及到再往后期走,这个要求到的专业性太高了,天使拍脑袋、投人是很容易的,雨后春笋般的天使基金层出不穷。在这个时间,也会面临着,虽然不专业,但是能够强一点项目,因为它拍脑袋比你拍得还快,给别人的钱比你给得还多。

  我们发现在原来的生态当中,A轮基金业比较多,相对来说做得比较好的也比较多,但是中间空一个,这边很多死亡率很高,但也有一定跑出来的。在烂中当中挑好苹果是非常困难的,这中间缺了一块市场就是Pre-A市场,这一轮是Pre-A走,Pre-A加上A轮不一定是主投,A更多是以跟投为主,Pre-A以领投为主,跟市场的变化有很大的关系。

  未来我们不太会转到从A到B,有我们的发展思路,但不是从A到B这样的转法。

  吴智勇:我是从PE大概项目1亿美金以上投到一年5000万美金,到现在做天使,我是很清楚的,这种大的投资机构和早期投资机构完全不一样的打法,团队的思维模式和操作的流程,再加上观察的点完全不一样。

  以前我们投大项目的时候就是一个财务模型,那个财务模型几十兆表格,各种各样的参数去算,最后得出这个企业大概多少钱,谈价格翻三倍,就这样去。

  现在我们投早期,成长性、人、市场各种各样的判断不是偏数字、非数字的东西,打法不一样,什么都覆盖,不是万能的。

  Q:现在越来越多了解到,太多的早期基金没钱了,投不出项目了,这个接下来,尤其是早期这一块淘汰包括洗牌也会很明显。

  吴智勇:这个数字是有理论支撑的,在印度也好、美国也好、全球也好,有这些方面的文章分析,而且是官方的,是这么讲的,做一支基金做不了第二支的有多少比例,做第二支的做不了第三支的有多少比例,做第一支的做第二支的,死亡率太高了。

  Q:刚才提到丰厚在投资的时候有投机因素,这是哪些方面呢?

  岳弢:这是开玩笑,是机会主义。所谓的机会主义,这个项目不一定是不好的项目,这个项目你投它的时候,整个公司是没有投资逻辑的,觉得这个人不错,投一点,根本不了解。像李斌投摩拜的时候,是从出行的角度看这个产业,其实他投资是很有逻辑的,是入口。

  我们没有刻意总结这种逻辑,之前我们会延续文娱的东西,文娱不错我们就投一点。来到其他的项目看到人不错投一点,是这样的,后面无论是管理规模的增加、经验的增加还是认知的提高,我们就有自己的投资逻辑了,又可为又可不为,有些东西我们就不投了。

  比如医疗看不懂,今天还跟人聊,医疗你们看得很懂,因为你们在医疗浸泡了十年,我们没在这个行业呆过,我们也许遇到很多医疗领域的大咖出来创业,我们也可以投进去,但是我们不会投。

  因为我们看不懂,这会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没有办法给创业者提供价值,2017年我们觉得好的投资人、投资机构一定是给创业者提供价值的,这些创业者才会真正跟他走得很近、捆得很死。

  早期金融卡位的作用出现,要不然有什么用?撒网撒四五十个行业什么都不懂,甚至创始人说,帮找一点行业的人,这个都找不到,这个就没有价值。

  Q:最近共享单车特别火,现在感觉行业主体竞争对手没有几来,高举高打的融资额非常大,四位老总对共享单车资本涌入的看法,到底是资本有意识的在营造一个风口,还是真的有这个刚需?

  岳弢:个人的观点,我们觉得共享单车解决三公里范围的出行特别好,一定是有价值的,但是现在的估值这么高能不能支撑它的价值?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同时在这个结点来讲,这场仗还没有打完,现在还不能说摩拜、OFO等这些到底哪个会胜出,这个不知道,这个跟百团大战有类似的地方,看谁能跑出来。我和老吴在估值上观点有点不太一样。

  吴智勇:老早以前这个模式出来我就有这个观点,这个模式成立不成立,我是怀疑的,半个月之前我开始用OFO、摩拜,第一次体验,我个人观点,这个模式一定成立,对我来讲太方便了,真的很方便,而且我一定会成为高黏性的刚需用户,我太需要了,我特别在乎走路、健身这些,这个需求对我来说很方便。

  我觉得投这个项目就是投金融,像以前投滴滴和快的一样,就是阿里、腾讯,看谁做起来,两家一砸剩下全死,最近摩拜重金砸一下,另外一家看阿里砸,选谁谁活,不选谁谁死,像滴滴和快的一样。作为腾讯来讲我个人觉得是投支付,这么多人绑定这个钱包,很多人可能不认可,但是我相信这个。

  Q:直播今年上半年直播特别火,我们也看到融资很多,到下半年之后我们看到直播好像是冷了,有些企业拖欠网红的工资,这个中间出现了一些什么问题?对这个看法是怎样的?2017年的发展会是怎样的,有些报道说向知识型网红发展。

  杨守彬:我们小额参与了映客的投资,我们是映客早期的投资人。直播一定会是未来很成功垂直的创业领域,大概说个数据,现在映客的经营数据非常好,既有数十亿的收入,还有几亿的利润,已经把下边的直播甩得比较远,但是我们不方便谈具体的数字。

  现在直播这个事我个人觉得,也会出现像其他的垂直细分的互联网领域的情况,像那个趋势一样,有可能是老大老二打架,把小三小四小五干死了,老大老二合并了,直播平台会变成一家独大。

  这个不会很快,可能会2017年年中以后,很多领域,像滴滴、快的合并了,美团、大众点评合并了,携程、去哪儿合并了,优酷、土豆合并了,美丽说、蘑菇街合并了,这个领域会出现一个结果,赢家通吃胜着为王,最终会有一家成功超过百亿美金的公司,其他的存活不下去。

  直播平台我认为也是如此,但是它可能再鏖战一段时间,做打一段时间,打得用户已经没有增量了,或者增量很少了,大的已经很大了,这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可能还会出现小的更垂直细分的,有的是直播体育的,有的是直播游戏的等等,但是最大的直播平台最后可能就是一家,而且这家公司将来一定是百亿美金的公司,一定是这个趋势,我们看到从文字到图片、到视频、到直播,每一次互联网新媒体、新社交方式的产生,哪个领域当中都会出现一家非常巨大的公司,直播毫无疑问也是。

  我个人认为,直播是比过去的这几种媒体和社交方式都更加直接、有效、大众化的媒体形势,未来可能还有新的媒体形态和社交形态出来,但是我们能看到的,直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

  谈到网红,网红到现在也经历了大概四个阶段,第一是在文字时代的话题1.0网红时代,那个时候像凤姐、芙蓉姐姐、奶茶妹,都是那个时候起来的,各种WEB 2.0的社区里面崛起的一些话题网红。

  第二个是点上网红时代,修图、发美照、卖东西的网红。第三个是主播网红,包括PC时代的秀场网红加上直播时代的这些主播网红。现在到了第四代,KOL和内容生产者网红,像我是属于这一类的。

  我们也去美国等各个地方看过网红的项目,也做过对比,未来真正有长久生命力的是美国网红模式,达人和KOL模式,他在这个领域当中确实有独特高于常人的见解、经验、能力和价值的人,他们的网红不像中国这些网红,当然中国已经开始涌现一些,比如体育达人,做饭好的厨师达人,是这一类的人,是未来网红的最主流形式。

  为知识付费、价值付费,现在还是靠逗逼、情色,这个还处于网红的低级时代。

  Q:内容创业的火是不是跟互联网模式创新有点不行了也有关系?

  吴智勇:原因是,模式创新的项目绝大部分都在吃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基于移动互联网产生的模式创新,滴滴打车、O2O这些,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这么模式。移动互联网已经发展4、5年了,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死的都死了,现在越来越偏实质的内容、技术、价值和体验。

  岳弢:创新是跟技术迭代有关系的,底层技术不迭代创新是不行的。为什么大家追人工智能和VR,就是为了下一代的模式创新出现,我们每一次是在替换掉过去的模式,每次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替换到PC都是一样的。

  我非常认同杨总的观点,但是我还是觉得,为什么直播会长期有序的存在着,至少在技术底层没有被迭代掉的时候?

  因为它是一个发声器,直播类的模式是一种发声器,微博时代WEB 2.0、2.5的时代,微博是一个发声器,有思想,想跟社会对话的人,通过这个发声器很快像潮水散出去了。

  在视频时代,尤其是流量越来越便宜的时代,这种媒体形式更容易成为发声器,直播的形式让发声器变得非常有价值,媒体个人理解这个东西,是代表声音传递的东西,所以杨总说的KOL时代我是认同的,像吴晓波是特别明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