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几年刚刚在中国火起来的短租行业,与其说做的是租房生意,不如说做的是信任的生意。分享经济听起来简单又美好,但要说服别人打开自己的家门让陌生人进入,终究不是一件容易事。

  这几年刚刚在中国火起来的短租行业,与其说做的是租房生意,不如说做的是信任的生意。分享经济听起来简单又美好,但要说服别人打开自己的家门让陌生人进入,终究不是一件容易事。

  在中国,成规模的短租平台中,小猪短租被认为是最原汁原味的住宿分享经济模式,它鼓励房东们向素不相识的房客分享自己的家,哪怕只是拿出家里的一间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小猪短租CEO陈驰讲述起自己创业以来的种种经历:

  他遇到过投资人跳票、遇到过拓展房源时的瓶颈……从2012年白手起家创立小猪短租,到如今月交易额超过1亿元,陈驰所遇到的大大小小困难无一不源于信任感的不足。

  “或许谁都想不到,其实创立小猪以来,让我觉得最困难经历是说服我妈拿出她的房子做短租。”陈驰告诉记者,那是在他迫切希望拓展房源的阶段,但母亲强硬的拒绝却一度令陈驰产生了极大的挫败感。“如果我连自己妈都说服不了,我还怎么说服别人拿出自己的房子做分享?”

  在陈驰看来,他创业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建立信任的故事。当陈驰的母亲热情地和陈驰聊起她的第一位房客“小刘”时,陈驰坚信,分享经济在中国遇到的所有信任难题终究会随着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迎刃而解。

  投资人突然跑了,陈驰一度抱着老婆哭

  陈驰原本是一位妇产科医生。1992年他从医科大学毕业时,家里人帮他选择了这条路。显然,这是一条平稳、没有多少风险的路,但陈驰却并不甘心,他渴望感受时代的变化、渴望接触新的事物。

  从医院辞职之后,陈驰做过医药销售、也去过大型的互联网企业,直至进入赶集网成立蚂蚁短租,陈驰认识了短租这一在中国可谓前所未有的行业。

  拿出自己的家与陌生人分享,居然有如此奇妙的行业!

  陈驰决定自己创立一家短租平台,一个能尽可能让房东和房客交流的短租平台。2012年,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凑钱创立了小猪短租。

  然而,创业绝非易事。要让投资人百分之百地信任短租行业的前景、相信小猪的前景,要让投资者拿出真金白银,也并非易事。

  2013年时,刚满一岁的小猪短租正准备B轮融资,但之前谈好的某大基金却突然跳票了。

  这对陈驰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原以为大基金靠谱拒绝了一家规模比较小的基金公司。他不得不再回头找那家曾经被自己拒绝的小基金公司,但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意外:陈驰被拒绝了。

  从公司运营的角度来说,这或许是陈驰创业以来最无助的时刻,那时的他甚至曾经抱着老婆哭。

  最后,陈驰还是找到了新的投资者,并成功取得了投资者的信任。

  时至今日,陈驰已经可以非常平静从容地叙述这一些经历。而当记者问及这是否就是陈驰创业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时,他甚至一笑而过,“当然不是,这算什么。”

  陈驰的回答令记者感到颇为意外,“最大的困难是说服我妈。”陈驰说。

  陈驰的妈妈李阿姨把自家的客卧放上小猪做短租

  想让母亲拿出一个房间做短租,被一口回绝

  那是2012年的时候,小猪刚刚创立不久,而短租类的分享模式在中国也是一件极其新鲜且不能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事。小猪很快就感受到了扩展房源方面的阻碍,大部分房源陈旧且缺乏打理,人们肯将房子拿出来的短租是因为它是“鸡肋”,而并非愿意分享自己的家。

  绝大多数人对陌生人没有信任感,对于短租模式也没有信任感,就连陈驰的母亲也同样如此。

  陈驰希望母亲能把在成都的家拿出来做短租,那套房子拥有一个50多平米的宽敞卧室,卧室中还包括一个小书房和独立卫生间。在陈驰看来,这是父母家中一个闲置的、相对独立的空间,很适合做短租。

  然而,陈驰的提议却立即遭到了母亲一口回绝。2012年时,陈驰的母亲已经是一个65岁的老太太了,观念相当保守,而陈驰的父亲则需要坐轮椅。

  陈驰母亲根本无法接受有陌生人住进自己的家,她觉得既不安全又不方便。她说,自己需要照顾陈驰的父亲,哪还有空去照料那些素不相识的房客们。

  母亲的回绝让陈驰感到相当沮丧。陈驰知道,母亲的想法代表的是绝大多数人的观点,对于短租、对于分享经济,人们就是如此不信任,甚至都不愿意给一个机会。

  “我连自己妈都说服不了,还怎么说服别人?”陈驰说,这是令自己感到相当挫败的事,作为一个短租平台的创始人,却连自己的家人的信任感都没法取得。

  陈驰当然不愿意轻易放弃。他已经认定,说服母亲是自己必须功课的一道坎。

  那段时期,陈驰使出浑身解数,每天软磨硬泡,试图说服母亲。他甚至不惜在母亲面前做出各种“可怜”状。

  终于,母亲心软了,勉为其难地同意试一次。

  陈驰心里当然知道,母亲点头并非从内心认同短租模式,也绝非愿意去相信陌生的房客。她仅仅是因为对儿子的心疼,她不想看到儿子难过和失望。

  陈驰也没有指望母亲真的能马上理解他的事业、真的理解什么叫分享经济。他觉得,只要母亲愿意迈出尝试的第一步,那便已经足够了。

  但陈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个月后,母亲的观点竟发生了彻彻底底的转变。

  “有一天我打点电话给我妈。

  我说:妈你在干什么?

  我妈说:我在和小刘一起散步。

  我说:小刘是谁?

  我妈说:小刘就是那个来租我们家房子的学生,她还帮我一起照顾你爸。”

  陈驰回忆起母亲电话中的声音,和一个月前说起短租相比,似乎连语音语调都有变化。一个月前,她谈起可能要面对的房客还充满了焦虑和迟疑;一个月后则变成了亲近和兴奋,亲近来自与房客“小刘”给她带来的惊喜,而兴奋则来自于她发现居然不需要特别做些什么就能赚一笔钱。

  从此以后,母亲成为了陈驰事业上坚定的支持者,在“小刘”之后,陈驰的母亲不但接待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房客,房客们和陈驰的父母一起吃饭聊天,推着陈驰父亲的轮椅在小区里散步,有不少房客还成为了陈驰父母的朋友。

  小猪的房源:由建筑师马清运设计的“井宇”

  找商住公寓拓展房源更容易,但那不是原汁原味的分享

  通过熟人之间推广和口碑的累计来增加房源,这是长期以来小猪扩大房源一直沿用的方法,也是陈驰希望秉承的分享经济模式。

  陈驰坦言,自己离开蚂蚁短租除了有对于自己创业的向往之外,另一大愿意是对于蚂蚁短租的发展模式产生了不认同。陈驰觉得,同样因为早期中国的普通大众对于短租和分享经济信任感较低的原因,蚂蚁短租在发展策略上做了调整,变得不那么注重“分享”。

  “比如开始选择大批的酒店式公寓作为房源。”陈驰说,这种调整并非不对,但在他个人看来,始终更愿意推广更原汁原味的分享经济。“酒店式公寓的房子确实装修地好、标准化,但大部分公寓并不是房东的家。”

  然而,当陈驰真正开始自己创业时,他才发现现实的无奈。小猪创立之初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陈驰回忆,最开始时小猪能掌握到的房源很少,质量也不高,大多是那些地处偏远又装修简陋的房屋。当时小猪团队也曾一度因为急于拓展房源,走上了国内其他短租平台发展的老路。

  “我们的团队当时也去找商住公寓谈,可能一谈就有好几幢楼上百套房源,而且质量也好,这种拓展房源的方式速度确实是很快的。”但是陈驰却很快决定放弃这一做法,“我后来觉得不能继续这样做,因为我们也走了同行的老路了。这已经不是把自己的家分享出来,没有任何沟通和社交,当然也并不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

  陈驰和小猪团队彻底调整了思路,不再采用传统的地推方式、销售方式,而是从自己和身边的亲友开始,一家一家地去劝说,让他们把家门打开,拿出自己的房子加入小猪平台做短租,拿出自己的家与陌生房客分享。陈驰本人和他的员工们都拿出了自己的家放上平台做短租。

  也就是在那个时期,陈驰说服了自己的母亲。而此后,陈驰的母亲不但对短租的认识彻底改观,更是把这一有趣的赚钱方法推荐给了自己的两位老同学。

  与陈驰一样,小猪的员工们也劝说着自己的亲友,这些亲友团构成了小猪的第一批房东,而亲友们再劝服他们的亲友。

  就这样,口碑和信任一点一点地建立起来,一直到如今,小猪已经在300多个城市拥有了超过10万套房源。

  中国女排退役运动员薛明开设的花房民宿

  为增加信任感,中国式改良同样必要

  不过,短租模式在中国发展至今,无论在信任基础还是在行业的生态环境上,依然面临着众多难点,虽然近年来两者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正如今年12月14日,陈驰曾在执惠2016中国旅游大消费年度峰会上详细阐述了他对于整个行业的看法。在陈驰看来,分享经济虽然看起来很美好,但在中国做却有四大挑战,除了房源获取难度大之外,还包括交易环境问题、用户体验的构筑以及法律监管挑战。

  在面对这些挑战时,其他平台对中国的短租模式做了大刀阔斧的“改良”,强化平台对于交易的介入力度,弱化“分享”。

  陈驰并不愿意去评判哪一种模式更好,在他看来在中国进行了“改良”的短租模式得以受到认可也是源于需求的存在,但陈驰依然坚持原汁原味的分享模式,并不让小猪直接介入到房东和房客的交流沟通之中。

  但于此同时,小猪也在做着种种改变和中国化的调整,让用户和房东的信任感加深。

  比如:必不可少的要求是房东必须做到实名认证,这让小猪的房源更安全、更可信。

  同样为了增加用户的信任感,小猪的工作人员一家一家上门进行实地考核、拍照,鼓励住客写点评。实拍图让小猪拥有了更多愿意信任它的用户。

  而当支付宝推出了芝麻信用之后,陈驰第一时间找上了门,接入了第三方征信数据。

  目前,小猪又大规模地为平台上的房源提供智能门锁。

  ……

  各种服务的完善让小猪的房东和房客数量日益剧增。自发将房源放上小猪这一平台的房东也越来越多。

  小猪的房源原来越多,北京单向街的书店也成为了短租房源

  无意内战,共同的竞争对手是酒店

  2016年对于中国的短租行业来说是充满变革的一年,短租平台格外受到资本方的青睐,小猪便在2016年11月宣布获得了合计6500万美元的C+和D轮融资。但与此同时,中国短租平台的兼并也已开始:

  2016年6月,途家并购了蚂蚁短租;10月携程、去哪儿将旗下民宿业务并入途家;11月,业内传出了来自美国的短租业“鼻祖”Airbnb有意收购小猪短租的消息。

  对于Airbnb是否确实有意收购,陈驰并没有予以回应。但陈驰却并不畏惧同行的竞争,无论它是来自国外的短租巨头还是中国本土的有力竞争者。“现在还远远没有到短租行业内部竞争的时候,我们的共同对手是酒店。”陈驰说。

  1月10日,某知名大数据机构发布了《中国在线短租C2C市场专题分析2016》。这份报告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商务出行站短租出行用户的比例。

  根据报告数据,在线短租月活跃用户占在线住宿领域预订活跃用户超过1/5。度假旅游用户仍占据短租用户的最大比重,达到50.5%;但商务出行用户的比例却首次突破了三成,以36.5%的占比异军突起,成为仅次于度假旅行的数值。

  度假旅游用户和商务出行用户二者占据短租市场出行用户总数的近九成,其次才是探亲访友用户占10.4%;异地医疗用户占2.6%。

  这些数据从侧面说明:中国的短租业正在“蚕食”经济型酒店的市场份额;信任感的加深和对交流、沟通的渴望正在取代对于标准化的依赖。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